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 莫紅
[劍三] 連載中
毛毛雨-精神失控
策藏
[名偵探柯南/DC] 緋色柯/ALL柯/ALL新
[不定期雜文小段子]

[COS] 不定期丟照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怪產][家長組][gramander] 紐特的生日 (eddie生日快樂!)

※eddie生日賀文

※自我流設定



紐特的生日



  紐特一向很少記得跟自己有關的事情,在他的記憶中只有幾次令他印象深刻的生日,他很珍惜那幾段記憶,把它們取名為閃亮的時刻,偷偷埋藏在心裡。


  第一個他有印象的生日是他還小的時候,年幼的他獨自坐在樹林裡,認真地撿拾落葉和樹果,他要做一個最健康的生日蛋糕。


  斯卡曼德夫婦沒有阻止小兒子的行動,儘管這樣的作為把他身上嶄新的衣物弄得髒兮兮,但是他們愛他,孩子的興趣他們通通支持,兩人在陽台上微笑看著小兒子忙碌地身影。


  倒是西瑟斯不甘寂寞,衝上前去,對著自己弟弟喊道:「嘿,你在做什麼呢?」


  「蛋糕!」小小的紐特抬起頭來,臉和手上滿是泥濘,但笑容天真無邪,他捧著一個歪曲的形體對著大男孩說:「哥哥,我生日的蛋糕。」


  「對耶,今天是小紐特的生日!」西瑟斯這才恍然大悟,他蹲下來親暱地摟著自己弟弟,說:「紐特想要什麼?」


  摸摸鼻子,紐特笑得靦腆:「想要哥哥吃我做的生日蛋糕。」


  西瑟斯低頭,看著那人小手中捏得緊緊的蛋糕,噢不,正確形容詞應該是泥巴團配上落葉樹果,他倒抽了一口氣,但看著弟弟期待的眼神,小英雄不應該有所畏懼,西瑟斯給自己打氣,接過對方手上的蛋糕,閉眼張嘴大咬一口。


  「怎麼樣,好吃嗎?」紐特期待地問道。


  嗯,濃濃的泥巴味。「好吃,弟弟做的當然好吃!」


  「太好了,這是我剛剛試做的,等等做個大的給哥哥和爸媽吃!」紐特開心地拍手說道。


  「……」西瑟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不好的預感。

 


  紐特深深記得這個時刻,就算童年的記憶多半已模糊,但那時兩兄弟的互動還刻畫在他的腦海中,長大了的兄弟檔有一次重逢,紐特帶著笑意提起這件往事,西瑟斯苦笑,攬住自己的小弟,就像小時候一樣。


  西瑟斯沒有對紐特說的事那件事後的隔天他腹瀉了一整晚,但無論重來多少次,他都會吃下那個用泥巴做成的蛋糕。


  紐特也沒有對哥哥說,這是他第一個有印象的生日,因為讓他知道,他的家人們如此愛他。


 

  時光匆匆,第二個被紐特記住的生日發生在他被學校開除之後,青年的他穿著黑色巫師袍,披著再也不屬於自己的赫夫帕夫學院圍巾,拎著那口不離身的皮箱,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著。


  他走著走著,來到了活米村路口的街燈旁,那是唯一有光亮的地方,夜已深,家家戶戶都陷入沉睡,那時的活米村還只是個單純的巫師小村落,並非觀光勝地。


  他不知道要往哪裡去,未來該做些什麼,他飼養的奇獸明明是那麼溫馴無害,卻被眾人誤解,沒有人願意接納他。


  這時候,他看見一道奇景。


  一大塊乳白色的充滿鮮奶油的上面還點綴著柏蒂全口味豆的蛋糕憑空漂浮到他的面前,就這樣硬生生地停住了。


  好像有誰施了法,紐特環顧四週,卻沒有發現任何人。


  他嘗試著小聲開口問道:「嘿,這是給我的嗎?」


  蛋糕小幅度地上下移動,好像有什麼人或東西在點頭,紐特輕輕地笑了。


  「謝謝你,無論你是什麼物種,你提醒了我,今天是我的生日。」


  是的,因為這塊蛋糕,他才想起來,這天是他的生日,真是史上最悲慘的一天。


  原本是的,但現在因為有了蛋糕,事情好像有點不一樣,紐特覺得內心被什麼充滿了,「我可以開動嗎?」


  他有禮地詢問,蛋糕自動飛到他手上,好像有什麼人在操縱著那物體,他吃著充滿鮮奶油和糖豆的蛋糕,眼淚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轉,但紐特沒有讓它們落下。


