Rose-Colored

/ 莫紅
[劍三] 連載中
毛毛雨-精神失控
策藏
[名偵探柯南/DC] 緋色柯/ALL柯/ALL新
[不定期雜文小段子]

[COS] 不定期丟照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溺愛組][家長組+骨科組][gramander] 人魚AU

>推廣溺愛組!(家長+骨科組)

>哥哥加油!

>人魚AU



  紐特是海底的一隻人魚,在外觀上人魚都趨向雄性以躲避其他海底生物的追求,但生理結構上他們有分為雌性與雄性,而紐特是其中較為稀少的雌性人魚。


  因為是稀罕的雌性人魚,紐特從小就被家裡當作寶貝一般照顧成長,尤其是他的哥哥,從小到大幫他打退了所有想追求自家弟弟的海底生物,因此獲得海底戰爭英雄的名號。


  但是紐特很寂寞,雖然哥哥一再表示會保護他,但他還是想要朋友,他只能跟一些海底無害的小生物玩耍,他沒有看過更寬廣的世界。


  一天,趁著哥哥出門去海國會上班時,紐特鑽了個空檔,他擺動自己的魚尾,奮力地游啊游,他想要知道,究竟在自己生活的這片清澈的水面之上,是什麼模樣,只要看一眼也好......


  嘩啦啦!突然,一陣混亂,紐特感覺到皮膚被粗糙的東西劃傷,他想游回海底,卻被一股阻力阻擋,他被往上拉,拉出水面。




  「捕到了!好大一條!......這是什麼?人魚?」



  葛雷夫身為貴族,有個廣為人知的小嗜好就是釣魚,今天為了給上司加菜,他特地使出了捕魚網,看能不能有更多的漁獲量,結果部下跟他說,捕撈到一隻不明生物。


  「人魚?」

  葛雷夫蹲在那個有著明顯魚尾和上半身是人類模樣的生物旁,牠看起來很驚恐,葛雷夫想要觸摸牠,卻被一尾巴拍掉他的手。


  「部長,我們把牠賣給研究協會就發了!」

  「不行,你們聽著,全部當作這件事情沒發生過,不然......」葛雷夫斷然拒絕。

  他從船艙內找出一條柔軟的毛毯,將其披在瑟瑟發抖的人魚身上,溫柔地將對方抱了起來。


  「你能聽懂我說的話嗎?」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說,葛雷夫很有耐心。

  紐特睜著雙眼,看著眼前兩腳魚(他不知道那是人類),講著聽不懂的話,他下意識搖搖頭。

  雖然被抓住了,但這個人對他沒有敵意,他莫名地感覺有點放心。


  「這下有點麻煩了,我先帶你回家吧。」葛雷夫仔細地將毯子裹住對方魚尾的部分,抱起那人,回到自己的家。


  原來兩腳魚都住在這種地方啊,乾乾的,沒有水份,大家看起來也都不會游泳,好奇怪,紐特觀察著環境,覺得很新奇,心情好了起來,於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被他拋在腦後......



  被他拋在腦後的哥哥從海國會下班回家,幾乎瘋狂地找遍全海底,大吼著:「阿緹米絲不見了!!!!!」


  有線民和他說了最近岸上人類的舉動,忒修斯聽見熟悉的名字,葛雷夫,這個和海底世界有打過交道的貴族,是他帶走了自己的弟弟!


  忍著憤怒,他化形為人類的模樣,上岸尋找弟弟。


  「我記得人魚需要大量的水,不知道這樣夠不夠?」葛雷夫自言自語道。

  一邊將木桶注入大量的冷水,小心翼翼地把紐特放進桶中。

  接觸到熟悉的水的觸感,紐特忍不住微笑起來,看見人魚那抹發自內心的微笑,就連葛雷夫都感染了好心情,露出難得一見的笑容。

  紐特淘氣地向他潑水,葛雷夫沒有阻攔,這時,他的門鈴響了。


  「波西瓦˙葛雷夫!把我弟弟還來!」葛雷夫一打開門,劈頭就是一頓怒吼。

  

  「忒修斯?裡面那隻人魚是你弟弟?」葛雷夫詫異,覺得世界真小。


  聽見熟悉的聲音,紐特在水桶內高興地拍著水花,叫道:「哥哥!我在這裡!」


  「阿緹米絲,你有沒有受傷,讓哥哥瞧瞧,這男人有沒有用痛你?」聽見紐特的聲音,愛弟成癡的哥哥馬上三步併兩步跑上前去,完全無視這個家主人的意願,關懷地問道。


  「沒有喔,兩腳魚先生對我很好。」紐特很開心。


  「那就好。咳,葛雷夫,謝謝你對我弟弟的照顧,現在我要把他帶回家了。」

  「等等,忒修斯,你還記得我們之前開會交涉談判的事情嗎?」

  「你是說,增進人類與人魚友好的聯姻手段?我記得那時候你不是拒絕了?」忒修斯疑惑。


  「我現在反悔了,並且正式對海國會提出迎娶你弟弟的請求。」葛雷夫正色說。

  「不准!我反對!」忒修斯大叫。

  「什麼?你們在說什麼?」不懂人類語言的紐特一頭霧水。


  葛雷夫蹲下,對著紐特露出一抹溫柔的微笑,問道:「紐特,喜歡我嗎?」

  聽不懂人語的紐特看著好看的笑容,點頭,好看。

  「嫁給我好嗎?」再問。

  再點頭,要吃晚餐了嗎?紐特心想。


  「當事人都同意了。」葛雷夫兩手一攤。

  「葛雷夫!這是詐欺!」哥哥炸毛,大吼。

  「放心,我會對你弟弟很好的,我很喜歡他。」

  「......好吧,但我也要跟著過來,考察人類與人魚共同生活的情況。」最後忒修斯讓步。


  於是,兩魚一人的生活就這樣要開始了。

  紐特從頭到尾都搞不清楚狀況就把自己給賣了,哥哥心急如焚忘記可以用人魚語跟他解釋,導致最後最大贏家是葛雷夫。


  「所以哥哥要和我跟兩腳魚先生一起住?太好了!」

  紐特很開心,哥哥看著他的笑容,想著算了,阿緹米絲喜歡就好。






=======

兩腳魚葛雷夫先生涉嫌詐欺人魚!

