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 莫紅
[劍三] 連載中
毛毛雨-精神失控
策藏
[名偵探柯南/DC] 緋色柯/ALL柯/ALL新
[不定期雜文小段子]

[COS] 不定期丟照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向達倫][DS] 時間之流Time River-Like father like son.(鬼不理




Like father like son.


 

  「這小子不錯,和你很像。」

  艾拉˙塞爾在談話的最後拋下這麼一句,接著頭也不回的走了。

 

  

  鬼不理拉登看著艾拉離去的背影,喃喃自語著:「那小子那麼蠢,和我哪裡像了……」

  「鬼不理你在說什麼?」向達倫興沖沖地跑了過來,他剛剛結束和柯達˙史摩特的對練,對方的稱讚讓他現在心情相當開心。

  「沒什麼。」低頭看著矮小少年,被自己轉變之後的他已經停止生長,身高永遠停留在這個高度不會改變。

  吸血鬼王子們問過,鬼不理也不只一次問自己,為什麼一開始要轉變他?

  但答案他自己也不知道。

  「柯達剛剛教了我一招,我學會之後馬上讓普蓋拿跌個大跟斗!」向達倫嚷嚷著自己剛剛的得意事蹟。

  一旁被點名的普蓋拿相當氣憤,說道:「你怎麼不提之後你被我摔了十五次?」

  「只要能讓你跌倒一次我就滿足了。」向達倫笑得很開心。

  那是在鬼不理心底被他暗自評斷為「傻瓜笑容」的笑臉,他的助手每次只要遇到一點讓他高興的事情就會露出這樣的笑容,讓鬼不理很不想承認這個有著愚蠢表情的半吸血鬼正是他的助手。

  但向達倫的確是由他親手轉變的半吸血鬼,也是他這麼多年以來唯一帶在身邊的人。※

 

  「艾拉說得很有道理啊,達倫和你蠻像的。」普蓋拿喝了一大口酒,聽著好友的抱怨,他笑瞇瞇地說:「不然你說,為什麼一開始要轉變他?」

  「我真的不知道。」鬼不理也端起酒杯,他灌了一整杯酒精下肚卻沒有任何醉的感覺,因為他是吸血鬼不可能喝醉,他聳聳肩說:「那時候也不知道哪裡不對,就想要找一個助手,他朋友的血液太邪惡,而他的血是我喝過最美味的。」

  「是嗎,聽你這麼說讓我也想品嘗看看。」普蓋拿摸摸下巴,大笑道:「說說而已,你那什麼表情,更何況達倫現在是半吸血鬼也不可能去吸他的血啦。」

  鬼不理冷哼一聲。

  片刻之後,他再度開口:「我不知道讓這小子成為吸血鬼到底對他是不是好事……」

  當時抱持著看好戲的心態等著偷蜘蛛的少年上門求助,接著鬼迷心竅他提出了要少年成為自己助手的要求,那是一時之間的衝動,但在將少年成功轉變之後,他開始逐漸認識向達倫這個人,這個明明很蠢但卻讓身旁每個人都不自主喜愛他的少年。

  這讓他開始懷疑自己當初的決定,或許保持人類的身分對於少年來說會是比較好的選擇也說不定。

  普蓋拿嘆了口氣,他還沒看過自己好友如此不自信的模樣,他說:「你與其在這邊喝悶酒煩惱不如直接去問他,這對他不公平,拉登,除了達倫自己之外沒有人能對這件事情下結論。」

  「我想你是對的,我會找時機去問問他。」鬼不理苦笑。

  普蓋拿說:「會有這樣的煩惱,這不像你。」

  鬼不理看著自己的手掌,十指指尖的小疤痕象徵不可逆的吸血鬼轉變過程,「我不知道,過去我是不在乎的,但和這孩子接觸越多,就越會覺得他是個很特別的孩子,你也有這種感覺吧?」

  普蓋拿點點頭。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孩子對我來說已經很重要了。」鬼不理說道。

  「我不希望他不快樂。」

  「我想他跟著你應該大部分的時候是開心的。」普蓋拿把另一瓶酒推到好友面前,「別煩惱這種問題了,雖然我們生命很長,但也不是讓你拿來這樣浪費。」

  鬼不理接過啤酒道謝。

  「不謝,但我還是想問,所以你在轉變他的當下想法是什麼?」普蓋拿眼裡透出純粹的好奇,「在明知道給未成年的孩子換血是違反規定的狀況下。」

  「……我需要一個助手,需要另一個人。」鬼不理緩緩回答,「在大高那裡我能夠和一群人生活,但這不是長久之計,我需要有一個人能夠和我一起走遍所有地方。」

  「看到達倫的時候,我就決定那就是他了,也沒有想太多,或許是在艾拉離開之後,太寂寞了吧。」

  「吸血鬼注定是孤獨的,拉登,你很幸運遇到達倫。」普蓋拿感嘆。

  「我也這麼認為。」鬼不理輕輕笑了,想到他助手的種種表現讓他表情變得相當柔軟,「那小子很蠢,但不可否認他讓生活有趣許多。」

  「一千萬個贊同。」普蓋拿舉杯向他致意,「祝你有個愉快的夜晚。」

 

 

  鬼不理和普蓋拿分別之後,回到他的暫時居所。

  「鬼不理?你回來了……」向達倫遲遲沒有等到他回來,忍不住趴在桌上睡著了,看到來人驚醒了一下,眼睛一閉繼續睡卻因為睡姿不佳直接掉到地上。

  看著那掉到地上還能夠繼續睡的半吸血鬼,鬼不理忍不住笑出聲來,他對熟睡的少年喃喃問道:「到底我們哪一點像了?」

  睡著的人沒有回答,鬼不理把自己身上的紅色斗篷解下,為縮在地板上的少年披上。

  「謝謝你了,小子。」鬼不理低聲說道。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