  「嘿,你要不要也來一點?」紐特問那神秘的生物說:「幫你選個好吃的口味,這個,我保證一定是可可味的。」


  無人回應,他將蛋糕掰下一小塊,耐心等候。


  突然,就像背景被融化扭曲一般,一個身影在他眼前出現,銀白色閃亮柔順的毛髮和溫柔的大眼。


  紐特在看到牠的第一眼就認出了牠的身份,「謝謝你,幻影猿。」


  幻影猿接過蛋糕,小口地吃著。


  「我很快樂,我知道自己該去做些什麼事了,為了自己,也為了奇獸們。」紐特認真地和對方說。


  幻影猿歪著腦袋,大眼睛眨呀眨,雙手緩緩地指向紐特手中的皮箱。


  「你想要我馴養你嗎?」紐特簡直不敢置信,幻影猿是很稀有的物種。


  對方點點頭,牠走上前,抱住青年的身驅,溫溫涼涼的觸感,讓紐特在寒風的夜裡不再孤獨。


  「那我以後就叫你道高了。」紐特放下皮箱,給對方回擁。


  幻影猿道高點點頭,閉上眼睛,跟隨了自己的新主人。

 

  道高在紐特心目中一直有著不一樣的特殊地位,比起其他奇獸,道高更有靈性,更像是智慧的長者,並且,像是紐特的夥伴,因為在那個寒風中的活米村,他們相遇,道高帶來的蛋糕,解救了在生日當天迷網的少年。

 


  過了許多年忙碌奔波的日子,紐特和道高聯手解救了許多瀕臨危機關頭的奇獸,他們的行李箱住戶也越來越豐富。


  這幾年他都沒有時間留意自身的事情,畢竟身為奇獸們的媽咪,有太多事情要顧慮了。


  直到他來到紐約,遇上了那群願意接納他的人們。

 


  第三次印象深刻的生日,紐特是在蒂娜家度過的,除了女主人姊妹花之外,還有莫魔雅各,雖然記憶已經被清洗,但雅各正式開始和奎妮交往。


  雅各總是感嘆自己的女友無比貼心,而奎妮神秘地笑著,說雅各是她見過行為和心聲最合一的紳士。


  紐特真心為他們兩位感到高興,也因此他接到邀約時不顧英國與美國的距離,特地前來赴宴。


  只不過這次他有乖乖走巫師海關,總不能再給蒂娜添麻煩了,紐特抓頭深思熟慮後妥協。


  經過冗長的盤問和登記,紐特終於可以踏出魔國會的安全部門,蒂娜早已在門外等候多時,她有些吃驚,葛雷夫部長重新上任之後,在首席大人的同意之下徹底改革,現在美國魔國會最近對於奇獸的態度逐漸開放,部長先生怎麼會花如此多的時間在紐特身上?


  「部長都問了你什麼?」她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紐特微帶困惑回答:「他問了我的身高體重三圍和興趣喜好,還有生日,這是巫師海關的檢測方法嗎?」


  「……呵呵。」奎妮在一旁忍不住了,她聽見那名大人的心聲,趕緊偷笑著跑掉,不能說,說了會壞了人家的計畫。


  夜晚,金坦姊妹再次展現她們的好廚藝,紐特吃得很飽,並且終於喝到了她們特地準備的熱可可,以及雅各親手做的麵包。


  「生日快樂,紐特。」三人異口同聲說。


  哦,原來今天是他的生日,紐特這才知道這次宴會的主題,但他很高興,在心底偷偷許願下次生日也要在紐約度過。


 

  沒想到願望就這樣成真了。


  第四次也就是最近一次生日,紐特簡直不能再記得更清楚了。


  他只不過走進魔國會,就接到一大把玫瑰花,接著有家庭小精靈一路引路,說是部長大人有事情找他商談。


  途中所有人看著拿那大把艷紅花束的人,紛紛投以讚嘆的目光,紐特臉紅得快跟玫瑰同色了,連忙拿著那驚人的花束遮臉,快步走過。


  葛雷夫部長的辦公室很快就到了,紐特一頭霧水地打開門。


  裡頭沒有他預先設想的檯燈與審問,但是那個男人在場,穿著西裝。


  紐特這才想起來,他出門之前,道高也拿著一套西裝,堅持要他換上。


  兩個穿西裝的男人面對面站著,其中一個手上還捧著大把的玫瑰花,紐特很尷尬。


  「請坐,紐特。」部長說道。


  「好的,葛雷夫先生。」紐特戰戰兢兢地坐下,連忙趁機放下手中的花。


  部長手一揮,使用無杖魔法,頓時辦公室嚴肅的擺設消失,轉變成溫馨的高檔餐廳的場景,有純白桌布,閃亮的刀叉,燃燒搖曳的蠟燭。


  「……」紐特摸摸鼻子,不懂對方的想法。


  「生日快樂,紐特。」葛雷夫先生充滿魄力地說道。


  紐特本來想問對方怎麼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但想到去年的巫師海關,他記起來了,那些詢問的內容,於是他只能道謝。


