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 莫紅
[劍三] 連載中
毛毛雨-精神失控
策藏
[名偵探柯南/DC] 緋色柯/ALL柯/ALL新
[不定期雜文小段子]

[COS] 不定期丟照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2/22貓貓日][隨筆] 貓貓點文!(家長組 Gramander 平新 赤柯 向達倫 因與聿)

>最近更新的文章都會被屏蔽....不能發LOF啊,終於有一篇可以發了

>貓貓日快樂!

>配對:家長組、平新、赤柯、室友組(因與聿)、史向(向達倫)



只能使用喵語(家長組)


葛雷夫中了惡咒,非常歹毒的那種。


他想呼喚戀人給他一個愛的擁抱,但開口永遠只是軟綿綿的:「喵。」


葛雷夫的濃眉緊蹙,他非常沮喪,這樣親愛的怎麼能聽懂他說的話呢?


「你想要我抱你嗎?」紐特在一旁探頭問道,一把抱住剛進門的部長大人。


「喵喵!」你怎麼知道我想說什麼,葛雷夫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心聲能夠被對方解讀。


「別忘了我可是奇獸專家啊親愛的波西。」紐特親暱地吻了吻他的鼻尖。


「喵......」


葛雷夫摸摸鼻尖,心情馬上好轉,對著紐特說,今晚要吃魚料理!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知道了,清蒸魚不要三色蔬菜是嗎?去洗手等我吧。」


部長大人放下公事包盥洗去了,惡咒算什麼,有個善體人意,還能附帶翻譯的戀人就是好。


================


發情的貓(家長組)


糟糕,紐特打翻了他正在調製的魔藥,更糟的是,他是一邊下廚一邊調配魔藥,所以藥水灑進了他們的晚餐裡,一滴也不剩。


應該沒有關係吧,紐特摸摸鼻子,把晚餐端上桌。


兩人如以往每個夜晚一般共進晚餐,一起坐在沙發上,葛雷夫看著公文,紐特研究手中快要孵化的兩腳蛇蛋。


一切如此平靜美好。


就宛如暴風雨前的風平浪靜。


突然,紐特蹭蹭地站了起來,同手同腳僵硬地往廁所走去,他不懂,為什麼自己什麼事也沒做就有了衝動!


梅林的鬍子啊!他只是坐在那邊量著蛇蛋的重量,但他突然就克制不住自己想往葛雷夫身上靠近的慾望,就好像全世界最稀有的奇獸........不,就像是玻璃獸看見亮晶晶的東西一般誘人.......


冷靜,紐特˙斯卡曼德!你平常不是這樣子的!


在浴室裡他看見鏡中倒影,滿臉通紅的自己,這很不正常。


他正想思考下去,但浴室的門碰地一聲被打開,他的戀人走了進來,並且直直地撞進他的胸膛,開始磨蹭。


「波、波西?」這種感覺太過美好,紐特終於明白玻璃獸找到金幣的喜悅有多麼強烈了,他小幅度地回蹭著,一邊開口問道。


「我也不明白,但不是挺好的嗎?」葛雷夫笑著,暗示性地用下體磨蹭頂撞對方下身。


「......唔!」紐特忍不住了,雙手環抱住對方,給予熱烈的回應。


兩人像發情的貓一般,在浴室裡直接來了一次。


還不夠,回到床上又大戰一回合。


直到精疲力盡,紐特才想起來那被加料的晚餐。


摸摸鼻子,他決定不告訴隔壁熟睡的戀人(對方顯然很滿意這個夜晚),並把那個配方取名為「玻璃獸」,以後永遠不打算再調配。


=====================

因與聿 室友組 嚴肅的外表


黎檢人很嚴肅,很正直,打擊犯罪伸張正義,就是有著嚴肅的外表,讓人不敢貿然接近。


套句他室友的話,就是臉很臭。


但今天,嚴司發現他親愛的室友臉似乎特別臭。


為什麼呢?


