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莫紅
[柯南] 緋色柯/ALL柯/ALL新
[我英]轟出/勝出/轟出勝/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MHA][車] 雜魚x上鳴

#MHA

#雜魚x上鳴

R18慎入

極圈愚人節就是要產糧騙自己很熱門!






「就是你吧,A班那個放電小子?」

「很囂張嘛,這頭金髮……」

「每次經過都對老子放電,以為我沒注意到,你就是想要吧?」



「你、你們,別過來……到底想幹嘛!」



「哼哼哼哈哈你拒絕不了的!」



……





「謝啦,小子,果然好用,下次有需要再找你。」


「果然名不需傳,是個寶貝,充電好用耶~~」


「夠了再充下去他就要被玩(變)壞(笨)了,走吧。」




那天,上鳴電氣想起了全身上下被cha滿的恐懼。




End.



其實只是被當作充電器^/////^
R18詐欺抱歉,愚人節快樂,電電最可愛!


為什麼我喜歡周棋洛?

#分析文
#感想文
#第八章劇透有
#周棋洛
想來談一談洛洛,希望周太太們能夠有些共鳴,那就太好了。
------
我為什麼喜歡周棋洛?

剛開始接觸遊戲,他很不引人注目,金髮藍眼,很像和其他三人有種尷尬的隔閡,那時候我還不喜歡他。

周棋洛是個大明星,但這個設定爛大街了,沒有其他人的故事來得有吸引力,最初相遇也只是因為一包薯片,「薯片小姐」是他給的暱稱。

漸漸地,隨著遊戲進行,我喜歡上他的個性,那是可以當家人、朋友一般的安心感,他願意傾聽妳的所有瑣事,並且幫妳加油打氣,他像是太陽,散發熱量。

他的EVOL好像很不明顯,但卻起了作用,他說的話都無比認真,他是有無數粉絲喜愛的明星,但他會因為妳送的一束非洲菊而高興不已,並且在妳說他很陽光時,認真地說他已經發現了他的陽光,也就是妳。

他的溫暖和正能量,總是能給予我,上班累了一天的我,厭世的我,給我一股暖流,讓我覺得生活沒有那麼困難,他會陪著我,聽我訴說,給我正面的回饋。

他既是男人又像男孩,會因為限量版貼紙高興不已,會想跟妳分享所有美食和薯片,喜歡自拍帥照,怕鬼,當黑客看一堆漫畫。他讓人想照顧他,想給他最好的,似乎好像不是談戀愛的對象,但很令人安心。

直到他的第二身分暴露,他原來也如此帥氣值得依靠,他用盡全力解救妳,他害怕妳不習慣,先特別告知他用電腦時像變了個人,他是這樣貼心,總是為妳著想。他不是傻白甜,他沉著冷靜的一面難得顯露,他知道人生不像電腦只有0與1那麼簡單,但他選擇用熱情面對這個世界。

他是這樣的男人,周棋洛,一個高人氣明星,實力高超的黑客,童心為泯的男人,給予滿滿能量的小太陽。

‌這是為什麼我喜歡他,因為他讓我對生活有更多的期待和更多的能量去面對這個世界。
----
他是帶給人們溫暖希望的恆星太陽,但願意繞著妳轉動。

[戀與][戀與製作人] 四加一02

※讀前注意:乙女向四人+女主同居歡樂惡搞


※不適者請避雷


※小段子性質,不定期更新




四加一02



  

  為了我不被四位男性的廣大粉絲群追殺,我事先跟韓野等人約法三章。


  首先,拍攝不能跟拍到家裡來,不然看到粉絲男神居家的模樣還不殺了我!