  「我希望你能借我一樣東西。」部長先生繼續說。


  「是的?」紐特歪頭,認真地說:「只要是我能力所及,一定會幫助您的。」


  「放心,這個東西你每年都會有三個,我只想和你借一個……你的生日願望。」葛雷夫那平常不苟言笑的臉上罕見地有了紅暈,並且講話開始結巴。


  「……當然可以。」紐特不懂對方的想法,但向來把生日看得很淡的他,大方出借。


  「我希望,能夠許願,未來每年斯卡曼德先生你的生日都和我一起過。」葛雷夫一字一句慢慢說著:「換句話說,我在追求你。」


  「……葛雷夫先生!」紐特這才明白過來,花束蠟燭高檔餐廳的用意,臉一下子變得通紅。


  「請你答應我這個微小的願望,我喜歡你。」葛雷夫部長說道。

 

  被男人專注地凝視著,紐特不安地扭動,但他覺得在這氣氛之下,心跳不明地加速,好像有什麼情愫正在滋生。


  沉默了許久,紐特終於開口回答道:「……我們試試看吧。」


  葛雷夫露出了鬆了一口氣的微笑,看來他也十分緊張,意外地這個笑容讓紐特覺得這嚴肅的男人其實有可愛的一面,或許,真的,可以試試看?


  看多了奇獸之間的愛情舞台劇,紐特對於性別與物種之間的愛看得很開,只要對方願意對他好,他就會回報給對方更多的愛。


  這是他的方式,從小時候對西瑟斯、道高、雅各和金坦姊妹是如此,如今,葛雷夫也會被如此對待。

 



  「生日快樂,紐特。」

  葛雷夫握住他的手,輕輕落下一吻。









-完-

就算在期末地獄也要對天使媽咪eddie說聲生日快樂!

賀文暖暖大家冬天的心~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神奇動物在哪裡][家長組] 怪獸家長-全文公開

※此為怪獸與牠們的產地衍生突發小料,全文公開

※看完後仍有想要收實體本的朋友請至噗浪留言,感謝!

(https://www.plurk.com/p/lzkbf1)



※配對為家長組(真葛雷夫x紐特)

※我們要相信真正的葛雷夫是存在的!

※架空、大架空

※OOC、自我設定請包涵

※歡迎大家來吃家長組安利!(舉起雙手) 




 

怪獸家長 



 

-01-

 

 

  紐特搭船抵達倫敦,終於回到了他那簡陋的住處,他一向不怎麼在意生活環境,畢竟只要有地方讓他放置那充滿玄機的皮箱就好。

  他稍微喘口氣,忍了一整趟返程,他迫不及待想去看望那些小傢伙們,在船上他們異常地安靜,這讓紐特有些擔心。

  將皮箱放平在地上,打開鎖,紐特熟練地鑽了進去,裡頭是屬於他的世界,在這次前往紐約風波重重之後,他終於可以回歸平靜,回到他和他的奇獸不受外人打擾的天堂。

  紐特是這麼想的,但當他落到地面,看見裡頭倒臥的人的身影,他原先的美好想像瞬間破滅。

  奇獸們圍著那個倒在地上的人周圍,那人昏迷不醒,而且顯然已經被玻璃獸搜身完畢,洗劫得一乾二淨,幻影猿轉過頭來看向自己的主人,發出一聲溫柔的叫聲。

  「道高……」紐特遲疑地說著,不敢置信看著那個人影,問道:「為什麼葛雷夫先生會在這裡?」

  木精皮奇一溜煙鑽進他的褲管,一路往上爬到衣領,再到耳邊細細碎碎地唸著。

  「你是說,這是真正的葛雷夫先生?」太過震驚使得紐特忍不住高聲喊道。

  「……唔。」似乎被騷動聲驚擾,地上那男人皺了皺眉頭,逐漸轉而清醒。

 

 

  葛雷夫清醒了過來,他的最後印象是被和自己相貌相同的男人攻擊,之後世界便陷入一片黑暗,不知道攻擊他的人是誰,有什麼陰謀,他腦海裡飛快地掠過各種可能的不安狀況。

  但睜眼後第一眼他看到的是各式各樣的怪獸直盯著他看,有蛇有猴子有犀牛還有甲蟲,動物們和他視線一交會,全部都溜得一乾二淨,這過程不到十秒鐘的時間。

  葛雷夫還來不及做任何反應,接著他看到了在場唯一一個人類,動物們都躲在那個人身後,眼睛緊緊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呃、嗨,葛雷夫先生。」褐色捲髮的男人舉起手,不自然地打了聲招呼。

