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 莫紅
[劍三] 連載中
毛毛雨-精神失控
策藏
[名偵探柯南/DC] 緋色柯/ALL柯/ALL新
[不定期雜文小段子]

[COS] 不定期丟照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向達倫][DS] 時間之流Time River-時光倒流(史向)




時光倒流


 

  胃裡一陣噁心迫使我睜開雙眼,第一個瞬間我不知道自己是誰,我記得我殺死了史提,之後成為小矮人把自己從輪迴中解救出來,然後我死了……

 

  我看向自己的手掌,還好,是正常的膚色而非小矮人的灰綠色,仔細打量四周之後,我發現自己在一間學校的廁所裡,而我正坐在馬桶上。

  我能夠如此清楚辨識因為我的故事是從廁所開始的,經過了這麼多事情,我以為自己離那段在學校裡的悠閒時光已經很遙遠了,沒想到在我的下一個睜眼,我又回到了這間熟悉的廁所。

  「喂,你待在裡面這麼久做什麼?」

  外面傳來一聲響亮的呼喊,我渾身一震,這個聲音我不可能認錯。

  有人在敲我的廁所門,於是我打開了門,果然沒錯那個呼喚我的人是史提,他也復活了嗎?

  「達倫你臉色看起來很不好,真的吐了?」史提臉上寫滿了擔心,我真懷疑是我看錯了,但他就站在我面前,活生生的,而且,比我印象中的史提還要年輕許多。

  我聳聳肩,一時之間還無法面對這個人,只能回答他的問題:「沒吐。」

  「那就好,走吧,道敦先生要生氣了。」史提輕快地說,一把把我從馬桶上拉起來,半強迫地搭著我的肩走出廁所。

  熟悉的廁所,年輕的史提,教英文的道敦先生,遙遠的記憶慢慢回籠,我扭頭看向廁所的鏡子,鏡子當中的我依然是那個青少年的模樣,但不一樣的是鏡中的我看起來相當健康,兒不再是半吸血鬼的死氣蒼白。

  這時候我才真正認清事實,我回到過去了。

 

  諷刺的是,在記憶中不久之前還恨不得殺死對方的我們,史提和我,在過去是最好的朋友。

 

  史提沒有變,和我模糊記憶中那段人類生活的他一模一樣,依然是校園的小霸王,明明身高不高卻能夠讓其他壯漢都懼怕他,老師們有些很喜歡他有些討厭死他了,而他有三個好夥伴,其中有一個就是我。

  史提仍把我當作最好的朋友,但我卻變了,我沒有辦法再回到校園生活當一個無憂無慮的學生,我不知道該怎麼和年輕的人類相處,那天一回到教室我的眼神當場嚇哭了一個女生。

  「達倫,你怎麼了?」史提當然也發現了我的不對勁,「道敦先生剛剛點名你回答問題,你完全不甩他,這有點猛。」

  翻著手上對我來說毫無用處的英文作文練習指南,我簡短地說道:「我沒事。」

  「我覺得你怪怪的,兄弟。」史提挑高一邊的眉毛,我知道這是他心情不好的象徵,過去的我很怕惹他生氣,一方面他生氣起來真的很可怕,另一方面我不希望我的好朋友不高興,但現在,誰管他怎麼想。

  我沒有回他,只是繼續翻著那本書,我們兩人之間的氣氛一觸即發,就在這個時候,一顆腦袋湊了進來。

  「嘿你們猜怎麼著,」湯米笑嘻嘻地說:「今天會有一個新來的老師,你覺得我們該不該好好『歡迎』他一下?」

  阿倫也加入談話:「聽說新來的老師是一個、呃,怪胎,辦公室那些老師說他的頭髮是亮橘色的!」

  「亮橘色有點酷,我以後也想把自己的頭髮染成這個色。」湯米說。

  「那你的頭就會成為球場上比足球還要搶眼的存在!」史提大笑,剛剛我們的爭吵隨著新老師的話題消失了。

  他們三個人笑成一團,我沒有跟著笑,我腦袋的思緒都被阿倫的話給佔據,亮橘色的頭髮……我活了這麼久只有見過一個人有著這樣的髮色……

  那個人是我一輩子最尊敬的導師,但他被我身旁正笑得開懷的少年給殺死了。

 