  第二,後期製作要給我看過才能播出,免得加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最後,不准只拍白起的戲份,這是針對韓野的條款。

 


  約法三章結束,我們五個人紛紛簽了賣身合約,但現在又有一個問題了。


  「……我家住不下這麼多人。」我看著四個人高馬大的男人,兩手一攤。


  「笨蛋,沒要住妳這,買棟別墅吧,刷我的卡。」李澤言馬上掏出黑卡。


  但其他人也有意見,周棋洛氣鼓鼓地跳上跳下說:「我也有錢,薯片小姐我給妳買更大的別墅!」


  「……我問問我爸。」白起轉身已經開始撥電話。


  而我的鄰居許墨微笑不語,這讓我覺得他是唯一的理智人,決定和他搭話。


  「許墨,你覺得如何?」


  許墨笑意加深,「我認為競爭乃是雄性的天性,而不可否認我也是個男人,大家都想出一份力,橋不攏的話那就由節目組來安排吧,最公平。」


  「這個方法好!」安娜說:「剛好我們可以跟地產商拉贊助,幫忙宣傳他們的豪宅,這個交給我。」


  「那我們可以幫什麼忙?」周棋洛乖巧地舉手發問。


  我微笑,拿出一張紙和筆,寫下幾個字,然後撕成四半,揉成團,攤開手新面向那幾位男人說:「來,一人抽一張。」


  李澤言冷哼一聲幼稚,率先拿走了一團紙,周棋洛仔細瞧了瞧,像是在找寶藏一樣挑了很久,挑了一個滿意的,許墨笑容不變拿走倒數第二張,白起最後才伸手拿了僅剩的一團紙。


  「我相信妳的安排。」他說。


  「來吧,紙張裡面寫的就是你們之後同居的分工。」我公布答案。


  許墨微笑舉了舉手中的紙說:「看來我負責打掃。」


  「我是洗碗和收拾!」周棋洛開心地彷彿中了頭獎,「這個我擅長哈哈!」


  「我做雜事,什麼都可以做。」白起隨意地說。


  大家眼神集中在不發一語的人身上,我忍不住笑出聲來,李澤言的表情很僵硬,周棋洛湊過去看,哈哈大笑說:「總裁大人抽到煮飯啦!不知道你有沒有進過廚房啊?」


  真˙餐廳老闆李澤言表情很不好看,而唯一知道他身分的我笑得很開心。



  這分工感覺很有戲啊,以後一定很有趣。


 

 


  韓野的觀眾投票時間,請投下你認為的男神!

  第一位:許墨──解決住處太明智了!

  第二位:白起──隨妳安排好有男友力!

  第三位:周棋洛──沒想到洛洛對家事很拿手啊~

  第四位:李澤言──總裁大人會不會炸了廚房……






-TBC-

[戀與][戀與製作人] 四加一01

※讀前注意:乙女向四人+女主同居歡樂惡搞


※不適者請避雷


※小段子性質,不定期更新






四加一01



  我打開房門,看著眼前四個各有特色的男人,揉了揉眼,關門再打開,他們還在。


  「你們怎麼會在我家?」我決定發問。


  「做為鄰居來串門子是很正常的。」微笑的教授回答。


  「……他們是誰?」擔心的人民保姆著急地問我。


  「薯片小姐!我是來找妳的!」大明星毫無偽裝出現在我家裡。


  「笨蛋,關門又開門的模樣真傻。」我的投資人第一百次鄙視了我的智商。



  我突然福至心靈,轉頭看了看身後,果然,幾個腦袋躲在電梯邊正在往這裡偷看。


  我決定暫時放下這四個人,轉頭去面對我的員工們。


  「這是怎麼回事?」身為老闆就該有點氣場,拿出來的時候到了。


  「老闆!先說這不是我的計畫,是韓野想的!」悅悅馬上舉手搶答。


  韓野跳了出來,摸摸腦袋,說:「老闆是這樣的,我想我們做節目也該有些爆點是不是?就想做個實境節目秀,最近很火的那種同居跟播,我第一個想到我們白哥,問他他馬上二話不說答應了,不愧是我白哥!但沒想到另外三個男的不知道從哪裡得知了消息也說要自願參加……」


  我冷冷地看著他。


  「這會大紅啊老闆!仔細考慮考慮!」韓野大喊:「而且他們還說不用通告費!」


  ……這四個人每一個都相當出色,各自有自己的龐大數量粉絲,如果湊在一起的確是很好的節目素材,而且還不用通告費,但是……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語帶保留。


  後方四個男人顯然偷聽了很久,異口同聲地說。


  「我們同居吧!」




  天上的爸爸,身為一個節目製作人,我努力要把《發現奇蹟》做好,現在你的女兒,要為了公司和節目,與四個野男人同居了。


  請保佑我。











-TBC-



[MHA][我英][切上] 雄英匿名論壇

#論壇體段子

#切島x上鳴

#雷者自避



==雄英高校匿名論壇==


[求救]這種情況該怎麼辦?


