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 莫紅
[劍三] 連載中
毛毛雨-精神失控
策藏
[名偵探柯南/DC] 緋色柯/ALL柯/ALL新
[不定期雜文小段子]

[COS] 不定期丟照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向達倫][DS] 時間之流Time River-王不見王(史向)



王不見王


 

  在遠離人煙的地方有一座吸血鬼山,吸血鬼們平時在世界各地生活,只有在重大日子聚集在此會面,今天的吸血鬼山南得相當熱鬧。

  幾乎所有還能行動的吸血鬼都趕來了,他們把王子廳塞得水洩不通,他們望著在平台上的吸血鬼王子們,彼此互相低聲討論這次會面的主題。

  向達倫坐在平台上,不安地扭動著身體,這是他成為吸血鬼王子以來第一次舉行吸血鬼山大型例會,旁邊的梵加˙馬奇哼了一聲,用相當不雅觀的姿勢蹲在王座上摳自己的腳趾甲。

  吸血鬼王子當中最嚴肅的米卡˙維利看了自己兩位夥伴一眼,接著將目光轉向台下吵雜的吸血鬼們,他清了清喉嚨,聲音不大但五感敏銳的吸血鬼們瞬間掌握到這是會議即將開始的訊息,偌大的大廳瞬間陷入一片安靜。

 

  「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為什麼今天會聚在這裡。」米卡˙維利銳利的雙眼掃過底下每一張面孔,他說道。

  「吸血魔王!」一個吸血鬼將軍大聲喊出來:「吸血魔王又一次對我們吸血鬼宣戰了,這是真的嗎?」

  「恐怕這個消息是真的。」米卡˙維利點點頭,確認了消息的真實性,「在這個時間點傳來真是不幸,長箭不在,而向達倫還沒有什麼經驗。」

  「我相信向達倫,雖然他沒什麼肌肉,但他有腦子。」梵加此時停止摳腳趾,他邊說話邊拍拍一旁向達倫的肩膀。

  最年輕的吸血鬼王子相當感謝同伴對自己的信任,但他忍不住拍開梵加那剛摳過腳趾的手,然後開口:「對於吸血魔王最近接二連三的挑釁,不知道各位有什麼看法?」

  一名吸血鬼舉起手,米卡示意他發言。

  「我來這裡的路上和吸血魔打了一場,好不容易擺脫他們,」說話的吸血鬼身上佈滿大大小小的傷口,一看就是剛經歷一場惡戰,他接著說:「但奇怪的是吸血魔他們並沒有追擊的打算,他們只是說『叫你們最年輕的吸血鬼王子出來單獨和吸血魔王見面。』」

  「什麼?他們指名向達倫?」米卡緊皺著眉頭,陷入沉思之中,「不行。」

  梵加在一旁大笑道:「有什麼不行的?吸血魔王和我們的達倫可是舊友啊,讓他們敘敘舊吧。」

  「我們不能冒這個險,還是你去吧梵加,我記得你在吸血魔那邊不是也有個舊識?」米卡冷冷地說。

  梵加的大笑聲軋然而止,笑聲突然中斷讓他一邊咳嗽一邊大喊:「等等我不想見我弟弟,不要派我去!」

  底下的吸血鬼們紛紛表達自己的意見,有主張決一死戰的,也有主張派王子出面維持和平的,現場亂哄哄的夾雜著梵加憤怒的抗議聲。

  向達倫坐在王座上無語看著這一幕,他想著身為吸血魔王的那個人到底想要搞什麼鬼,為什麼指名要見他?