推廣溺愛組!

[家長組][gramander] Mustard. (段子)

>來自刪減片段: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839469/

部長太會撩!

媽咪吃醋!


---------------



  葛雷夫下班後發現今天的晚餐很不尋常,不像以往是健康的料理,取而代之的是速食,而且他的戀人已經先開動了。


  


  紐特大口吃著熱狗堡,毫無吃相可言,狼吞虎嚥,一眼都沒有看回來的那人一眼。


  「怎麼了,親愛的?」葛雷夫關心地問道。


  紐特抬頭,嘴邊沾滿了熱狗堡的醬料,他只說了一個字:「Mustard.」


  「噢......紐特,你看見了。」葛雷夫瞬間明白過來,忍不住一拍額頭。


  「對外我一向是很紳士的,但對你,就不同了。」


  說完,他捧住那人的臉頰,用舌頭,輕輕地舔舐唇邊的黃芥末醬,直到乾淨為止。


  「如何,這只有你才有的特權。」


  原本想耍些小脾氣的紐特早已臉頰紅透。


  --他這輩子比調情都比不過這位魔國會部長。





火速被刺激到的短篇,部長太會撩啦!!!!!

媽咪吃醋但還是比不過部長的手段!!



[2/22貓貓日][隨筆] 貓貓點文!(家長組 Gramander 平新 赤柯 向達倫 因與聿)

>最近更新的文章都會被屏蔽....不能發LOF啊,終於有一篇可以發了

>貓貓日快樂!

>配對:家長組、平新、赤柯、室友組(因與聿)、史向(向達倫)



只能使用喵語(家長組)


葛雷夫中了惡咒,非常歹毒的那種。


他想呼喚戀人給他一個愛的擁抱,但開口永遠只是軟綿綿的:「喵。」


葛雷夫的濃眉緊蹙,他非常沮喪,這樣親愛的怎麼能聽懂他說的話呢?


「你想要我抱你嗎?」紐特在一旁探頭問道,一把抱住剛進門的部長大人。


「喵喵!」你怎麼知道我想說什麼,葛雷夫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心聲能夠被對方解讀。


「別忘了我可是奇獸專家啊親愛的波西。」紐特親暱地吻了吻他的鼻尖。


「喵......」


葛雷夫摸摸鼻尖,心情馬上好轉,對著紐特說,今晚要吃魚料理!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知道了,清蒸魚不要三色蔬菜是嗎?去洗手等我吧。」


部長大人放下公事包盥洗去了,惡咒算什麼,有個善體人意,還能附帶翻譯的戀人就是好。


================


發情的貓(家長組)


糟糕,紐特打翻了他正在調製的魔藥,更糟的是,他是一邊下廚一邊調配魔藥,所以藥水灑進了他們的晚餐裡,一滴也不剩。


應該沒有關係吧,紐特摸摸鼻子,把晚餐端上桌。


兩人如以往每個夜晚一般共進晚餐,一起坐在沙發上,葛雷夫看著公文,紐特研究手中快要孵化的兩腳蛇蛋。


一切如此平靜美好。


就宛如暴風雨前的風平浪靜。


突然,紐特蹭蹭地站了起來,同手同腳僵硬地往廁所走去,他不懂,為什麼自己什麼事也沒做就有了衝動!


梅林的鬍子啊!他只是坐在那邊量著蛇蛋的重量,但他突然就克制不住自己想往葛雷夫身上靠近的慾望,就好像全世界最稀有的奇獸........不,就像是玻璃獸看見亮晶晶的東西一般誘人.......


冷靜,紐特˙斯卡曼德!你平常不是這樣子的!


在浴室裡他看見鏡中倒影,滿臉通紅的自己,這很不正常。


他正想思考下去,但浴室的門碰地一聲被打開,他的戀人走了進來,並且直直地撞進他的胸膛,開始磨蹭。


「波、波西?」這種感覺太過美好,紐特終於明白玻璃獸找到金幣的喜悅有多麼強烈了,他小幅度地回蹭著,一邊開口問道。


「我也不明白,但不是挺好的嗎?」葛雷夫笑著,暗示性地用下體磨蹭頂撞對方下身。


「......唔!」紐特忍不住了,雙手環抱住對方,給予熱烈的回應。


兩人像發情的貓一般,在浴室裡直接來了一次。


還不夠,回到床上又大戰一回合。


直到精疲力盡,紐特才想起來那被加料的晚餐。


摸摸鼻子,他決定不告訴隔壁熟睡的戀人(對方顯然很滿意這個夜晚),並把那個配方取名為「玻璃獸」,以後永遠不打算再調配。


=====================

因與聿 室友組 嚴肅的外表


黎檢人很嚴肅,很正直,打擊犯罪伸張正義,就是有著嚴肅的外表,讓人不敢貿然接近。


套句他室友的話,就是臉很臭。


但今天,嚴司發現他親愛的室友臉似乎特別臭。


為什麼呢?


嚴司思考著,他看到對方筆直的步伐往自己的方向走來,卻沒有看見自己,好像陷入思緒的模樣,忍不住動起歪腦筋。


「喲!黎大檢察官!」嚴司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出乎他意料之外,原本黎子泓對於他的接觸都已經習慣(住在一起時不得不習慣),但今日對方整個身子緊繃地彈了起來。


不對勁......嚴司摸著下巴,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掀起對方頭上的帽子,黎檢一向都只穿白襯衫黑西裝,不戴帽子的,這帽子很可疑。


帽子底下,黑髮上一對毛茸茸的貓耳抖了抖,被釋放出來,黎子泓渾身僵硬地轉過身搶回帽子,一把把人拖到角落。


「那是......小黎你的情趣?」嚴司要強烈克制自己的顏面神經肌肉才能保持不笑場。


「不是。」近乎咬牙切齒的回答:「今天一早不知道為什麼就冒出來了。」

「還有嗎?」


對方沉默猶豫之後坦白:「......還有尾巴。」


哇,活生生會動的貓耳娘啊,雖然性別錯誤個性錯誤身材也魁梧了點,但配上對方那樣的害羞反應,嚴司覺得,他莫名地接受了這樣的設定,謝謝老天爺,謝謝不知哪路鬼魂的詛咒!