1-A:今天和死黨打了個賭,賭他不敢和男的接吻,結果他直接啃上我的嘴了!!!我逃到頂樓發這篇帖子,快教教我該怎麼面對他,在線等,急!


2-A:這年頭學弟們不簡單嘛~


1-A:是我的同學!讓我看看誰午休不在教室就知道你是誰了哈哈!


原PO:樓上同班的不要說出去拜託了!!我請你吃午餐!!!


普通班:只有我好奇原PO當下沒有給他一拳嗎?這反應不單純……


3-C:同好奇。


3-D:同好奇,另外原PO我偷偷跑到頂樓看到你了,臉好紅的樣子好可愛啊學弟。


原PO:……什麼!我哪有臉紅!三年級生別亂說話!老子很認真想解決方法,不想失去這個死黨啊!


1-C:認真回,原PO我問你,他親你的時候,你當下什麼感覺?


原PO:……驚嚇吧,他突然就湊上來,不過沒想到他的個性是硬化,嘴唇卻那麼軟,有點好笑哈哈。


2-B:感覺原PO不討厭啊,有戲。


原PO:真的沒有什麼討厭的感覺,只是好死黨突然親了我,不知道怎麼面對……


1-C:是男人就正面幹回去!支持你!


原PO:這意見不錯,感謝樓上!哈哈我會把他電暈的!


1-A:硬化和電擊是嗎,你不用再說了,我們全班正圍觀看這個帖子,預告,另外一個當事人衝出去找你了。


1-B:哇哈哈哈哈沒想到A班搞基啊哈哈哈ftj2u6914%R!%!RQ!!@#@!$


1-B:對不起什麼都沒有,樓上我帶走了,樓主加油^^


1-A:加油!班長和全班都支持你們!另外B班的同學,這樣很沒有禮貌你明不明白,性向是個人選擇,這必須尊重!


原PO:靠!你們別看啊!!靠靠靠他來了……!!!!!!




3-A:過了十分鐘,原PO沒有出現了。


2-C:同等,期待發展啊。


1-D:有沒有同班的要告知一下現在進度啊?




老師專用:不用等了,剛剛有一個A班男生被抱著送到治療女神那裡,請病假,原因另一人太興奮使用個性硬化造成受傷。這帖封鎖,以後談戀愛不要上來昭告天下,老師覺得很麻煩。

 






-END-

上鳴是笨蛋(O)

談戀愛都是笨蛋!!!!!

[學園奶爸] 麻煩(狼谷x鹿島)


麻煩


今天的育兒部依然和樂融融,就像往常每日一樣。
只是以往都會來幫忙的半個社員缺席了。
「沒辦法,狼谷最近要練習比賽嘛。」鹿島摸摸消沉的男孩的頭。
「嗚……哥哥……」小鷹已經很久沒有在育兒部看到哥哥了,他很寂寞,但倔強的他不肯說出口,小腦袋想了想,想到了個絕佳的方法。
「我要企打棒球!」
哥哥打棒球,小鷹也打棒球,小鷹跟哥哥一起打棒球!
完美!
但是被保姆一口氣回絕了:「不行打棒球,那個對你們來說太有殺傷力了,要是被打到會受傷的。」
「棒球!我要棒球!打棒球!嗚哇哇嗚哇啊!」小鷹才不管,馬上倒地大哭。
「拓馬也想打棒球!」雙胞胎之一馬上響應,另一個則猶豫地看著自己兄弟。
小女孩蹦跳著說:「奇凜也想打棒球的說!很酷喔!」
「唔……」最後的大殺器來自虎太郎的凝視。
鹿島完敗,看著躺在那邊看好戲的男子,求救道:「兔田先生,怎麼辦啊?」
「打棒球也不是不行~」兔田照常懶洋洋地說。
「會受傷啊!球那麼硬!」鹿島氣急敗壞地反駁。
「所以~打軟的球就好啦。」
兔田掏出一套幼兒棒球用具,整間育兒室響起一片歡呼。
「走嚕!棒球!打球球!」
育兒部出發!目標棒球場!

