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莫紅
[柯南] 緋色柯/ALL柯/ALL新
[我英]轟出/勝出/轟出勝/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劍三][策藏] 雞犬不寧13-15

寫在前面:

>BL清水向、架空、配對天策X藏劍

>哨兵嚮導設定有(為了萌萌的精神體!)

>不喜請自行左轉


-雞犬不寧-


13


  從房間內出來探查情勢的人不只有他們,其餘住客也紛紛下樓詢問事情狀況。


  茶館燈火通明,人們在一樓聽著小二敘述,神色凝重。


  
  「城、城內出現了一個見人就砍的瘋子……!」方才在外頭打水的小二想起那畫面仍心有餘悸,邊說邊發抖。


  「好端端的怎麼會沒事砍人呢?」「這天下沒王法了啊!」「城內護衛也不是吃素的,讓他好看!」「聽說護衛也被打倒了!」眾人七嘴八舌地討論著。


  但是李小將軍知道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他看向站在他身側的黃衣青年,對方也回望著他,兩人點點頭,在眾人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悄悄地走出茶館。


  「大城市裡砍人、毫無理智可言、連護衛都擋不過……你和我想得一樣?」葉二少爺拔出腰間輕劍,用手拂過劍身,劍氣繚繞之下他看起來整個人都在發光。


  「只有一種可能。」李小將軍甩出長槍,在空中畫出一個漂亮的圓弧。


  兩人緊緊盯著路的另一頭,漆黑之中有人正緩緩接近。


  從黑暗中現身的男人身上染滿鮮血,他拎著一個酒葫蘆,上半身幾乎赤裸,染血的褲管在地上拖出長長的血痕。


  「看看我們發現了什麼?一對哨兵嚮導……」男人瘋瘋癲癲地笑著,他似乎在自言自語,但仔細一看他肩膀上蹲著一隻老鷹,他伸手摸了摸老鷹的羽毛繼續與老鷹對話:「天策府和藏劍山莊的小夥子?不錯不錯,我第一討厭綁定黏在一起的弱者們,第二討厭名門!」


  揚起手中的酒葫蘆,他一飲而盡隨後把葫蘆扔個老遠,眼中紅光暴漲:「來吧,誰要先來?」


  「瘋魔了,小心點。」提醒了一聲,李小將軍長槍一甩打了個雷,瞬間加速到對方面前,硬生生扛下了全部的攻擊。


  「喂,別把自己當肉身擋箭牌使啊!」在劍氣盈滿的狀況下,葉二少爺抽出背後的重劍,高速揮舞著龐大的劍,讓瘋魔者不得不注意他的存在。


  「區區一個嚮導也敢擋在我眼前?」瘋魔者發出一陣大笑,手上的攻勢不減卻轉了方向,改朝向正在以重劍攻擊自己的青年。


  「呃!」一套無間斷的掌法結實地落在葉二少爺身上,失去重劍揮舞形成的保護圈的同時,他被推個老遠,最後撞上一旁建物的牆。


  「……你的對手是我。」就在瘋魔者打算繼續追擊時,一柄長槍的槍尖伸了過來,距離他臉部近在咫尺,他只能收回攻勢。


  「這麼想要保護你的小嚮導?」出乎意料,瘋魔者停下了一切動作,只是站在原地,失控地大聲喊著:「告訴你嚮導是這江湖上最軟弱的生物,只需要輕輕一捏就死了!嚮導就是這麼脆弱!根本撐不到被哨兵拯救的時候!」


  「就只是一分鐘的事,但他就這樣死了!」瘋魔者大喊著,赤紅的雙眼流下淚水,在他肩膀上的蒼鷹同時發出淒厲的哀鳴。


  對方已經徹底失去戰意,李小將軍收回長槍,轉身將倚在牆邊的人扶起。


  葉二少爺擦掉唇邊的血跡,緩緩走向瘋魔者,他閉上眼,試圖讓自己的意念進入對方腦海之中,但卻只看見一片虛無。

 


  「……請節哀。」睜開眼,他輕聲說。


  這是個內心靈魂死去一半的哨兵,除了他的嚮導,任誰也無法給予幫助。

 



14 



  瘋魔了的男子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直到遠處傳來吵嚷的人聲,他這才緩緩地抬起頭,看著眼前的兩個年輕人,他彷彿看見了初入江湖的自己,以及那個一直待在自己身邊的人。


  可惜,那人不會再回來了,既然如此,這個他不在的江湖又有何意義?


  「好好活著。」他對他們說,眼中的血色褪去之後,葉二少爺才發現這個男人原本有著一雙深邃的黑眸。


  他說完後便被後方追趕而來的眾多揚州城守衛層層包圍,男人發出一聲長嘯,他肩膀上的鷹振翅飛起,接著從高空墜落,同時男人也在眾人的驚呼聲中倒在地上再也沒有動靜。


  葉二少爺示意守衛們不用再上前盤查了,「自絕經脈。」


  或許對於瘋魔的哨兵而言,這是最好的結果了吧。

 

 

15  


  回到茶館的房間後,經過這番波折,兩人都沒有了睡意。


  李小將軍回想那位瘋魔者最後說的話語,他能夠理解他的意思,從前沒有和嚮導接觸過因此不會曉得,活著的意義只是為了戰意與榮譽,嚮導像是替生活賦予了另一層面的意義,能夠使他卸下一切防備,曾經滄海難為水,沒有任何人想要回去過從前的生活。


  「到頭來,還是因為他的嚮導太弱了嗎?」將臉整個埋進大狼犬柔軟的毛中,葉二少爺悶聲問道。


  「戰場上的結果沒有人可以預料。」李小將軍看了自己的精神體一眼,後者對於搶了主人安慰工作表現得相當心安理得。


  「嚮導依附在哨兵之下,為了哨兵而生。」李小將軍默默唸著,這句話是所有嚮導自覺醒以來便被一再告誡的信條,葉二少爺自然也是背得滾瓜爛熟,正想要反駁時,他繼續說了下去。「但事實上,是哨兵沒有辦法離開嚮導。」


  語畢一片無聲,許久之後李小將軍聽到一句細不可聞的回應。


  「……謝謝。」












-TBC-

可憐的丐哥哥QAQ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