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莫紅
[柯南] 緋色柯/ALL柯/ALL新
[我英]轟出/勝出/轟出勝/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學園奶爸] 麻煩(狼谷x鹿島)


麻煩


今天的育兒部依然和樂融融,就像往常每日一樣。
只是以往都會來幫忙的半個社員缺席了。
「沒辦法,狼谷最近要練習比賽嘛。」鹿島摸摸消沉的男孩的頭。
「嗚……哥哥……」小鷹已經很久沒有在育兒部看到哥哥了,他很寂寞,但倔強的他不肯說出口,小腦袋想了想,想到了個絕佳的方法。
「我要企打棒球!」
哥哥打棒球,小鷹也打棒球,小鷹跟哥哥一起打棒球!
完美!
但是被保姆一口氣回絕了:「不行打棒球,那個對你們來說太有殺傷力了,要是被打到會受傷的。」
「棒球!我要棒球!打棒球!嗚哇哇嗚哇啊!」小鷹才不管,馬上倒地大哭。
「拓馬也想打棒球!」雙胞胎之一馬上響應,另一個則猶豫地看著自己兄弟。
小女孩蹦跳著說:「奇凜也想打棒球的說!很酷喔!」
「唔……」最後的大殺器來自虎太郎的凝視。
鹿島完敗,看著躺在那邊看好戲的男子,求救道:「兔田先生,怎麼辦啊?」
「打棒球也不是不行~」兔田照常懶洋洋地說。
「會受傷啊!球那麼硬!」鹿島氣急敗壞地反駁。
「所以~打軟的球就好啦。」
兔田掏出一套幼兒棒球用具,整間育兒室響起一片歡呼。
「走嚕!棒球!打球球!」
育兒部出發!目標棒球場!

棒球場上,年輕的高中生揮灑著汗水。
「哥哥!」
看到熟悉的人影,小鷹激動大喊。
「暫停一下。」跟隊友示意之後,狼谷隼走近這群小不點,一步一步,鹿島感覺到濃濃的殺氣,狼谷抓起自家弟弟,問道:「你們來幹嘛?」
「我們要打棒球!」
「唔!」
狼谷眼神看向他認為唯一的常識人,兔田不算,冷靜地說:「鹿島,解釋。」
「是這樣的,小鷹看你打棒球,自己也想要打,兔田先生說有軟的用具,不會受傷的,我們就在旁邊玩就好,不會干擾你們練習!」
「……不行,回去。」狼谷聽完斷然拒絕。
「為什麼!哥哥大壞蛋!我要打棒球啦!」小鷹大哭。
這時候其他隊友也圍了上來,對著可愛的孩子,所有人沒辦法狠下心來,紛紛勸狼谷,說把一小塊場地分給他們使用。
「……你們……」狼谷十分想要揍人,但看著鹿島帶著拜託的笑容,還有孩子閃閃發亮的眼神,只好嘆口氣,繼續走回去練習。
「太好了!來玩吧!」拓馬大喊:「我要拿棒子!」
「等等!棒子該我拿!你們去拿球!」小鷹大叫。
「奇凜也素!也要拿棒子!」
「……只能有一個打擊手,大家排隊輪流好不好?」鹿島無奈地幫孩子們分順序。
軟式棒球不需要投手,軟球放在桿子上,讓人揮棒擊出即可。
「我們要一起努力把球攔下來喔!大家知道嗎?」鹿島帶領著守備小隊,為他們加油打氣。
小孩們身穿全副武裝,嚴肅地點頭。
「第一棒!小鷹!」
小鷹開心地拿著棒子,閉眼大力一揮,揮棒落空。
又揮,落空,再揮,還是沒打到。
「小鷹同學三振,該下來換人囉。」兔田裁判懶洋洋地說著。
不肯下場的小鷹大哭。