棒球場上,年輕的高中生揮灑著汗水。
「哥哥!」
看到熟悉的人影,小鷹激動大喊。
「暫停一下。」跟隊友示意之後,狼谷隼走近這群小不點,一步一步,鹿島感覺到濃濃的殺氣,狼谷抓起自家弟弟,問道:「你們來幹嘛?」
「我們要打棒球!」
「唔!」
狼谷眼神看向他認為唯一的常識人,兔田不算,冷靜地說:「鹿島,解釋。」
「是這樣的,小鷹看你打棒球,自己也想要打,兔田先生說有軟的用具,不會受傷的,我們就在旁邊玩就好,不會干擾你們練習!」
「……不行,回去。」狼谷聽完斷然拒絕。
「為什麼!哥哥大壞蛋!我要打棒球啦!」小鷹大哭。
這時候其他隊友也圍了上來,對著可愛的孩子,所有人沒辦法狠下心來,紛紛勸狼谷,說把一小塊場地分給他們使用。
「……你們……」狼谷十分想要揍人,但看著鹿島帶著拜託的笑容,還有孩子閃閃發亮的眼神,只好嘆口氣,繼續走回去練習。
「太好了!來玩吧!」拓馬大喊:「我要拿棒子!」
「等等!棒子該我拿!你們去拿球!」小鷹大叫。
「奇凜也素!也要拿棒子!」
「……只能有一個打擊手,大家排隊輪流好不好?」鹿島無奈地幫孩子們分順序。
軟式棒球不需要投手,軟球放在桿子上,讓人揮棒擊出即可。
「我們要一起努力把球攔下來喔!大家知道嗎?」鹿島帶領著守備小隊,為他們加油打氣。
小孩們身穿全副武裝,嚴肅地點頭。
「第一棒!小鷹!」
小鷹開心地拿著棒子,閉眼大力一揮,揮棒落空。
又揮,落空,再揮,還是沒打到。
「小鷹同學三振,該下來換人囉。」兔田裁判懶洋洋地說著。
不肯下場的小鷹大哭。

「狼谷,你是不是很擔心那邊,要不要過去?」隊友看著分神的狼谷,說道:「一次沒有練習也沒關係的。」
「不,繼續吧,別管他們。」狼谷帶好帽子,告訴自己要專心守備。
但他的心神忍不住一直飄向那個充滿哭聲和笑聲的角落。
專心!
就在他分神的時候,打擊手擊出了一支高飛球,飛越他的頭頂。
……那個方向是!
「白癡,你怎麼往那個方向打!」隊友焦急地喊著:「那邊都是小孩啊!」
「……我能打到球就不錯了……」打者自己也很沮喪。
狼谷回過神來,死命奔跑,卻趕不上球的速度。
而育兒部這邊,渾然不覺有危險正極速靠近。
「喂!你們小心!」狼谷大喊。
鹿島回頭,看見飛奔過來的狼谷,但更快速的是那在空中的飛球,落下的位置眼看就要砸到在旁邊看著笑呵呵的美鳥。
……美鳥會受傷的!
鹿島本能反應撲了過去,把美鳥緊緊抱在懷裡,球落下了,用力地砸在他的頭上。
眼前一黑,鹿島什麼都不知道了。
迷糊中似乎有人大喊他的名字……