  「各位好,我是你們新任的歷史老師,你們可以叫我鬼不理先生。」台上那個高大的身影我閉著眼睛都能夠在腦中想像出他的模樣,他指著放在講台上的鐵籠說:「這是八夫人,你們不會想被牠咬到的。」

  八夫人在牠的籠子裡搖搖腳,班上其他同學紛紛懼怕地倒吸一口氣,只有我知道牠這個意思是對於簡短的介紹詞表達抗議。

  「牠真是一個大傢伙。」史提壓低音量對我說,我點點頭,排除一切複雜的因素,八夫人是真的很美麗。

  正是因為牠讓上輩子的我成為了鬼不理的助手,可以說如果我沒有被這隻蜘蛛吸引的話,之後一切的事情都不會發生,我能夠過著輕鬆的校園生活,但我也永遠沒有機會認識鬼不理和其他人們。

  我不知道是該感謝還是憎恨八夫人,只是這一次我不會再不擇手段想要得到牠。

  「你不是一向很喜歡這種毛絨絨的怪物?」史提低聲竊笑,「看來這個老師真的是個怪胎啊,居然敢把蜘蛛帶來學校上課。」

  我原本不打算理會他的,但沒有忍住,我凶狠地瞪了他一眼,「他不是!你不准這麼說他!」

  史提明顯被我的回應給嚇到,他的笑容停留在嘴角好幾秒鐘才慢慢隱下去,他有點疑惑地問我:「你和這個老師認識?」

  豈止是認識,鬼不理對我而言是亦師亦父的存在,關於吸血鬼的一切都是他教給我的,但這些我無法對史提說。

  面對史提的困惑,我只能說:「不關你的事。」

  接著我將注意力放回在台上講課的鬼不理身上,我已經好久沒有看見他了,當然,我沒有漏掉在我回應之後史提瞬間沉下去的表情,我知道風雨欲來。

  但我不打算理會史提,對現在的我來說這時期的他一點威脅性也沒有。

 

 

 

  「你是怎麼回事?」

  碰的一聲,一下課我就被史提重重地壓在整排置物鐵櫃前,他湊近我的臉惡狠狠質問著。

  湯米他們完全不敢靠近,只是在走廊一端遠遠觀望。

  我可不怕他這套,平靜回答:「我不懂你的意思。」

  「別給我裝傻!你到底是怎麼了?怎麼突然變成這副鬼樣子,還有你什麼時候認識那個什麼鬼不理?」史提和我靠得很近,近到我能夠看見他眼裡受傷的情緒以及毫無表情直視著他的我自己。

  他應該覺得很痛苦吧,曾經我們那麼要好,但突然一夕之間就改變了。

  我突然覺得他有點可憐,我試著輕輕笑了一下,想讓氣氛輕鬆一點,我說道:「你想太多了,這和老師又有什麼關係?」

  但顯然這招對史提無用,他瞇起眼,露出他平常在盤算壞點子時的表情,他說道:「你到這時候還在替他說話……我倒要看看這個老師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喂!你想幹嘛!」我伸手抓住他近在咫尺的手臂,他這句話完完全全踩到我最擔心的點上,我不知道這一世的鬼不理是不是吸血鬼,答案也不影響我對他的感受,但是對史提就不一樣了,我不想舊事再度重演。

 史提笑了,他帶著些微惡意的笑容在我面前放大,「你在擔心什麼?讓我去好好探探那個老師的秘密吧。」

  說完,他鬆開對我的壓制,轉身離去,留我一個人在原地。

 

  我在擔心什麼?