嚴司思考著,他看到對方筆直的步伐往自己的方向走來,卻沒有看見自己,好像陷入思緒的模樣,忍不住動起歪腦筋。


「喲!黎大檢察官!」嚴司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出乎他意料之外,原本黎子泓對於他的接觸都已經習慣(住在一起時不得不習慣),但今日對方整個身子緊繃地彈了起來。


不對勁......嚴司摸著下巴,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掀起對方頭上的帽子,黎檢一向都只穿白襯衫黑西裝,不戴帽子的,這帽子很可疑。


帽子底下,黑髮上一對毛茸茸的貓耳抖了抖,被釋放出來,黎子泓渾身僵硬地轉過身搶回帽子,一把把人拖到角落。


「那是......小黎你的情趣?」嚴司要強烈克制自己的顏面神經肌肉才能保持不笑場。


「不是。」近乎咬牙切齒的回答:「今天一早不知道為什麼就冒出來了。」

「還有嗎?」


對方沉默猶豫之後坦白:「......還有尾巴。」


哇,活生生會動的貓耳娘啊,雖然性別錯誤個性錯誤身材也魁梧了點,但配上對方那樣的害羞反應,嚴司覺得,他莫名地接受了這樣的設定,謝謝老天爺,謝謝不知哪路鬼魂的詛咒!


「好,你打算怎麼辦?」善良的大哥哥如他自然會幫助前室友。


「滅你口。」沒好氣地回答。


「怎麼滅?」懷著深意的微笑,嚴司問道。


「像這樣,閉嘴。」黎子泓深深穩住嚴司的唇。


樓梯間角落,戴著帽子的男人與長髮男子兩人在暗處相擁。


=====================


平新 APTX4869


「吶、我說工藤,你吃的那個藥會不會有什麼副作用?」


看著變為青年的戀人,關西青年假裝輕鬆地問了一句。


「有是有......你想做什麼?」


回答到一半察覺有異,關東偵探瞇起眼睛,質問道。


「沒什麼沒什麼,禮拜天見啊!」說完,掛斷電話。


『能給我一些APTX4869的解藥嗎?工藤需要。』


灰原哀收到訊息,來自那傢伙的戀人,又想要對方變大做那些見不得人的事情吧,翻了個白眼,她順手寄出包裹。


禮拜日,工藤新一到了約定見面的地點,他們一個在東一個在西,要見面也實屬不易,一個禮拜頂多也只能見上一次面。


也因此,雖然他正閱讀著推理小說但內心還是很期待的,書上的文字難得沒能將他拖入案件之中。


但服部平次遲到了。


這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要知道那傢伙通常會為了這一周一次的約會提前半天站在車站就為了準時見到對方一面,要知道不是天大的事情戀人是不會失約的,因此,工藤新一深深皺起眉頭,擔心那人的安危。


他播了電話,無人接聽。


嘆了口氣,招來計程車,直接到戀人獨立之後的住處。


工藤新一擁有這棟公寓的鑰匙,儘管不常用到,但服部平次興沖沖地塞給他,並且掛了個御守在上頭,要祈求他平安天天帶著,這下派上用場了,工藤新一用鑰匙開門。


一道黑影朝他衝了過來,是犯人嗎!?


「工藤,親愛的你也打太大力了吧......」


服部平次摸了摸自己被狠狠踹了的部位,好險,差一點就要絕子絕孫了。


很開心地在略顯冰冷的戀人身上用力磨蹭,工藤好冰,他要來暖和他。


「誰知道那是你......屋內又沒開燈,你又......膚色深了一點。」工藤新一翻了個白眼,方才下意識的攻擊直到發現那是戀人才猛然收手,但來不及了,服部平次還是被他踢了一腳。