「鹿島!」
看著倒下的少年,狼谷慌了。
被棒球砸到頭部是可能會死人的……鹿島完全沒有防備……果然一開始就不應該心軟答應他們……
「冷靜點狼谷,你嚇到孩子們了。」是難得嚴肅的兔田。「你帶他去保健室,這邊交給我。」
狼谷看著嚇哭的孩子們和昏迷不醒的人,重重地點頭。
「麻煩你了。」
他動作輕柔地抱起那人,邁步遠去。
「葛格……!」虎太郎看著最愛的哥哥受傷又被帶走,大受打擊。
兔田抱住他,溫柔地說:「別擔心,隼君他是在幫助你哥哥,他啊,跟你一樣喜歡龍一君呢。」

鹿島在一陣疼痛中醒來,感受到自己身下柔軟的床鋪,看來自己被帶到了保健室。
他想坐起來,卻忍不住呻吟出聲,頭痛欲裂。
「醒了?」一旁的人察覺到他的動作,阻止了他。
動作輕柔卻堅定。
「狼谷?」鹿島看著坐在床邊的人,「是你帶我來的吧?真是謝謝了,孩子們有怎麼樣嗎?」
「你這傢伙……」狼谷壓抑著情緒說:「你差一點就擊中要害了知道嗎?明明沒有任何防護就這樣上前去擋!」
「狼谷……對不起……」鹿島有點被嚇到,但隨即明白過來,笑著說:「抱歉讓你擔心了。」
「你啊……能不能多擔心自己一點?」狼谷重重地探了一口氣。
這個總是答應幫忙別人的爛好人,麻煩死了。

麻煩。

本來應該是這種感覺才對的。
但他卻一刻也無法讓自己不關注對方。
看著他照顧孩子,狼谷破天荒把事情分擔了,明明自己最怕麻煩。
但看到對方臉上的笑容,又覺得這些事情都不算什麼。

狼谷覺得自己怪怪的,但這種感覺很好,討厭麻煩的他決定順應本心。
想做就去做,是他的個性。

於是他做了,俯身向前,輕輕在那人被球擊中的前額落下一個吻。
「……狼谷?」鹿島一頭霧水,摸著自己的腦袋。
「治癒的魔法。」狼谷一本正經。
鹿島忍不住笑了,「哈哈,我不是小孩子啊。」
「趕快好起來,大家都需要你。」狼谷看他這樣虛弱的樣子不順眼,說道。

「嗯,給你添麻煩了。」
「你不是麻煩,永遠不是。」

狼谷隼這輩子第一次明白,有些人就是放在心裡的。
看著他就覺得開心,想幫他完成各種事情,哪怕再瑣碎的事,只要和他一起,就一點也不覺得麻煩。


-完-
學園奶爸真的好好看,世界治癒
大家都應該看一下(哭)

[戀與][戀與製作人][周李]推廣小短篇

#戀與 #戀與製作人 #周李 #洛言
#周棋洛x李澤言
BL、不適者勿入!
沒錯我覺得明星x總裁很棒(喔
防雷
  
   
   
  
  
  

——————————————————
   
這個男人已經到他的餐廳很多次了,不知道為什麼,他居然沒有下令蔡叔趕人。
 
明明他最討厭吵鬧、輕浮、不成熟的東西,而眼前這個看似更像大男孩的金髮男人完美符合所有他討厭的特點。
   
但是,那人在吃到他做出來的食物時,臉上綻放的笑容是那麼燦爛。
   
一瞬間,他以為自己啟動了EVOL,時間漏了一拍。
   
但他發誓自己什麼也沒有做,這個不安定的因素,明天就要處理掉。
   
今天打烊就叫人離開,他想。


   
李澤言向來說到做到,這是他的信條之一。
   
於是,今天餐廳關門之際,他從廚房現身走到那個正在大快朵頤的人面前,說,我們不招待你了,請離開。
    
咦?
   