「好,你打算怎麼辦?」善良的大哥哥如他自然會幫助前室友。


「滅你口。」沒好氣地回答。


「怎麼滅?」懷著深意的微笑,嚴司問道。


「像這樣,閉嘴。」黎子泓深深穩住嚴司的唇。


樓梯間角落,戴著帽子的男人與長髮男子兩人在暗處相擁。


=====================


平新 APTX4869


「吶、我說工藤,你吃的那個藥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


看著變為青年的戀人,關西青年假裝輕鬆地問了一句。


「有是有......你想做什麼?」


回答到一半察覺有異,關東偵探瞇起眼睛,質問道。


「沒什麼沒什麼,禮拜天見啊!」說完,掛斷電話。


『能給我一些APTX4869的解藥嗎?工藤需要。』


灰原哀收到訊息,來自那傢伙的戀人,又想要對方變大做那些見不得人的事情吧,翻了個白眼,她順手寄出包裹。


禮拜日,工藤新一到了約定見面的地點,他們一個在東一個在西,要見面也實屬不易,一個禮拜頂多也只能見上一次面。


也因此,雖然他正閱讀著推理小說但內心還是很期待的,書上的文字難得沒能將他拖入案件之中。


但服部平次遲到了。


這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要知道那傢伙通常會為了這一周一次的約會提前半天站在車站就為了準時見到對方一面,要知道不是天大的事情戀人是不會失約的,因此,工藤新一深深皺起眉頭,擔心那人的安危。


他播了電話,無人接聽。


嘆了口氣,招來計程車,直接到戀人獨立之後的住處。


工藤新一擁有這棟公寓的鑰匙,儘管不常用到,但服部平次興沖沖地塞給他,並且掛了個御守在上頭,要祈求他平安天天帶著,這下派上用場了,工藤新一用鑰匙開門。


一道黑影朝他衝了過來,是犯人嗎!?


「工藤,親愛的你也打太大力了吧......」


服部平次摸了摸自己被狠狠踹了的部位,好險,差一點就要絕子絕孫了。


很開心地在略顯冰冷的戀人身上用力磨蹭,工藤好冰,他要來暖和他。


「誰知道那是你......屋內又沒開燈,你又......膚色深了一點。」工藤新一翻了個白眼,方才下意識的攻擊直到發現那是戀人才猛然收手,但來不及了,服部平次還是被他踢了一腳。


但對方豪不在意,只是一味地在他身上磨蹭,還發出似貓般可疑的呼嚕聲。


「服部?」工藤新一察覺不對勁,這和平時爽朗的形象明顯不同。


「喵?」


「......閉嘴不准喵,老實招來。」一陣惡寒,工藤新一抓住對方的衣服,認真問道。


「我只是吃了你那個解藥想試試看有沒有副作用,結果好像一般人的副作用不太一樣......等等工藤別生氣!放下那個磚頭書!福爾摩斯全集打頭很痛喵!」


「就說不准喵了!很奇怪啊!」


「我也不是故意喵!這是副作用啊喵!嗷嗷喵!」


關東與關西的偵探,感情還是一樣好呢。


就是這樣,喵。


========================

家長組 變形咒


變形咒,霍格華茲的必修課,但紐特一直不太拿手。


他的優等生部長等級戀人搖頭嘆息,決定充當臨時家教。


「斯卡曼德先生,我要你變成一隻貓,而不是變成貓人的型態。」葛雷夫深深嘆了口氣。


「我知道,但咒語好像失敗了......」紐特頂著一對貓耳和背後一條尾巴,沮喪地說,耳朵和尾巴都低垂著,顯示主人的心情。


「的確,你的變形咒相當不及格,以後不能在別人面前使用。」


「有這麼拿不出手嗎?我覺得變形成其他物種我還蠻拿手的,像是三叉犬啦......」紐特正想為自己辯解。


葛雷夫想了想,腦海裡冒出狗耳朵吐著舌頭對自己撒嬌的戀人,嚴肅而堅定地搖頭。


「不行,絕對不能在外頭使用,有個萬一就不好了。」


「好吧,你說了算。」貓耳貓尾垂了下來,葛雷夫伸手仔細撫摸對方。


「答應我紐特,變形咒你只能為我而施展。」


只有我能看到你的這副模樣。


========================

赤柯 銀色子彈


「赤井先生,你為什麼一直戴著帽子呢?」柯南仰頭,問道。


「這個秘密,只告訴你,聽好了。」赤井蹲下來和男童等高,壓低聲音說道:「因為我長了一對貓耳,ボウヤ。」


「......是嗎,赤井先生該吃藥囉。」柯南對於這個男人時常一臉正經的講出冷笑話早已習慣,外人眼中的赤井秀一是個不苟言笑的男人,但在柯南面前,他會大笑也會講冷笑話,是個平凡又特殊的存在。


「哈哈哈,這樣也沒有騙過你嗎?果然是福爾摩斯啊。」赤井大笑。


赤井先生可是說過要當我的華生呢,十年之前,但那時候他是工藤新一,而不是江戶川柯南。


「ボウヤ,等著看吧,我們兩人會把組織給徹底殲滅。」比出狙擊的手勢,赤井秀一信心滿滿地說。


「我也這麼覺得。」柯南笑著回應。


畢竟,他們是黑色組織的銀色子彈啊。


==============================

向達倫 史向 史提˙阿豹


史提就像一隻貓,從任何角度來看都像,個性像,只要惹到他,他會記住你,追殺你到天涯海角。


但只要給他一點溫柔,他也會記住,從此根深蒂固愛著你,但卻不明說。


就像他的名字一般,史提˙阿豹。


「與其說是貓,不如說是豹子吧,黑豹。」


「在那邊自言自語什麼?」史提湊近達倫,問道。


他蹭了蹭青年,又覺得這麼做有點尷尬,故作粗魯地環抱住對方。


「沒什麼,只是在感慨怎麼會就遇上你這樣的人呢。」


向達倫對著身後纏自己纏得緊緊的人說道。


「本大爺有哪點不好了?」這話史提聽了很不順耳。


「都好都好,哪裡都好。」像貓一樣,順毛。


「那你喜歡我哪裡?」史提瞇起雙眼追問。


「呃........」達倫一時語塞。


「說話啊!」


「你很像貓,我喜歡貓?」向達倫也不知道自己喜歡史提的原因,但就像是家裡有隻寵物,很煩人很惱人,但卻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說人話!」史提憤怒地咬了咬對方的嘴唇。