  葛雷夫按著隱隱發疼的腦袋,他見過這個男人,蒂娜帶著他到重案調查部,他檢查了他的皮箱,他想起來了,葛雷夫緩緩地不確定地說到:「你好,我是葛雷夫,你是那個做麵包的?」

  「事實上,呃、不是。」紐特搔了搔頭,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那個偽裝的葛雷夫和自己到底在紐約幹下了多麼轟轟烈烈的大事,但他還是一五一十地說了。

  「……」

  葛雷夫拿著紐特泡給他的茶,裡頭加了安神的成分,梅林的鬍子啊,他現在的確很需要,他簡直不敢置信自己所聽聞到的事實。

  「所以,紐特˙斯卡曼德先生,你是說葛林戴華德假扮成我利用闇黑怨靈襲擊了整個紐約,最後計劃失敗被逮補了,而我們……現在正和一群怪獸在你的皮箱裡?」

  「是的,歡迎來到倫敦,葛雷夫先生。」紐特露出靦腆的微笑回答。

 

 

-02-

 

 

  葛雷夫,作為美國魔國會重案調查部部長,他的人生路途一路順遂,並且有著崇高的理想,他支持魔國會的一切決定,並且以正氣師之名譽願意效忠魔國會的一切律法。

  但是世界上最邪惡的黑巫師假冒了他的身分,使得他無法光明正大地回到美國,現在的他只能躲在一個涉嫌走私一大群稀有且危險的奇獸魔法師的皮箱裡。

  他不記得自己是怎麼進到這個箱子裡的,說不定是敵人想栽贓紐特因此趁人不注意時將昏迷不醒的他丟入箱子之中,但是當他被箱子主人發現為時已晚,他們已經離開了美國,抵達歐洲。

  葛雷夫沉默地看著那正在狹小雜亂桌面上埋頭苦寫的男人,那頭棕色捲髮離桌面只有幾公分的距離,簡直就要貼到桌上去了,可見男人專心的程度。

 

  這幾天下來的觀察,他發現男人對於自己還是不能完全放下戒心,也是,畢竟依紐特的說法,那個冒牌的葛雷夫可是把他當作料理一樣在鐵軌上電了又電……

  猶記當時紐特話才剛說完,一隻似鳥又似蛇的東西便衝著葛雷夫的臉飛了過來,張嘴欲咬。

  「……惡閃鴉,停止,他不是壞人!媽咪在這裡,媽咪沒事。」紐特連忙把那隻奇獸收回自己的掌心當中,安撫道。

  男人說到這裡的時候,有些尷尬地揮著手說:「葛雷夫先生我這不是怪您,我知道那個不是您,我的意思您是無辜的,只是我的奇獸們對您可能還有點敵意,請您小心。」

  葛雷夫沉默地點頭,表示了解。

 

  紐特回去伏案寫作了,葛雷夫看著他隨著律動上下起伏的棕色捲髮,覺得心情莫名放鬆下來。

  在這個充滿珍稀怪獸的地方,他頭一次感覺自己卸下了全身的責任,這裡沒有任何人會因為他的威望而對他崇拜或敬畏,奇獸們來來去去,有些對他充滿好奇,有些對他還懷恨在心。

  而這裡的主人,是一個不善於與人交流的男人,但他對這些奇獸的眼神溫柔無比,他談起動物時,眼睛彷彿會發光,這讓葛雷夫很是著迷,他喜歡靜靜地聽對方分享養育怪獸的心得。

  

  前面說葛雷夫是個完美無缺的男人,似乎得要稍微修正一下,葛雷夫部長在職務上盡責又忠貞,是個良好的巫師典範。

  但在個人私生活上,這個世界上沒有人知道,魔國會的葛雷夫部長其實喜歡的是和自己同樣性別的男人。

  一直以來他都沒有遇到能讓自己心動的對象,直到今日他才發現自己被那個靦腆害羞的微笑和溫柔的聲調給吸引了,可惜對方的心滿滿地都獻給了珍奇異獸。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不受葛雷夫的魅力或魄力影響,他喜歡這種感覺,在這個像是避風港一樣的皮箱內,有著一個溫柔而執著的男人每天照顧著這些怪獸。

  他是奇獸們的媽咪,紐特語帶驕傲地說。  

 

  「……有什麼我可以幫忙做的事情嗎?」葛雷夫向那個正忙著寫書的人問道。

 

  其實他真正想問的是,你的奇獸們缺不缺一個爸爸?