他清楚看見對方藍色眼眸裡純粹的疑惑。
   
……幼稚,都多大年紀了帶什麼美瞳。
   
李澤言哼了一聲,不多做解釋,端走客人正享用到一半的餐盤。
   
這樣就會被討厭了吧,就像那些刷負評的人一樣。
  
「......啊!你才是餐廳真正的老闆嗎?你做的東西超級好吃,我是周棋洛,你認識我嗎?」
   
對方的喊聲傳來。
   
李澤言停下腳步挑眉道:「我應該認識你嗎?」
   
「如果你……有看電視的話?」對方笑嘻嘻地說。
   
輕浮,李澤言皺眉。
   
「只看財經新聞,不看。」
   
「啊……那看來我的領域還不夠寬廣,要多多努力!」
   
「總之,你走吧。」李澤言不想再跟他浪費時間了。
   
「那你的名字是?我想認識你很久了啊老闆!」
   
李澤言覺得自己很不對勁,時間通通都被拖延,他明明是時間的掌控者。
但在這個人面前,有股吸引力,讓人甘願為他停留,就連時間也為他駐足。
   
「……李澤言。」
   
「李老闆!你做的飯太好吃了,明天我還要來喔!」

「說了你不能來!」
   
「我提前跟你預約啊!」
   
「不行。」
   
「欸~但我真的很想吃~」
   
「……馬上離開的話我考慮。」
 

 
周棋洛發現一個祕密,他最喜愛的餐廳,不只食物好氣氛佳,連老闆都很可愛呢!
 
這就當作一個他的小祕密吧,嘻嘻。
 
====完====

[戀與][戀與制作人] 如果妳經痛。

#戀與製作人


 如果妳經痛。



許墨:

生理期來了嗎?

我這邊有不傷身的止痛藥,廠商最新研發的,我幫妳倒水,乖,張嘴。

等等陪妳小睡一會。



白起:

……妳流血了!怎麼回事!風中傳來妳的血味!

(經過一番說明)

……原來是月經……對不起……我一直以為那個是藍色的……去休息。

(臉紅)



李澤言:

魏謙,那個傢伙怎麼今天沒有來匯報?

生理假?

准了,順便說聲,我今天下午開會推掉,因為有笨蛋需要我。



周棋洛:

薯片小姐妳一定很不舒服,巧克力可以減少疼痛,我把便利店的所有巧克力都包下來了!

(隔天頭條:〈周棋洛霸氣掃光巧克力甜蜜示愛〉)





-----------------------------------

/真實狀況/

:老娘現在只想摘掉子宮跟痛揍隨便哪個人的蛋蛋!
眾男人:.........................(眼神游移)

[MHA/我英][轟出] 幽靈 (萬聖節PARO)

#1009轟出日快樂

#萬聖節PARO



幽靈


我是一隻幽靈,飄在人間,路人來來往往卻沒人看得見我的存在。

直到有一天,一道聲音叫住了我。

「喂你,綠頭髮的傢伙。」

我回頭,看見一個青年,頭髮半紅半白,一臉冷漠,我不敢置信,指指自己,開口說:「你是在叫我嗎?」

啊,原來我的聲音是這個樣子。

「你在我家門前做什麼?」他冷冷地說。

和我的激動呈現極大反比,我幾乎跳起來,興奮地繞圈飄來飄去,「你看得見我!從來沒有人能看到我呢!」

「……因為我不是人。」青年冷靜地打開家門,說:「我是吸血鬼。」



……好可怕,吸血鬼應該不會吸幽靈的血吧?

我被邀請進他家做客了,要不是因為我是幽靈,我一定馬上逃跑。

「我叫轟焦凍。」他對我自我介紹,遞給我一杯……番茄汁?

「你好轟君,我叫……我叫、什麼名字?」我搔搔頭,這才發現,我沒有仔細想過這點。

成為幽靈以前,我,是誰呢?

「你啊。」轟焦凍嘆了口氣,「明明跟你說過好多次,不要叫我轟君。」

「咦?為什麼?」

「我討厭我的姓,我是吸血鬼混帳老爹為了繼承人強迫人類女性和他結婚誕生的產物,我能行走在日光下,也能不喝人血存活,但我的本能依然存在,我痛恨這一切,混帳老爹傳給我的一切。」

「但……你就是你啊轟君,」察覺到又叫錯了,我連忙改口:「我是說,焦凍。」

「抱歉我唐突了!」講完才發現自己說了不經大腦的話,摀住嘴拼命搖頭,「對不起!」

但他居然微笑了,那如寒冰般的神情彷彿融化一般露出曙光。

「果然不管如何,我都會被你拯救。」他低語著。

我卻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他好像認識以前的我!