用咬的,果然是貓啊......。


======================

最喜歡貓啦喵喵喵!平次好可憐
部長媽咪穩定傻白甜 讚讚讚

赤井先生冷笑話很冷,對不起
還有史提就是一隻貓,根本不用變

我回來繼續更新啦!

在台灣有出新刊伯樂巷有代理,如果有人想買之後貼連結過來

謝謝大家喵!


[預購][伯樂巷] 怪獸家長

點我點我

預購網址~

不知道跨海能不能預購

一本是50NT

前面有放出全文,如果有想要收藏實體的同好可以參考XD

[怪產][家長組][gramander] 紐特的生日 (eddie生日快樂!)

※eddie生日賀文

※自我流設定



紐特的生日



  紐特一向很少記得跟自己有關的事情,在他的記憶中只有幾次令他印象深刻的生日,他很珍惜那幾段記憶,把它們取名為閃亮的時刻,偷偷埋藏在心裡。


  第一個他有印象的生日是他還小的時候,年幼的他獨自坐在樹林裡,認真地撿拾落葉和樹果,他要做一個最健康的生日蛋糕。


  斯卡曼德夫婦沒有阻止小兒子的行動,儘管這樣的作為把他身上嶄新的衣物弄得髒兮兮,但是他們愛他,孩子的興趣他們通通支持,兩人在陽台上微笑看著小兒子忙碌地身影。


  倒是西瑟斯不甘寂寞,衝上前去,對著自己弟弟喊道:「嘿,你在做什麼呢?」


  「蛋糕!」小小的紐特抬起頭來,臉和手上滿是泥濘,但笑容天真無邪,他捧著一個歪曲的形體對著大男孩說:「哥哥,我生日的蛋糕。」


  「對耶,今天是小紐特的生日!」西瑟斯這才恍然大悟,他蹲下來親暱地摟著自己弟弟,說:「紐特想要什麼?」


  摸摸鼻子,紐特笑得靦腆:「想要哥哥吃我做的生日蛋糕。」


  西瑟斯低頭,看著那人小手中捏得緊緊的蛋糕,噢不,正確形容詞應該是泥巴團配上落葉樹果,他倒抽了一口氣,但看著弟弟期待的眼神,小英雄不應該有所畏懼,西瑟斯給自己打氣,接過對方手上的蛋糕,閉眼張嘴大咬一口。


  「怎麼樣,好吃嗎?」紐特期待地問道。


  嗯,濃濃的泥巴味。「好吃,弟弟做的當然好吃!」


  「太好了,這是我剛剛試做的,等等做個大的給哥哥和爸媽吃!」紐特開心地拍手說道。


  「……」西瑟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不好的預感。

 


  紐特深深記得這個時刻,就算童年的記憶多半已模糊,但那時兩兄弟的互動還刻畫在他的腦海中,長大了的兄弟檔有一次重逢,紐特帶著笑意提起這件往事,西瑟斯苦笑,攬住自己的小弟,就像小時候一樣。


  西瑟斯沒有對紐特說的事那件事後的隔天他腹瀉了一整晚,但無論重來多少次,他都會吃下那個用泥巴做成的蛋糕。


  紐特也沒有對哥哥說,這是他第一個有印象的生日,因為讓他知道,他的家人們如此愛他。


 

  時光匆匆,第二個被紐特記住的生日發生在他被學校開除之後,青年的他穿著黑色巫師袍,披著再也不屬於自己的赫夫帕夫學院圍巾,拎著那口不離身的皮箱,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著。


  他走著走著,來到了活米村路口的街燈旁,那是唯一有光亮的地方,夜已深,家家戶戶都陷入沉睡,那時的活米村還只是個單純的巫師小村落,並非觀光勝地。


  他不知道要往哪裡去,未來該做些什麼,他飼養的奇獸明明是那麼溫馴無害,卻被眾人誤解,沒有人願意接納他。


  這時候,他看見一道奇景。


  一大塊乳白色的充滿鮮奶油的上面還點綴著柏蒂全口味豆的蛋糕憑空漂浮到他的面前,就這樣硬生生地停住了。


  好像有誰施了法,紐特環顧四週,卻沒有發現任何人。


  他嘗試著小聲開口問道:「嘿,這是給我的嗎?」


  蛋糕小幅度地上下移動,好像有什麼人或東西在點頭,紐特輕輕地笑了。


  「謝謝你,無論你是什麼物種,你提醒了我,今天是我的生日。」


  是的,因為這塊蛋糕,他才想起來,這天是他的生日,真是史上最悲慘的一天。


  原本是的,但現在因為有了蛋糕,事情好像有點不一樣,紐特覺得內心被什麼充滿了,「我可以開動嗎?」


  他有禮地詢問,蛋糕自動飛到他手上,好像有什麼人在操縱著那物體,他吃著充滿鮮奶油和糖豆的蛋糕,眼淚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轉,但紐特沒有讓它們落下。


