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莫紅
[柯南] 緋色柯/ALL柯/ALL新
[我英]轟出/勝出/轟出勝/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劍三][毛毛雨][毛莫][謝王] 精神失控番外-昔日


精神失控番外-昔日

 


  那是謝淵第一次見到王遺風的日子。


  正確來說,他應該是先聽見了王遺風的笛聲,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他去找尋聲音的源頭,然後看見了那名少年。


  少年坐在樹下吹著笛子,謝淵開口對他說,喂,你知不知道你的笛音很不入耳?


  停下了吹笛的動作,少年緩緩開口,那你知不知道你很沒有禮貌?


  這是他們第一次相遇,不怎麼友好的開始。

 


  但從那天開始,謝淵就不自主地會去尋找王遺風的身影,這才發現他們同樣都是指揮班級,發現他上課時看似很認真,但其實偷偷在講義上寫曲譜,下課之後王遺風總是會到那僻靜的學院樹林處吹笛,謝淵會準時出現在他旁邊,看書聊天自說自話,每次都會調侃他的笛音不堪入耳,但卻從來沒有離開過。

 

  在那個年代還沒有手環型的抑制器,人們靠著藥物撐過發情期,春天的到來增加了一些意外事件,有些人順勢就在一起了,而身為A類型的謝淵在吃著抑制劑時,不期然發現王遺風也在服藥,但他們的藥品類型並不相同。

 

  原來他們不是同一類型的人啊,謝淵有種淡淡惋惜的感覺,大概是好不容易遇到夥伴卻發現不是最相似的惋惜感,但這感覺很快就被他拋在日常生活之後。

 

  軍校生活規律而無趣,謝淵總是不出眾人所料是名列前茅的指揮新星,而第二名是王遺風,但謝淵懷疑對方是不是因為每次考試時都打瞌睡,睡醒才開始寫作答,所以才只名列第二。

 

  在他們即將畢業的前一年,學校給他們安排了震撼教育,一場實際的野外星際求生探險,沒有老師沒有補給,他們必須在時限之內存活,並且撐到救援來臨。

 

  頭幾天都相當順利,直到某日,謝淵率領的部隊遇到了星際沙暴的襲擊,隊伍中有人身受重傷,但他們正處於星球沙漠的正中央,若為了救援隊友可能會導致整個小隊的覆沒,謝淵第一次體會到戰場的殘酷,他下令,所有人放棄那名隊員,移動到可以休息的地點。

 

  夜晚,他清點人數,發現除了那名隊員之外,怎麼樣都還少一人,他驀然想起了在自己下達命令時,王遺風的眼神,果然,那個消失的成員就是王遺風。

 

  他不可能拋下隊友去尋找單獨一個人,第一次他在野外如此煎熬,反覆難以入睡,直至天明,他看見一個人影,背上扛著另一個人,在沙漠中隅隅獨步走向他們。

 

  謝淵第一次誠心誠意感謝上天,讓那名少年平安回來。

 

  他又擔心又開心,責罵了王遺風的莽撞,少年用深邃的眼神注視著他良久,搖搖頭說道,你不會瞭解的,之後便不再多言。

 

  謝淵隱約感覺到,他們之間有了隔閡,但他沒有辦法突破那層隱形的壁壘。

 

  又是一個夜晚,再撐過這個晚上他們就能夠平安獲得救援,但此時角落傳來隱忍的呻吟聲,隊友們大驚失色,彼此大叫著並且取出自己行囊內的藥物開始吞服,謝淵推開眾人,看見那喘息聲的源頭,王遺風正縮在角落,面色潮紅,他發情了。

 

  原來,他們是那麼的不一樣,謝淵是A類型,王遺風卻是O類型,但又這麼地相像。

 

  王遺風的藥物在救援隊友時連同行囊一起遺落,現在補救也來不及了,於是那一晚,謝淵趕走了其他所有隊友,他們做了。

 

  謝淵在他耳邊喃喃說著對不起,一邊標記了王遺風。

 

  他太想要這個人,以至於趁著他無力反抗時做出這樣的舉動。

 

  王遺風第二天恢復了正常,他沒有說任何話,大家也不敢靠近他,謝淵上前想要搭話,但被冷冷地拒絕了。

 

  學院的軍艦派人來接他們凱旋回歸,他們是成績最好的一組,無人傷亡,畢業的前途相當亮眼,個個都會是軍界新星,尤其是率領整隊的謝淵,是指揮的第一把交椅。

 

  謝淵想要推辭,但當他回頭想找尋那總是排名在他之後的人時,他發現他找不著了。

 

  王遺風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

 

  從那天開始,謝淵成為了浩氣聯盟的指揮,輔佐大唐帝國,他守護著帝國的治安,並且有著不被信息素影響的神話,成為百姓的憧憬。

 

  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因為他的標記已經給了某人,他的心也同時給了出去,所以才對其他一切無動於衷。




  帝國相安無事好多年,突然,有一股新的勢力崛起,來自星際邊界,自稱惡人。

 

  有趣的自稱,謝淵心想,怎麼會有人認為自己是惡勢力呢?

 

  但當他第一次對上惡人指揮時,他聽到那熟悉的笛聲,他的心神彷彿受到重擊。

 

  是他,是王遺風。

 

  然而,王遺風成立了惡人勢力,與他率領的浩氣聯盟呈現對抗狀態,並且開始在各地作亂,謝淵嘗試想要與那人溝通,為了大義與和平他希望平息戰爭。

 

  王遺風看著他,依舊是那句老話,你不會瞭解的。

 

  謝淵不知道自己不明白什麼,但他打從心底不願意與王遺風為敵,卻沒有辦法,他的呼聲越來越高,成為了帝國的希望,浩氣聯盟的總指揮,打擊邪惡惡人的首領。

 

  王遺風在戰場的另一端,悠閒地吹著笛子,身旁是廝殺的吶喊聲,這畫面顯得突兀卻又寧靜。

 

  謝淵忍不住分神注視著這個畫面,良久,他回想起他們的初次相遇,暗自笑了,王遺風這幾年來笛聲仍然沒有長足的進步啊。

 

  既然發動戰爭可以讓他看見那個人,那就多來點動亂也無不可,只要百姓和士兵都在承受範圍內的話。

 

  謝淵突然有點明白王遺風的想法了,那種不為蒼生,只為一人的想法。

 

  但就像王遺風所說的,他不瞭解這種意涵,他們兩個並不相同,理念不同的兩個人要怎麼相愛。

 

  謝淵一次一次發動攻擊,王遺風也不甘示弱地回擊。

 

  ──既然不能相愛,那便相弒吧。

 

 

 

 

  昔日的兩個少年在樹下靜靜地吹笛翻書,今日兵戎相向,誰也不曾料到這種局面。


  他們互相擁有對方的標記,他們是關係最靠近的,一輩子的敵人。

 










-昔日 番外 完-

不能相愛就相殺吧謝王!

還有一篇R18AO毛莫番外是劉給買書的小夥伴的福利XD

不知道有沒有人想要收書 想去找找代理社團QWQ

之後會在微博上開連載 再去問問

謝謝大家一路看到這兒(鞠躬)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