  不過從以前開始他就從來沒有弄清楚過那個人的想法,就算如今成為了吸血鬼和吸血魔死對頭也不例外。

 

 

  「嗨,好久不見了達倫。」

  吸血魔王打了聲招呼,好像他們是在參加國中同學會一般輕鬆,完全無視雙方身後嚴陣以待的大軍。

  「史提,你還是沒變。」向達倫看著自己過去最好的朋友,他的笑容是如此熟悉,是以前他做了什麼大快人心的事情之後會出現的表情。

  「不,我們都變了很多啊,」史提誇張地搖了搖頭,說道:「你成了吸血鬼的王子,我怕你做的太高興忘記了我,所以找個吸血魔王來當當。」

  「你……還在記恨當年的事情嗎?」向達倫看著對方問道,當年他成為了鬼不理的助手,離開家鄉拋下一切,斬斷了和過去的所有聯繫。

  「恨?當然不恨了,比起吸血鬼,我當吸血魔過得多開心。」史提笑著說話,但眼睛沒有絲毫笑意,「只是我偶爾也想和我的老同學敘敘舊,看你是不是也過得開心。」

  史提往前走了幾步,這個舉動讓向達倫身後的梵加瞬間戒備,他大吼退後一邊丟出迴力鏢攻擊,但沒想到他的迴力鏢卻被史提那方竄出的黑影給攔截了下來。

  「卡南!輪不到你來阻止我!」來者是另一名吸血魔,梵加的弟弟卡南˙哈思特。

  梵加憤怒的叫喊沒有影響到他弟弟的行動,兩道身影快速扭打成一團,梵加毫無美感可言的攻擊和卡南優雅的防守形成了對比。

  向達倫沒有動,他知道史提如果要選擇攻擊不會是這樣的舉動和場合,他了解他。

 

  「達倫你知道嗎,我一直都期待著這麼一天。」史提輕聲說著:「只有你和我,其他人都無關緊要,我們早晚有一天要分出一個勝負。」

  「分出勝負很容易,現在就可以開始。」向達倫聳聳肩,史提人格扭曲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他早已習慣這個人的想法。

  「但我卻反悔了,我不想讓這一天這麼快到來。」史提繼續說道:「我要你記住你這輩子最大的敵人是我,總有一天,我會把血石和吸血鬼們全部摧毀殆盡。」

  「別太看得起自己,吸血鬼們可不是吃素的。」

  「沒錯,太快分出勝負就不好玩了。」

  史提的眼中閃過瘋狂,他哈哈大笑道:「你可別輕易死了,只有我能夠殺死你,你必須要死在我手裡。」

  「我不會死的,至少在你死去以前。」向達倫回應,接著他大喊一聲,聲音在整個空間迴盪,「||吸血鬼從不畏懼挑戰!」

  吸血鬼大軍在他身後發出響徹雲霄的吶喊。

  「那正好,吸血魔最喜歡作亂了。」史提笑著轉身,撤回了他的吸血魔軍隊。

  「所以那傢伙是來幹嘛的?」梵加坐在王座上抱怨,他身上被自家弟弟揍出來的傷到現在還沒好,這讓他心情很賭爛。

  「這個月又傳回五起吸血魔挑釁吸血鬼的案件,似乎都是吸血魔王授意之下進行的。」一旁吸血鬼將軍報告,「五個被攻擊的吸血鬼都表示對方要見我們的吸血鬼王子。」

  「那吸血魔王的腦子到底在想些什麼?」梵加看著自己夥伴,那個最年輕的吸血鬼王子從最初緊張不安到嚴肅到如今的一臉無奈,「他腦子沒壞吧?」

  「我想,應該是某種宣示主權的表現。」米卡˙維利冷靜地下了結論。

  向達倫不可思議地看著最嚴肅的吸血鬼王子,接著他轉頭望著王子廳的天花板不動聲色地翻了個白眼,連米卡都學會說冷笑話了,吸血鬼山應該也快要崩塌了吧,一旁梵加則很沒夥伴愛的爆出一陣笑聲。

  吸血鬼將軍一頭霧水地追問:「所以王子們的指令是?」

  「別理他。」向達倫果斷地說:「如果吸血魔們再持續採取行動,我們就開戰,讓他們知道吸血鬼也不是好惹的。」

  梵加在一旁加油添醋:「沒錯,下次再遇到的時候,就跟他們說我們的小吸血鬼王子他不想要見到吸血魔王,叫他們都吃屎去吧!」

  「……梵加你給我閉嘴!」

 

 

 

  吸血鬼和吸血魔是死對頭,在新任吸血鬼王子和吸血魔王的帶領下,他們之間的戰爭還會持續下去,永遠沒有停止的一天。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