但對方豪不在意,只是一味地在他身上磨蹭,還發出似貓般可疑的呼嚕聲。


「服部?」工藤新一察覺不對勁,這和平時爽朗的形象明顯不同。


「喵?」


「......閉嘴不准喵,老實招來。」一陣惡寒,工藤新一抓住對方的衣服,認真問道。


「我只是吃了你那個解藥想試試看有沒有副作用,結果好像一般人的副作用不太一樣......等等工藤別生氣!放下那個磚頭書!福爾摩斯全集打頭很痛喵!」


「就說不准喵了!很奇怪啊!」


「我也不是故意喵!這是副作用啊喵!嗷嗷喵!」


關東與關西的偵探,感情還是一樣好呢。


就是這樣,喵。


========================

家長組 變形咒


變形咒,霍格華茲的必修課,但紐特一直不太拿手。


他的優等生部長等級戀人搖頭嘆息,決定充當臨時家教。


「斯卡曼德先生,我要你變成一隻貓,而不是變成貓人的型態。」葛雷夫深深嘆了口氣。


「我知道,但咒語好像失敗了......」紐特頂著一對貓耳和背後一條尾巴,沮喪地說,耳朵和尾巴都低垂著,顯示主人的心情。


「的確,你的變形咒相當不及格,以後不能在別人面前使用。」


「有這麼拿不出手嗎?我覺得變形成其他物種我還蠻拿手的,像是三叉犬啦......」紐特正想為自己辯解。


葛雷夫想了想,腦海裡冒出狗耳朵吐著舌頭對自己撒嬌的戀人,嚴肅而堅定地搖頭。


「不行,絕對不能在外頭使用,有個萬一就不好了。」


「好吧,你說了算。」貓耳貓尾垂了下來,葛雷夫伸手仔細撫摸對方。


「答應我紐特,變形咒你只能為我而施展。」


只有我能看到你的這副模樣。


========================

赤柯 銀色子彈


「赤井先生,你為什麼一直戴著帽子呢?」柯南仰頭,問道。


「這個秘密,只告訴你,聽好了。」赤井蹲下來和男童等高,壓低聲音說道:「因為我長了一對貓耳,ボウヤ。」


「......是嗎,赤井先生該吃藥囉。」柯南對於這個男人時常一臉正經的講出冷笑話早已習慣,外人眼中的赤井秀一是個不苟言笑的男人,但在柯南面前,他會大笑也會講冷笑話,是個平凡又特殊的存在。


「哈哈哈,這樣也沒有騙過你嗎?果然是福爾摩斯啊。」赤井大笑。


赤井先生可是說過要當我的華生呢,十年之前,但那時候他是工藤新一,而不是江戶川柯南。


「ボウヤ,等著看吧,我們兩人會把組織給徹底殲滅。」比出狙擊的手勢,赤井秀一信心滿滿地說。


「我也這麼覺得。」柯南笑著回應。


畢竟,他們是黑色組織的銀色子彈啊。


==============================

向達倫 史向 史提˙阿豹


史提就像一隻貓,從任何角度來看都像,個性像,只要惹到他,他會記住你,追殺你到天涯海角。


但只要給他一點溫柔,他也會記住,從此根深蒂固愛著你,但卻不明說。


就像他的名字一般,史提˙阿豹。


「與其說是貓,不如說是豹子吧,黑豹。」


「在那邊自言自語什麼?」史提湊近達倫,問道。


他蹭了蹭青年,又覺得這麼做有點尷尬,故作粗魯地環抱住對方。


「沒什麼,只是在感慨怎麼會就遇上你這樣的人呢。」


向達倫對著身後纏自己纏得緊緊的人說道。


「本大爺有哪點不好了?」這話史提聽了很不順耳。


「都好都好,哪裡都好。」像貓一樣,順毛。


「那你喜歡我哪裡?」史提瞇起雙眼追問。


「呃........」達倫一時語塞。


「說話啊!」


「你很像貓,我喜歡貓?」向達倫也不知道自己喜歡史提的原因,但就像是家裡有隻寵物,很煩人很惱人,但卻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說人話!」史提憤怒地咬了咬對方的嘴唇。


用咬的,果然是貓啊......。


======================

最喜歡貓啦喵喵喵!平次好可憐
部長媽咪穩定傻白甜 讚讚讚

赤井先生冷笑話很冷,對不起
還有史提就是一隻貓,根本不用變

我回來繼續更新啦!

在台灣有出新刊伯樂巷有代理,如果有人想買之後貼連結過來

謝謝大家喵!


评论

热度(37)

  1. AlecNightsRose-Colore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