  「嘿,你要不要也來一點?」紐特問那神秘的生物說:「幫你選個好吃的口味,這個,我保證一定是可可味的。」


  無人回應,他將蛋糕掰下一小塊,耐心等候。


  突然,就像背景被融化扭曲一般,一個身影在他眼前出現,銀白色閃亮柔順的毛髮和溫柔的大眼。


  紐特在看到牠的第一眼就認出了牠的身份,「謝謝你,幻影猿。」


  幻影猿接過蛋糕,小口地吃著。


  「我很快樂,我知道自己該去做些什麼事了,為了自己,也為了奇獸們。」紐特認真地和對方說。


  幻影猿歪著腦袋,大眼睛眨呀眨,雙手緩緩地指向紐特手中的皮箱。


  「你想要我馴養你嗎?」紐特簡直不敢置信,幻影猿是很稀有的物種。


  對方點點頭,牠走上前,抱住青年的身驅,溫溫涼涼的觸感,讓紐特在寒風的夜裡不再孤獨。


  「那我以後就叫你道高了。」紐特放下皮箱,給對方回擁。


  幻影猿道高點點頭,閉上眼睛,跟隨了自己的新主人。

 

  道高在紐特心目中一直有著不一樣的特殊地位,比起其他奇獸,道高更有靈性,更像是智慧的長者,並且,像是紐特的夥伴,因為在那個寒風中的活米村,他們相遇,道高帶來的蛋糕,解救了在生日當天迷網的少年。

 


  過了許多年忙碌奔波的日子,紐特和道高聯手解救了許多瀕臨危機關頭的奇獸,他們的行李箱住戶也越來越豐富。


  這幾年他都沒有時間留意自身的事情,畢竟身為奇獸們的媽咪,有太多事情要顧慮了。


  直到他來到紐約,遇上了那群願意接納他的人們。

 


  第三次印象深刻的生日,紐特是在蒂娜家度過的,除了女主人姊妹花之外,還有莫魔雅各,雖然記憶已經被清洗,但雅各正式開始和奎妮交往。


  雅各總是感嘆自己的女友無比貼心,而奎妮神秘地笑著,說雅各是她見過行為和心聲最合一的紳士。


  紐特真心為他們兩位感到高興,也因此他接到邀約時不顧英國與美國的距離,特地前來赴宴。


  只不過這次他有乖乖走巫師海關,總不能再給蒂娜添麻煩了,紐特抓頭深思熟慮後妥協。


  經過冗長的盤問和登記,紐特終於可以踏出魔國會的安全部門,蒂娜早已在門外等候多時,她有些吃驚,葛雷夫部長重新上任之後,在首席大人的同意之下徹底改革,現在美國魔國會最近對於奇獸的態度逐漸開放,部長先生怎麼會花如此多的時間在紐特身上?


  「部長都問了你什麼?」她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紐特微帶困惑回答:「他問了我的身高體重三圍和興趣喜好,還有生日,這是巫師海關的檢測方法嗎?」


  「……呵呵。」奎妮在一旁忍不住了,她聽見那名大人的心聲,趕緊偷笑著跑掉,不能說,說了會壞了人家的計畫。


  夜晚,金坦姊妹再次展現她們的好廚藝,紐特吃得很飽,並且終於喝到了她們特地準備的熱可可,以及雅各親手做的麵包。


  「生日快樂,紐特。」三人異口同聲說。


  哦,原來今天是他的生日,紐特這才知道這次宴會的主題,但他很高興,在心底偷偷許願下次生日也要在紐約度過。


 

  沒想到願望就這樣成真了。


  第四次也就是最近一次生日,紐特簡直不能再記得更清楚了。


  他只不過走進魔國會,就接到一大把玫瑰花,接著有家庭小精靈一路引路,說是部長大人有事情找他商談。


  途中所有人看著拿那大把艷紅花束的人,紛紛投以讚嘆的目光,紐特臉紅得快跟玫瑰同色了,連忙拿著那驚人的花束遮臉,快步走過。


  葛雷夫部長的辦公室很快就到了,紐特一頭霧水地打開門。


  裡頭沒有他預先設想的檯燈與審問,但是那個男人在場,穿著西裝。


  紐特這才想起來,他出門之前,道高也拿著一套西裝,堅持要他換上。


  兩個穿西裝的男人面對面站著,其中一個手上還捧著大把的玫瑰花,紐特很尷尬。


  「請坐,紐特。」部長說道。


  「好的,葛雷夫先生。」紐特戰戰兢兢地坐下,連忙趁機放下手中的花。


  部長手一揮,使用無杖魔法,頓時辦公室嚴肅的擺設消失,轉變成溫馨的高檔餐廳的場景,有純白桌布,閃亮的刀叉,燃燒搖曳的蠟燭。


  「……」紐特摸摸鼻子,不懂對方的想法。


  「生日快樂,紐特。」葛雷夫先生充滿魄力地說道。


  紐特本來想問對方怎麼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但想到去年的巫師海關,他記起來了,那些詢問的內容,於是他只能道謝。


  「我希望你能借我一樣東西。」部長先生繼續說。


  「是的?」紐特歪頭,認真地說:「只要是我能力所及,一定會幫助您的。」


  「放心,這個東西你每年都會有三個,我只想和你借一個……你的生日願望。」葛雷夫那平常不苟言笑的臉上罕見地有了紅暈,並且講話開始結巴。


  「……當然可以。」紐特不懂對方的想法,但向來把生日看得很淡的他,大方出借。


  「我希望,能夠許願,未來每年斯卡曼德先生你的生日都和我一起過。」葛雷夫一字一句慢慢說著:「換句話說,我在追求你。」


  「……葛雷夫先生!」紐特這才明白過來,花束蠟燭高檔餐廳的用意,臉一下子變得通紅。


  「請你答應我這個微小的願望,我喜歡你。」葛雷夫部長說道。

 

  被男人專注地凝視著,紐特不安地扭動,但他覺得在這氣氛之下,心跳不明地加速,好像有什麼情愫正在滋生。


  沉默了許久,紐特終於開口回答道:「……我們試試看吧。」


  葛雷夫露出了鬆了一口氣的微笑,看來他也十分緊張,意外地這個笑容讓紐特覺得這嚴肅的男人其實有可愛的一面,或許,真的,可以試試看?


  看多了奇獸之間的愛情舞台劇,紐特對於性別與物種之間的愛看得很開,只要對方願意對他好,他就會回報給對方更多的愛。


  這是他的方式,從小時候對西瑟斯、道高、雅各和金坦姊妹是如此,如今,葛雷夫也會被如此對待。

 



  「生日快樂,紐特。」

  葛雷夫握住他的手,輕輕落下一吻。









-完-

就算在期末地獄也要對天使媽咪eddie說聲生日快樂!