「你認識我嗎?你知道我是誰?」我趕緊追問。

「知道的。」他笑得很好看,「你是我在世上的救贖。」

「……這麼偉大?」我目瞪口呆,趕緊好像有點沉重的身分。

「你啊,總是不經意拯救了我,現在換我,把你找回來了。」

他笑著低頭,輕柔地吻上我的唇。

「你怎麼能……」碰到我……

後面的話消失在如海嘯般灌進腦中的記憶裡。

我看見哭泣的他的臉、擔心的我、受傷的他的模樣、自願給他吸血續命的我、跪在神面前的他懇求的樣子,以及剛交往時第一次牽手的我們。

「原來我是……」因為他而成為了失去記憶的幽靈。

「我找你好久,別再讓我擔心了,綠谷。」他抱緊我。


「綠谷……我是綠谷出久。」我都想起來了,緩緩伸手回抱住他,「焦凍,好久不見。」

「歡迎回來。」他笑得溫柔。

「嗯,我回來了。」



我是綠谷出久,一抹幽靈。

為他而死,也為他而生。







END

轟出結婚(泣不成聲


[MHA][我英][我的英雄學院]這是一句話引發的嚴肅研討會。(微轟出)

#MHA
#我的英雄學院
#同人
#轟出
--------


為了保護當事人以下與會人士不公開。
這是一句話引發的嚴肅研討會。

「欸,你們覺得以個性來說誰最適合做那個啊?」


「講清楚點!哪個?」

「就是啪啪啪囉。」

「……」

「幹嘛集體陷入沉默!不要這樣看我!我真的好奇很久了!」


「我覺得是我吧,可以帶點放電,讓對方達到絕頂的快感!」

「然後你就變智障了哈哈哈。」

「閉嘴,切島!」


「這麼說起來切島也不賴呢,硬化再硬化……」

「沒錯,我可是最硬的男人啊!」


「等等,仔細想想,障子同學……到底能夠有幾隻?」

「……我們跳下一位。」


「常闇同學平時就在溜鳥哈哈哈……啊痛痛痛我錯了黑影大人!」


「那綠谷呢?感覺沒什麼缺點。」

「他感覺可能會讓自己的小小久殘廢啊。」

「……我已經能控制力道了!」


「比較可靠的還是轟同學吧?能夠控制能力。」

「就沒有人跟我一樣好奇他底下毛髮的顏色……」


「是一半一半的。」


「……轟!原來你在!還有不要一臉正經的回答啊!」

「原來是一半一半的這樣表示全身上下都完美融合了個性的特徵嘛,這真的太有趣了……」

「綠谷……請不要筆記這個。」


「爆豪呢?」

「感覺會爆炸啊,大爆炸!」

「閉嘴,殺了你!」


「果然,最可靠的男人就是班長了吧,毫無任何個性上的缺點,還能加速。」

「我真是小看你了飯田。」

「……居然公開討論這種事情!我們是雄英的學生啊!太不知羞恥了!」


「嗯,差不多了,話題結束。」


「……還有我啊!你們漏掉了真男人我!」

「你只不過是顆黏黏葡萄……等等!難道你……下面也是球狀……」


「大夥,上。」


「別脫我褲子啊啊啊!你們不是女生不要碰我的巨大峰田!為什麼你們剛剛不對轟同學這樣!」


「那不是廢話嗎?因為是轟啊。」

「嗯,因為是轟同學啊。」



「綠谷,你想看看嗎?可以寫進研究裡。」

「欸欸欸欸欸?你在說什麼啊……我想看不是!我不想!但轟同學的難得個性研究……啊啊啊啊!」

「吵死了廢久!」


「啊哈哈爆豪果然爆炸了,秒爆俠!」

「閉嘴!看我通通殺死你們!」




---------------
個 性能力^//////^(斷句錯)
小英雄好棒大家一起來掉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