  我擔心你和我的人生又會再一次被命運攪亂。

 

 

  「你之前不是一秒鐘也不想待在我身邊嗎?」史提語帶嘲笑地說道,「不是很討厭我?」

  現在是下課換教室的時間,我走在他旁邊,深怕他一個轉彎就繞到了別的地方去堵鬼不理。

  「我恢復正常了可以吧。」對於他的嘲弄,我無奈地說:「怎麼會討厭你,我愛死你都來不及了。」

  「是嗎?」史提語氣明顯不相信,但他的心情似乎這幾天都很好,他順手搶了一個經過學生手上的午餐盒汽水,然後把易開罐拋給我。

  他換了個話題說:「等等我要去道敦先生的辦公室做那什麼升學諮詢,負責你的老師是誰?」

  我拉開易開罐的拉扣,喝了一大口,讓碳酸氣泡充滿我的食道,這才讓我能夠用正常的語氣對他說出那三個字:「鬼不理。」

  「喔,你的秘密友人啊。」史提瞇眼,語尾拖得長長的,「看來我真該找時間去會會他。」

  我聳聳肩,不打算回應他明顯的挑釁,他對鬼不理的興趣還沒有放下,在那之前我都要緊跟著他。

  「好吧,待會見。」史提揮揮手,臨走前拿走了我手中的汽水,直接就著我剛喝過的地方把飲料一仰而盡。

 

 

  我其實有點緊張,這是在發現自己重生之後第一次直接與鬼不理面對面,在這幾天觀察下來我已經發現這個鬼不理沒有和我相處的記憶,他不知道我是誰,這讓我有些難過,但更多的是慶幸他還好好活著,這樣就好了。

  不管他是不是吸血鬼,他都是鬼不理。

  「請坐吧,達倫同學。」鬼不理要我坐下,他自己也坐下,他今天要和我談的是學校對即將畢業的學生例行的生涯規劃諮詢。

  「所以,你覺得你以後會做些什麼?」他看著問題表單。

  當個吸血鬼和你闖蕩天涯之類的吧,「我不知道。」

  「你的興趣是?」

  「我不知道。」曾經是蜘蛛,但後來不再是了。

  鬼不理的眉頭蹙了起來,我知道我讓他感覺棘手,但他繼續問道:「你對未來有任何想法嗎達倫同學,什麼都可以,你總會有點想像吧?」

  我沉默,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這時候我才發現重新回到過去,但我對於未來的想像被吸血鬼與吸血魔充滿,當一個吸血鬼曾是我生命的意義與重心,消滅吸血魔王是我的義務,當這一切都不存在的時候,我不知道我能夠做什麼。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不做吸血鬼之後我的人生會是什麼樣子。

  我看著曾經我的人生導師,他現在也無法告訴我答案。

  鬼不理輕輕地嘆了口氣,他語氣柔和地說道:「你需要有一個目標,活著才有意義,不然你為什麼要活著?」

  是啊,為什麼我會重活這一趟,這也是我一直不斷在問的問題,但沒有任何一個人來告訴我為什麼。

  「仔細想想吧,答案只有你自己才清楚。」鬼不理蓋上那張完全空白的問題清單,他拍拍我的肩膀。

 

  我坐在椅子上思考了很久很久,直到鬼不理離開辦公室,然後史提闖了進來,打斷了我的思緒。

  「嘿!你未來想做什麼?道頓先生說我將來一定會做出轟轟烈烈的大事!」史提興高采烈地對我說。

  我抬起頭,緩緩看向他,這是我重生以來第一次這麼認真正視他的存在,之前我一直因為那些過去的他所做的事情而漠視他,但現在的史提只是一個學生,他的志願我一直知道,因為我是他最好的朋友。

  而我要做的事情就是阻止他將自己攪入命運的圈套之中,讓他順順利利完成自己的志願,過一個平凡的人生,他過得平靜,我才放心。

  「不錯啊。」我對他點頭,然後說:「我的未來應該會和你一起去幹那些轟轟烈烈的大事吧。」

  史提大笑,表示他一定不會拋下我這個夥伴。

  我跟著笑了。

  重新活一次但這兩輩子我和史提的關係似乎都沒有辦法分開,無論好與壞,這就是命中注定。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