賀文暖暖大家冬天的心~


[怪產][FB][家長組][gramander][gravewt] 攝影

※點文


※對話體


※真部長x紐特



攝影




  「姓名?」


  「紐特˙斯卡曼德」


  「國籍?」


  「英國。」


  「魔杖申請許可?」


  「已經交出去了。」


  「那一皮箱的怪獸也都申請許可了?」


  「呃、老實說,這次是有經過特別允許,來探親的,所以首席夫人通融了。」


  「探親?你哥哥不是那個戰爭英雄,他不在紐約吧?」


  「是的,來探望我的伴侶的。」


  「結婚了啊,恭喜。」


  「謝謝。」



  「那最後,斯卡曼德先生,我需要一張您的照片。」


  「噢……這我沒有想到,事前沒有準備……」


  「那現場拍攝可以嗎?」


  「沒有問……」  



  「等等!打個岔,要斯卡曼德先生的照片還不簡單,找我們頭子就對了,葛雷夫部長──」


  「為什麼要找部長先生?」


  「喂,你新來的吧?」


  「是啊剛升官調部門……」


  「難怪,啊,部長來了,他自己解釋給你聽吧。」



  「誰在叫我?紐特?你怎麼在這裡,我不是叫你先到家等我?」


  「想說來這麼多趟,總得走一次正式的巫師海關,就來接受檢查了。」


  「部長先生,您認識這位斯卡曼德先生嗎……」


  「葛雷夫太太。」


  「呃,什麼?不好意思沒聽清楚,請再說一次。」


  「我說,紐特˙葛雷夫太太,他改名了。」 


  「……沒有沒有,寫斯卡曼德就行了!……波希!不要鬧!」


  「嘖。」


  「那呃好的、部長先生,我們需要一張斯卡曼德先生的照片。」


  「……你新來的?」


  「部長先生……這很明顯嗎?」


  「這部門所有人都知道,我有一本相冊,喂,去幫我把相冊拿來──」


  「來了,部長!」


  「這裡面,全部都是紐特的照片,但我是不會給你的。」


  「……部長先生,我只是要一張斯卡曼德先生的全身照,請不要這樣……」


  「全身照!你竟然敢在我面前說出這種話!」


  「……波希,你什麼時候蒐集了一整個相冊的,我怎麼不知道。」


  「親愛的,回去給你好好欣賞。但現在我要懲罰這個敢要部長夫人全身照的小菜鳥。」


  「部長先生……我不是這個意思……」


  「……波希,別鬧。就這張吧,正面照那張。」


  「嘿!那張是我第七喜歡的,不能拿走!」


  「……複印一份總行了吧!部長先生!請讓我做完我的工作!」


  「波希!不要妨礙我們!一邊去!」


  「紐特……你趕我走……這個菜鳥是吧?我記住你了。」

 


  「梅林的鬍子啊真可憐的新人……遇到斯卡曼德先生還不知道,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他讓給部長審核。」



 

  「波希,我要看相冊的內容。」


  「拿去吧。」


  「我的天,你什麼時候拍下這些照片的?嘿!不要趁人睡覺時偷拍!也不要拍……那種地方!」


  「很可愛,就跟你頭髮一樣的顏色。」


  「噢別說了,波希!」


  「這麼說起來,你有我的照片嗎?」


  「有啊,一張。」


  「居然只有一張!」


  「一張就夠了……我放在皮箱內的屋子裡,取代了她……」


  「紐特你是說那個雷斯壯……」


  「是啊,有了你之後,我再也不需要她的照片了。」


  「我很高興聽見你這麼說。」


  「我也很幸運,能遇見你,波希。」


  「不要搶走我的台詞,親愛的。」


















FIN.

部長很癡漢XDDDD
我也想要滿滿一整個相冊的媽咪QAQ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家長組][Granewt] Goodbye, my love.




  「別這樣道高,你知道我必須去。」


  幻影猿美麗的大眼睛中寫滿了憂傷,第一次牠落下眼淚,牠什麼都知道卻阻止不了,因為同時牠也知道自己主人的決心有多麼強烈。


  「其他孩子們就交給你了,我知道你會好好照顧牠們的。」


  給了自己主人一個深深的擁抱,銀白色的身影提起破舊的皮箱,瞬間消失了蹤影,皮箱詭異地在空中飄浮晃動,最後藏到了床底下,一個安全無虞的地方。


  「好孩子……我出發了。」


  他難得換下那件破舊又四處起毛球的風衣,穿上正式的黑色西裝,系上領帶。


 


 

  「我們在這裡緬懷長眠之人,他是魔法界數一數二正直無私的人,也是眾多人心目中完美無缺的典範……」


  「嘿,你要去哪裡、等等,不要走,拜託不要衝動……」


  「金坦小姐,我想我說過,請你不要讀我的心聲。」


  「噢我知道,但是親愛的我沒有辦法,悲傷的心總是疏於防範,在這個哀傷的場合,大家都在哭泣,但只有你的心不一樣,你的心一片寂靜卻又像漩渦一樣,有著那麼強烈的情感……我沒有辦法不去聆聽。」


  「我很好,妳們也會好好的,答應我?」


  「當然,我會答應你,隨時到我們家來,永遠有熱可可等著你……再見,一定要再見,這是約定。」


  「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履行約定,再見。」


  兩人相擁,在一片哀悽而肅穆的氣氛之中。


 

 


  「三圈半,應該就夠了……」


  四周的景物如水般扭曲消逝,時光快速流動,他再次踏上堅實的地面。


  前方的黑髮男子正與另一名巫師激戰,兩人魔杖光芒閃爍沒有停歇的時刻,黑髮男子節節敗退,眼看就要落於下風。


  他掏出魔杖,從一旁偷襲另一名巫師,索命咒。


  儘管沒有成功──他本來就預料到不會成功,索命咒需要強大的黑魔法能量,天知道他早已被學校開除──但這咒語攻擊仍成功重傷了那名巫師,使他不得不停下攻擊,下個瞬間消失在黑暗之中。


