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 莫紅
[劍三] 連載中
毛毛雨-精神失控
策藏
[名偵探柯南/DC] 緋色柯/ALL柯/ALL新
[不定期雜文小段子]

[COS] 不定期丟照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劍三][唐毒唐] 暗藏殺機(短篇完)

讀前須知:

>突然冒出的短篇

>雙方強強、誘受有

>很短,沒有後續!沒有肉!我不聽!(摀耳大叫)



暗藏殺機

 

  「目標死亡,已解決。」


  身穿藏青色連身夜行衣的男子從容地走出豪華的房間,半掩的房門後隱約可見一個肥胖身形的人影趴臥在床頭,沒有動靜。


  男子低語,蹲下身來釋放出負責聯絡組織的信物,靈活的機關小豬聽到關鍵字快速地旋轉起來,緊接著一溜煙鑽進牆角消失蹤影。


  拍了拍身上若有似無的灰塵,男子享受那殺人於無形的片刻,奪人性命只需一瞬的快感令他沉迷,但血的味道以及死人的那股臭味讓他無法忍受,總覺得自己手腳再快仍沾染在身上。


  「這位俠士您身手真俊。」就在男子盤算著回到組織趕緊換掉身上的衣裳時,一道語帶笑意的聲音傳來,他猛然驚覺回頭。


  走廊的另一端有人正緩緩向他靠近,男子抓緊手中的箭弩,蓄勢待發,就等著對方接近的那一剎那。


  咻!


  弩箭朝向目標快速連發,然而對方腳趾尖輕點,在走廊上狀似飄忽地閃過了凌厲的攻勢。


  「你是誰……!」在這江湖上能夠躲過百步穿楊的他的人不出五個,男子厲聲問道,是那幾大家族來找他麻煩了嗎?


  「別緊張,我既不是葉家也不是李家,跟他們一點兒關係也沒有。」對方終於完整露出身影,一身純白色的輕透薄紗狀衣物鬆垮垮地披在身上,好似下一秒就會隨著移動的步伐掉落,長長的黑髮垂至衣衫大敞的胸口,只聽見那人隨意地說道:「我只不過是路過看到一齣好戲的異鄉人罷了。」


  「異鄉人……」青衣男子緊盯著對方的臉龐,意外發現他的長相可以用妖冶來形容,明明是個男人卻有著女性般的艷麗而不失英氣,更重要的是他的雙眼,男子咬牙道:「異鄉人又是紫眸……你可是苗疆五仙教之人?」


  「哎呀,這麼快就被你給識破了,真無趣。」妖異的男人聳聳肩,一臉遺憾,說:「可惜我臨時起意出門,忘了易容。」


  接著,薄唇勾起一抹壞笑,「……我的真面目都被你看去了,俠士可要對我負責?」


  「恕我拒絕,既然非我仇家只要你當這事沒發生過,那便放你一條生路。」青衣男子深知苗疆人的詭譎個性與不按牌理出牌的作風,只想速速離去為上策,「公子後會無期。」


  「等等,我說這可不太公平吧?」白衣男子笑著回答:「我可是光明正大地現身,像小哥你這樣還戴個面具遮遮掩掩,可說不過去,好歹也讓我看看你的臉才放你走。」


  說完,不等對方反應,他掏出笛子吹響笛音,一縷蛛絲憑空向青衣男子的面部射去,男子偏頭閃過,但臉上的面具被擊落,掉在地上應聲碎裂成無數片。


  「你……!」青衣男子這下怒了,原先不想惹事的心態消失殆盡,他認真了起來,被敵人看扁了還這樣戲弄,簡直有辱唐家堡的臉面。


  誰知道他這頭還在兀自生氣,另一人倒是很歡騰,拍手笑道:「原本只是想瞧瞧你的尊容,沒想到俠士你長得可真俊,和你的身手一樣,都好看。」


  「這下……可不想輕易放你走了呢。」露出詭譎的笑容,白衣男子將笛子湊至唇邊,吹奏。


  「哼,勝負是我說了算。」舉起手中的箭弩,手中撒出幾枚暗器,藏青色身影率先發動攻勢,隱沒至黑暗之中。


  「沒有用的喔,這個空間已經被我布下天羅地網了。」絲毫不畏懼,苗疆男子再度吹出幾個單音,身邊憑空出現了一對交纏的巨蛇。


  「雕蟲小技。」在黑暗裡,他反諷道:「只會招招蟲子放放網子,我唐家堡的機關還看不上這樣的伎倆呢。」


  說完,在暗處他悄悄在地上裝設裝置,機關兀自啟動變形,自遠處對著顯眼的白衣男子發動攻擊。


  「嘖嘖,真是好身手。」一個瞬影,白衣男子隨著話語消失了。


  人到哪裡去了!?


  機關找不到攻擊的目標,也停頓了下來,就在這一秒,青衣男子感覺到耳後傳來若有似無的吐息,有人在他身後!


  「可惜,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你身在何方。」那人輕聲說道:「唐家人身處中原是否太過自滿,忘記偏遠的苗疆另外最擅長的是什麼了?」


  「蠱……你給我下蠱!」青衣男子咬牙切齒道,然而他渾身早已不能隨心所欲地移動。


  「沒錯,打從一開始,我就看上你了。」白衣男子在他身後笑的妖冶,可惜對方不能移動無法看見,「那殺人俐落的身手可真好看,我就想,這人我要了。」


  「這可不是你說了算!」手奮力握緊掌心中的鐵蒺藜,利用疼痛喚回部分身體的知覺,青衣男子一個猛然轉身,試圖反擊。


  但他的動作卻早已被對方預料,順著招式,對方將他拉到自己身旁,隨著用力過猛兩人雙雙倒下,白衣男子被壓倒躺臥在下方,身上的薄紗布料因為動作過大而散亂開來,露出了未著片縷的身子,但他一點也不在意,笑嘻嘻地說道:「哎呀,別這麼著急,我話還沒說完呢。」


  「你可知道,我下的是何種蠱?」雙手如水蛇一般緩緩纏繞到壓在上方之人的脖頸,他吐出長長的一口氣,一字一句輕聲說道:「是,迷情蠱。」


  青衣男子剛剛的反擊帶走了他所有的力量,取而代之的是體內越燃越烈的熱度,他無法動彈,只能狠狠地用眼神望著在自己下方的人,對方卻主動湊上自己的唇。


  「被我們五仙教看上,可是榮幸呢。」


  男子不甘心地喘息,卻仍只能被動地接受這個吻,體內的烈火在燃燒,但憤怒的火焰也在他的眸中閃耀著,他氣息不穩地說道:「等著,下次我會殺了你。」


  「我很期待,我們的下一次會面,但這次可要先好好享受。」白衣男子回給他美麗而危險的笑容。



  「唐家公子,讓我成為你的人吧。」

 










全文完

期末壓力大+女人病的產物

寫完渾身軟爛,唐毒滾床,我也要去滾床了嗚嗚嗚(爬走)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