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莫紅
[柯南] 緋色柯/ALL柯/ALL新
[我英]轟出/勝出/轟出勝/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劍三][毛毛雨][毛莫] 精神失控10

寫在前頭

>目前正在寫的文章,有多少更多少

>架空設定、ABO設定有、重生有、自我流解釋

>未來向星際軍文

>不能接受者請左轉,謝謝


精神失控10



  「你看到了什麼?」開門見山地問道,莫雨不打算讓對方有打糊塗仗的機會。


  因為兩人精神百分之百契合,在某些時間點會產生共感,能夠得知對方的想法或是一些零星的記憶,特別是有身體接觸的時候,想到那時和可人互相握手,莫雨眉頭緊皺。


  「不算多,但我知道你的身體的限制。」可人誠實地回答:「還有你前一次最後……的下場,我從記憶中看見我和穆同學以後會是很好的夥伴,但我沒有看到在那場最後戰役之中我自己的位置,所以很遺憾,我只知道這麼多,並且我會想辦法幫助你。」


  「幫助我?」莫雨挑眉,前一世身為謝淵身邊得力左右手的英雌可人居然主動提起這樣的話題,讓他感到有些驚訝,不過他們的契合度之高,讓他了解對方的誠懇以及沒有說謊。


  「是的,幫助你。」可人淡淡地笑了,緩和了兩人之間緊張的氣氛,有些俏皮地回答道:「現在的我只是個軍校生,但以後可就不只了,我會站在你和毛毛這邊的,相信我,這一次結果會不一樣。」


  會不一樣……嗎?


  莫雨沉默了半晌,緩緩而鄭重地說道:「那就多謝你了。」


  「別客氣別客氣,也是為了毛毛那小夥子啊,啊,總覺得我看到了很多不得了的東西,需要消化一下。」可人伸了個懶腰說道。


  「等等……你看到了什麼?」莫雨追問。


  「沒什麼,請當作是我的過度解讀,呵呵毛毛那傢伙真可愛。」

  


  就在可人被莫雨帶開到角落確認的同時,另外兩個人也沒有閒著。


  「我說毛毛……我們為什麼要躲在盆栽後面?」陳月有些無奈地問道,他們正躲在食堂的大盆栽後看著說話的兩人,但這距離什麼也聽不見。


  「噓!不要被雨哥發現了!」穆玄英正色道,努力豎起耳朵想聽見兩人談話內容。


  「奇怪,莫雨哥哥什麼時候和可人感情這麼好了?」陳月懷疑地問道,自小莫雨就是個沉著的小大人,並且有些排拒其他人的接近,除了一直黏著他的毛毛和陳月兩人之外,基本上沒有其他的朋友,這點和個性開朗喜歡到處結交朋友的毛毛完全不同。


  「我也搞不懂啊……明明我們見面次數是一樣的……」穆玄英抓抓頭腦,苦思後說道:「難道這就是A類型和O類型天生的吸引力?」


  「應該不至於吧,毛毛你別忘了我們現在配戴的學院手環是有抑制信息素的功能的。」陳月一語道破,為了防止校內因類型不同而引發危機,所有學生配戴的手環都有抑制的作用,A與O類型不會在配戴期間發情,同時三種類型的信息素也被抑制到很淡的程度。


  「那是為什麼啊……」穆玄英二丈金剛摸不著頭腦,完全不解眼前兩人怎麼突然就變得這麼要好,其中還有一個是他從小一直纏著才好不容易承認他是弟弟的雨哥!


  在心中暗自下了個決定,穆玄英有話就說的個性讓他下一秒轉頭看向陳月,說:「小月,做我的舞伴吧,我要去調查調查可人同學究竟是何方神聖!」


  「……」陳月在人生中第一千次後悔與穆玄英結交為好友,但她也不否認自己有著同樣的好奇心,只是,被當成備胎的感覺真是略不舒爽啊。


  於是陳月拿起自己治療班剛發下來的銀針,在毛毛的穴道上快速戳了幾下,接著優雅地起身說道:「我答應你,不過你現在就乖乖在這邊蹲著吧。」


  說完施施然地走了,穆玄英先是開心,過後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渾身不能動彈,剛剛塵月戳了他周身的穴道將他暫時定身在原地。


  「……毛毛?你蹲在這裡做什麼?」莫雨和可人談完話走了回來,看見行蹤詭異的穆玄英,忍不住發問。


  「沒事、沒事兒!就是欣賞這個盆栽!」好不容易感覺雙腿恢復了知覺,被莫雨撞見糗態得穆玄英笑得尷尬,說道:「雨哥……拉我一把我起不來了。」


  莫雨猶豫了片刻,身旁可人給了他一個鼓勵的眼神,想起剛剛她對他作出的承諾,他緩緩伸出手,握住穆玄英的手,拉他起身。


  這一世,會不一樣的。










-TBC-

小月:每次都當備胎的痛苦有誰知?

可人:略懂略懂(握手


评论(1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