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 莫紅
[劍三] 連載中
毛毛雨-精神失控
策藏
[名偵探柯南/DC] 緋色柯/ALL柯/ALL新
[不定期雜文小段子]

[COS] 不定期丟照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盜墓][瓶邪/黑癢] 末日 01

※架空

※自我流設定

※不定期更新



末日01



  我叫做吳邪,今年大三,就讀T大土木系,成績不上不下還過得去,就像我所有人生的總結:不上不下,長相不上不下,家境不上不下小康而已,交友狀況也不上不下,妹子沒有倒是有幾個室友。


  我拎著現打的飯菜回到宿舍,看見我的室友一號,得了,這傢伙又在睡覺,真是一個奇葩,明明有床卻不睡,每天坐在椅子上套著深色兜帽就這樣睡,更恐怖的是他隨身不離一把很長很長的刀,看起來是真刀,當初第一次見著差點沒把我嚇死。


  雖然這室友略奇怪,但他本性倒是不壞,只是話少了點,懶得動了點,最開始分配寢室時和他打了聲招呼,我報上自己的名字,他盯著我看了半天,深黑色的眼睛好像古井一樣毫無波瀾,就在我以為我室友是個殘疾人士無法開口時他講話了。


  「張起靈,歷史系大四。」很好聽的男聲,他丟下這句話,就坐回椅子上睡覺去了。


  也不知道是因為大四生快要畢業還是歷史系特別清閒,每當我趕圖的時候,他總在睡覺,也不見他有離開宿舍的時候,我某次真的看不下去,就在買午飯時順手捎上了他的份,放在熟睡的人桌上,我就騎著我的小鐵馬奔去教室上課去了。


  等到下課回來,那份便當清潔溜溜,而我桌上多了嶄新的鈔票,不多不少,剛好是打菜的飯錢。


  ……我的這個悶油瓶室友有特殊能力,不只嗜睡,還能夠從菜色中吃出價位。


  悶油瓶是我偷偷給他起的綽號,沒辦法,同寢快兩個月也沒聽他除了自我介紹之外的另外的話,和其他室友比起來差多了。



  「唷,老吳啊!」


  說人人到,我的室友二號,也是從小和我一起長大的發小,比我小一歲,解子揚,有著這麼好聽文藝的名字,人也長得斯文,還是讀中文系的,但脾氣卻相當火爆。


  「老癢你不用趕報告了?」我拎著多打的那份飯菜丟到悶油瓶桌上,一邊回到自己位子上吃著飯,看著無事一身輕的發小,我忍不住問道。


  對了,因為他極度與名字不符,所以我都叫他老癢,而不叫他本名。


  「趕完了,媽的,死教授叫我們評析紅樓夢,整整一萬字啊,我寄出時還把檔名取成了『操蛋的作業』,害我跪在教授辦公室前一整天教授才肯原諒我……算了,不說了不說了,吃飯去老吳!」


  我指指正在吃的便當,示意他我已經買好了。


  「你怎麼成天吃這些狗食啊,跟你說食堂的飯真的不是人吃的,你還天天吃!而且還幫這個啞巴買,真是爛好人一個。」老癢一臉嫌棄地看著我的菜色說道。


  「吃過三次以上,味蕾就麻痺了。」這倒是大實話,難吃是事實,但便宜又離系館近,我實在懶得出學校買那些貴一點的午餐了。


  「不理你了,老子自己找人吃飯去!」撥一撥額頭上的碎髮,老癢正要出門,宿舍門就被碰地打開。


  我說今天是什麼日子,剛好四個室友都歸位了。


  「小子揚想去哪裡啊?要吃飯帶哥一起去吧?」說話的人戴著一副墨鏡,他全天候二十四小時就連晚上也戴,我們都喊他黑瞎子,老癢更是不客氣,直說我們這寢是身障生特寢,一個啞的一個盲的一個蠢的……蠢的應該是在說他自己。


  「滾滾滾開!就算世界上只剩你一個人老子也會選擇和豬吃飯不跟你吃!」老癢相當討厭黑瞎子,但黑瞎子就是喜歡看老癢爆跳如雷的樣子,所以每次兩人碰面都有好戲可看。


  「小子揚這樣說我好難過啊,心都碎成一片片了。」誇張的手勢和台詞,沒錯,黑瞎子是戲劇系的,今年跟悶油瓶一樣大四,據說在校內後宮無數,但也沒看過他帶人回寢室,每天最大的樂趣就是調戲老癢。


  「那就死了正好,你擋到門了。」老癢完全不顧學長學弟的輩分,豪不客氣地攆開還在戲中的人,大步跨出門。


  而我的配飯午間八點檔也結束了,打算繼續吃飯,但突然感覺身後有人,我一回頭,看見那萬年沉睡的悶油瓶就站在我身後,忍不住張大嘴,筷子掉在地上。


  他一臉沒事人的樣子,遞給我飯錢,還有洗乾淨的便當盒,黑眸直直地望著我,我回望著他。


  過了半晌,我終於聽到他說第二句話。


  「不要紅蘿蔔。」


  ……感情這大老爺還是個挑食鬼!


  不對,悶油瓶說話,這天要下紅雨,要有大事發生了吧!










-待續-

嘿嘿嘿想寫這題材很久了

慢慢填慢慢來~~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