  「……你是誰!」


  「路過的人,如此而已。」


  「你使用了不赦咒,儘管是你解救了我的性命,但我仍然要依法對你進行懲處。」


  「如你所願,我不會有第二句話,我也只想被你審判。」


  「……什麼意思?你認識我?你和我的關係是什麼?」


  「你將來會知道的,一定會。」


  「喂……等等,你在消失!」


  「是啊,時程到了,我們未來見。」


  他消失在黑髮男人的面前。

 

 

  「紐特˙斯卡曼德先生,你被指控涉嫌使用不赦咒攻擊他人,並且違反時光器使用條例竄改過去,對此指控你可有話想說?」


  「報告部長大人,沒有,我完全認罪。」


  「……無論任何人都無法更改既定的事實,不管任何理由,罪犯罪刑重大,我宣布……執行死刑。」


  「部長大人,我有一個請求。」


  「請說。」


  「可以讓我擁抱你嗎,一會兒就好。」


  「……可以,斯卡曼德先生,可以。」


  「謝謝你。」


  他雙手被銬在後頭,只能由黑髮男人伸出手給他一個深深的擁抱,他感覺到對方的顫抖,和那被壓抑的激動。


  「……紐特,對不起……」


  「我犯了罪,你宣判我有罪,你沒有任何錯。」


  「……我沒有辦法救你,但你救了我……」


  「但至少你活了下來,這就是我最大的願望,葛雷夫。」


  黑髮的男人哭了,在上百人見證的重大判刑決議會議上,兩人緊緊擁抱。   


  「替我照顧我的孩子們,我知道你會的,還有,照顧好自己,別喝太多早晨黑咖啡,傷胃。」


  「……紐特,不要講這種話,求求你。」


  「再見了,波希。」




  平靜無波的水面,行刑師高舉魔杖。


  「讓我看看你快樂的回憶吧。」


  他靜靜地微笑著,看著水面上翻滾的記憶,那一幕幕都是他珍藏在心中的畫面。


  初次與道高見面、捕捉逃跑的玻璃獸、鬧脾氣的皮奇和那個男人,滿滿的那個男人,他們早晨起床接吻互道早安的模樣,一起吃早餐喝咖啡,他幫他整理衣裝,那男人數落著他的邋遢的神情,以及兩人相擁而眠時那男人溫和寧靜的睡顏。


  「再見了,葛雷夫。」


  他救回了在這世界上他最在乎的人,就算要付出自己生命當作代價,也在所不惜。


  這是他愛的表現方式,外表看不出來卻強烈無比的愛。


  他是如此的愛他,寧願死,也不願失去他。


  ──他踏入水中,義無反顧。



  Goodbye, my love.



















Fin.

想像了一下Newt如果失去Graves會怎麼做

他一定會固執地去做吧,無論任何人阻擋

就是這麼樣一個善良執著的Hufflepuff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家長組][gravewt] 蜜月

※點文

※現代paro



蜜月


  紐特有些不安地坐在沙發上,看著男人揮舞著魔杖讓各種旅行用品自動放進行李箱內歸位,葛雷夫一手包辦了旅行的大小事務,從地點到飯店再到整理行李,紐特唯一被分派的任務就是看管好自己的那個破舊手提箱。


  也因此他到了要出門之際,還不知道他們兩人究竟是要去哪裡。


  「你總該告訴我,我們要去哪兒了吧葛雷夫?」紐特看對方收拾完行李,趁著他停下動作開口問道。


  「叫我一聲波希就告訴你。」波希瓦˙葛雷夫在房內匆匆檢查一番,確認所有物品都已經準備齊全,順口調戲了一下那個就算交往多年,並且同居已久的伴侶。


  兩人成為戀人之後紐特還是改不掉稱呼對方的姓氏的習慣,並且在語氣上總會不由自主帶上敬語,這點雙方爭執了很久,但結果總是紐特在床上含著眼淚抱著對方才能聽到難得的暱稱,而通常這樣的爭吵過後,葛雷夫先生就得面對葛雷夫太太鑽進隨身攜帶的皮箱內躲避他,一人獨守空蕩蕩大床的夜晚。


  因此這次葛雷夫其實也沒有抱持著太大的期望,他知道對方的個性,不擅長與人交流,要紐特開口說些甜言蜜語,還不如讓他去和龍單挑來得容易。


  「……波希。」紐特那張有著些微雀斑的臉脹得通紅,在一陣支支吾吾後終於說出口,戀人之間的愛稱。


  葛雷夫先是愣了一下,他停下巡視的腳步,來到沙發上和戀人坐在一起,靠近那個已經害羞到想把頭埋進皮箱內的棕髮男人,在那人的耳邊低語,順便偷了一個吻:「親愛的,我們要去蜜月旅行。」


  紐特啊的一聲,飛快地摀住了被親的部位,對方嘴唇的熱度在他發熱的臉上顯得微涼,和葛雷夫本人一樣的溫度,不慍不火,對人冷淡有禮,紐特想著,臉更紅了。


  葛雷夫放聲大笑,他喜歡紐特這副模樣,總是故意去挑逗對方,那人的生澀反應他永遠也看不膩。


  「走吧,葛雷夫太太,班機還有三個小時就要起飛了。」葛雷夫拿著兩個行李箱,裡頭塞滿了兩人的生活用品。


  「用個現影術就到啦,為什麼要搭飛機?」紐特疑惑地歪頭問道。


  葛雷夫說道:「蜜月要來點不一樣的,這次我們用莫魔的方式去旅行,全程禁止魔法……嗯,除了隱藏你那箱小傢伙們以外。」


  想一想,他補充一句,要是全程都完全沒有魔法幫助,那箱奇獸光是在海關就會被阻攔下來。


  「好吧,如你所願。」紐特對於強勢戀人的決定沒有意見,對從前的他而言只要有皮箱,去哪裡都好,現在的他,還要再加上一個葛雷夫。


  有他的奇獸皮箱和葛雷夫,其實到哪兒都無所謂。


  兩人準備出門,葛雷夫開著車子載著戀人和行李前往機場。


  紐特這才猛然驚覺,他還是不知道究竟目的地是哪裡!