「狼谷,你是不是很擔心那邊,要不要過去?」隊友看著分神的狼谷,說道:「一次沒有練習也沒關係的。」
「不,繼續吧,別管他們。」狼谷帶好帽子,告訴自己要專心守備。
但他的心神忍不住一直飄向那個充滿哭聲和笑聲的角落。
專心!
就在他分神的時候,打擊手擊出了一支高飛球,飛越他的頭頂。
……那個方向是!
「白癡,你怎麼往那個方向打!」隊友焦急地喊著:「那邊都是小孩啊!」
「……我能打到球就不錯了……」打者自己也很沮喪。
狼谷回過神來,死命奔跑,卻趕不上球的速度。
而育兒部這邊,渾然不覺有危險正極速靠近。
「喂!你們小心!」狼谷大喊。
鹿島回頭,看見飛奔過來的狼谷,但更快速的是那在空中的飛球,落下的位置眼看就要砸到在旁邊看著笑呵呵的美鳥。
……美鳥會受傷的!
鹿島本能反應撲了過去,把美鳥緊緊抱在懷裡,球落下了,用力地砸在他的頭上。
眼前一黑,鹿島什麼都不知道了。
迷糊中似乎有人大喊他的名字……

「鹿島!」
看著倒下的少年,狼谷慌了。
被棒球砸到頭部是可能會死人的……鹿島完全沒有防備……果然一開始就不應該心軟答應他們……
「冷靜點狼谷,你嚇到孩子們了。」是難得嚴肅的兔田。「你帶他去保健室,這邊交給我。」
狼谷看著嚇哭的孩子們和昏迷不醒的人,重重地點頭。
「麻煩你了。」
他動作輕柔地抱起那人,邁步遠去。
「葛格……!」虎太郎看著最愛的哥哥受傷又被帶走,大受打擊。
兔田抱住他,溫柔地說:「別擔心,隼君他是在幫助你哥哥,他啊,跟你一樣喜歡龍一君呢。」

鹿島在一陣疼痛中醒來,感受到自己身下柔軟的床鋪,看來自己被帶到了保健室。
他想坐起來,卻忍不住呻吟出聲,頭痛欲裂。
「醒了?」一旁的人察覺到他的動作,阻止了他。
動作輕柔卻堅定。
「狼谷?」鹿島看著坐在床邊的人,「是你帶我來的吧?真是謝謝了,孩子們有怎麼樣嗎?」
「你這傢伙……」狼谷壓抑著情緒說:「你差一點就擊中要害了知道嗎?明明沒有任何防護就這樣上前去擋!」
「狼谷……對不起……」鹿島有點被嚇到,但隨即明白過來,笑著說:「抱歉讓你擔心了。」
「你啊……能不能多擔心自己一點?」狼谷重重地探了一口氣。
這個總是答應幫忙別人的爛好人,麻煩死了。

麻煩。

本來應該是這種感覺才對的。
但他卻一刻也無法讓自己不關注對方。
看著他照顧孩子,狼谷破天荒把事情分擔了,明明自己最怕麻煩。
但看到對方臉上的笑容,又覺得這些事情都不算什麼。

狼谷覺得自己怪怪的,但這種感覺很好,討厭麻煩的他決定順應本心。
想做就去做,是他的個性。

於是他做了,俯身向前,輕輕在那人被球擊中的前額落下一個吻。
「……狼谷?」鹿島一頭霧水,摸著自己的腦袋。
「治癒的魔法。」狼谷一本正經。
鹿島忍不住笑了,「哈哈,我不是小孩子啊。」
「趕快好起來,大家都需要你。」狼谷看他這樣虛弱的樣子不順眼,說道。

「嗯,給你添麻煩了。」
「你不是麻煩,永遠不是。」

狼谷隼這輩子第一次明白,有些人就是放在心裡的。
看著他就覺得開心,想幫他完成各種事情,哪怕再瑣碎的事,只要和他一起,就一點也不覺得麻煩。


-完-
學園奶爸真的好好看,世界治癒
大家都應該看一下(哭)

评论(15)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