  ……被葛雷夫虛晃一招蒙混過去了,這傢伙!

 


 


  在皮箱切換成麻瓜模式的狀況下,兩人一路順利通過了安檢櫃台,進入了登機門,這時候紐特才看見自己的機票以及護照。


  他什麼時候有綠卡的……?


  看到紐特充滿疑惑的眼神,葛雷夫不自在地清了清喉嚨,低聲說:「你是我的人,自然有特殊管道。」


  向來在職務上嚴以律己也嚴以待人的魔國會部長,破天荒地走了後門。


  紐特知道對方對待工作上的態度,因此他沒有多說什麼,靦腆地笑著道了謝,把自己的護照收好,兩人依序上了飛機。


  要用莫魔的形式旅行,就要用最好的方式,這是葛雷夫部長大人的心態。


  因此兩人全程的飛機以及飯店都是頭等艙、五星級之流,在食衣住行上他絕對不會虧待自己和戀人,儘管他知道紐特這傢伙隨便哪裡都睡得著,只要抱著那口破爛的皮箱和他的手臂。


  頭等艙的座椅很寬敞,兩人就獨佔了一間包廂,葛雷夫謝絕的空中小姐的服務,示意對方給他們安靜不受打擾的空間。


  紐特小小地打了個呵欠,他有點困了。


  「睡吧,應該睡一覺醒來就到了。」葛雷夫柔聲說,紐特點點頭,很自然地倒在對方的大腿上,枕著部長的腿閉上雙眼,葛雷夫替他拿了條毯子蓋上,自己則是無聊地翻閱飛機上的雜誌產品型錄,另一手沒有閒著,輕輕捲著紐特的髮絲,讓髮絲纏繞著手指又鬆開,如此反覆。


  兩人沒有對話,但氛圍是如此的寧靜而美好。

 


 


  下了飛機,葛雷夫早已安排好租車的服務,他開著車子,在筆直的高速公路上,遠離城市,兩人來到了偏僻而無人的荒野。


  紐特看著遼闊而一望無際的大地,激動地回頭,給了在身後的葛雷夫一個大大的擁抱。「謝謝你!葛雷夫!」


  「道什麼謝,快去找牠吧,你一定很想念牠。」葛雷夫踮起腳尖,摸了摸對方的頭頂。


  ──再一次感嘆戀人什麼都好,就是身高這點略高於他不太好。


  紐特點點頭,向著寬闊的草原大喊一聲,聲音響徹雲霄,不久之後,他聽見了一聲響亮的嘯聲,他知道牠要來了。


  伴隨著強烈的風,巨大的雷鳥拍著翅膀,從天空中盤旋俯衝而下,最後輕輕地降落在地面上,溫柔地湊近紐特,那名棕髮的人類,正是他帶給自己嚮往已久的自由。


  「法蘭克,好久不見。」紐特激動地靠上對方巨大的頭顱,那羽毛絲綢般的觸感仍和記憶中一樣美好,他懷念地看著雷鳥。


  法蘭克低鳴,大頭顱推了推紐特,腳步踩了兩下,看向紐特身後的人類,再回望紐特,歪頭。


  紐特失笑說道:「忘記跟你介紹了,波希瓦˙葛雷夫……我的戀人。」           


  拍了拍翅膀,法蘭克飛上天空,再快速筆直地俯衝向葛雷夫,身體周遭帶著強大的閃電氣流,很是嚇人。


  但是葛雷夫毫無反應,鎮定地站在原地。


  法蘭克在距離牠一公尺近的地方硬生生地煞車停了下來,恐怖的閃電氣流和肅殺的氣氛都消失了,牠發出一聲鳴叫,顯然是滿意這傢伙的膽量。


  「法蘭克你這孩子,不要嚇葛雷夫……」紐特正要教訓,但發現那一人一鳥對視著很專注,兩人都沒有在聽他說話。


  「你媽咪就交給我了,我會照顧好他的。」葛雷夫淡淡地對著法蘭克說道,因為他的奇獸飼育學家戀人,他知道這些奇獸都能聽懂人類的語言。


  法蘭克巨大的鳥眼緊緊盯著黑髮男人看,最後,牠垂下頭,用不輕的力道蹭了一下對方,顯然有些不情願,但牠認可這傢伙了。


  雷鳥做完這舉動之後,又一溜煙拖著龐大的身軀窩回紐特身邊,牠好久沒有看到對方了。


  「法蘭克別這樣,葛雷夫先生是個好人,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紐特親暱地說道,口氣中有不捨也有懷念,但他知道皮箱不會是法蘭克最好的棲身之所,這片遼闊的大地才是,「去吧,以後再回來看你。」


  雷鳥發出尖銳的嘯聲,拍了拍翅膀,起飛,繞著兩人轉了好幾圈,最後一飛沖天消失在亞利桑那州的天空之中。


  

 


  「接下來的行程,開車到飯店,準備過夜。」葛雷夫打開地圖,開始研究路線。


  紐特看了看時間,才不過下午而已,發問道:「現在就要去飯店了?這麼快?」


  「沒錯,葛雷夫太太,今天接下來的行程都只會在一個地方度過,你知道那是哪兒嗎?」兩人上了車,葛雷夫繫上安全帶,自問自答道:「答案是──飯店的柔軟大床上。」


  「喂葛雷夫,我不要!我要去看動物!」紐特試圖抗議。


  「這次要聽我的,畢竟是蜜月旅行的第一晚。」


  葛雷夫踩動油門,車子向飯店駛去。


 

  當晚,完事之後的兩人困乏地躺在床上,紐特已經先睡著了,葛雷夫凝視著縮在自己臂彎裡的男人安寧的睡顏以及那些被自己弄出來的痕跡,很是滿意。


  果然身高這種差距,躺下來就一點都不是問題。


  葛雷夫在五星級飯店的大床上找回了男人的自尊心。













Fin.

幼稚鬼部長~~媽咪的身高比較高很萌

最喜歡雷鳥了O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