 

 

 

-03-

 

 

  紐特˙斯卡曼德一直都是孤單一個人在世界各地來來去去,捕捉並照顧不受歡迎的怪獸們,他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畢竟魔法世界對於怪獸的存在仍抱持著相當不友善的態度,魔法界寧願撲殺滅絕稀有的怪獸,藉此換來和平的生活。

  紐特高喊著反對這樣的作法,他被視為怪人,特立獨行者,喜歡和怪獸混在一起勝過於和人類交際,於是他逐漸沒有了朋友,身邊只剩下一只皮箱。

  但他不在意,那只皮箱裡有著他的朋友、他的孩子、他的全世界。

  待在裡頭,他就能感到安心,動物們對於人類的反應是最直接的也是最誠實的,只要抱持善念去接觸牠們,絕對能獲得熱情的回應。

  只是最近紐特有一點小困擾,應該說不只一點,他為此感到無比焦慮。

  他的世界裡突然闖入了一個人,美國魔國會的葛雷夫部長,不是那個曾經拿著魔杖攻擊他的人,但面孔卻一模一樣,他一時之間很難轉變對他的態度。

  葛雷夫先生自願要當他的助手。

  當時聽見這個請求,紐特愣了半天才回過神來,居然除了他以外會有人願意和這些怪獸們相處?

  「我沒有聽錯吧,葛雷夫先生?」他忍不住再度詢問。

  葛雷夫點頭說道:「沒有,我希望能夠跟你學習飼養方法,當你的助手,還有,你可以直接叫我葛雷夫就行了。」

  「好的……葛雷夫,那你也叫我紐特吧。」紐特摸摸鼻子,覺得有些不敢置信,他以為美國的巫師界對於奇獸都採取相當敵視的態度,沒想到其中還是有對牠們友善的人存在的。

  這樣的認知讓他一下子就對葛雷夫的好感度大增,畢竟,他喜歡奇獸,而喜歡奇獸的人就是他的朋友,雖然這種人並不多見,雅各是一個,葛雷夫是第二個。

  「紐特,請讓我和你一起照顧這些奇獸吧。」葛雷夫露出紳士般的微笑,表情如此正直。

  抓抓頭,紐特伸出自己滿是繭與疤痕的手,和對方互握了一下,他回以一個羞澀的微笑。

  看來葛雷夫先生真的和其他人不同,對奇獸很有興趣呢,太好了。

  

  一旁的幻影猿道高窩在自己的巢穴裡,眼睛閃爍著奇異的光澤,牠預見了未來,牠看到了葛雷夫真正的意圖,眼神一閃,道高的眼眸恢復漆黑的色澤,牠什麼也沒做。

  順順自己的毛髮,牠決定不要去提醒主人,讓兩人順其自然發展下去。

  畢竟道高跟著紐特最久,牠知道紐特這些年來一個人的寂寞。

  而且牠也想要一個爸爸。

 

 

 

-04-

 

 

  「拿好了,這裡面紀載著我照顧他們的所有方式與技巧。」紐特掏出寫得滿滿的筆記本,鄭重地交給葛雷夫。

  隨意翻開一頁,葛雷夫看見密密麻麻的墨水字體,不僅僅有文字還有動物的畫像,旁邊更是有許多附註以及每日更新的觀察記錄,看得出來紐特的用心。

  「雖然說技巧都寫在裡面,不過實際演練應該更能夠體會。」紐特拿著兩個鐵桶走了過來,將其中一個遞給正在研讀筆記的男人,看對方接下那沉重的鐵桶,他說道:「跟我走吧,第一站,最無害的木精。」

  「來,大家吃飯囉!」領著葛雷夫來到木精群聚的樹前,紐特溫和地喊著。

  剎那間,那些綠葉嫩枝都扭動了起來,成了一隻隻活跳跳的木精,爭先恐後地要討食。

  「葛雷夫先……葛雷夫,你試試看。」把飼料交給對方,紐特退到了後面一些的位置。

  葛雷夫高大的身子半彎了下來,笨拙地拿著飼料遞給木精,想不到木精個個扭頭,不願意吃。

  「噗嗤。」見狀紐特笑出聲來,「牠們被我慣壞了,總是習慣要哄兩句才肯吃,你試試和牠們說說話。」

 

  「來喔,吃飯囉……」眼看木精們還是拿著懷疑的小眼神瞥著他,葛雷夫偷瞄了身後的人一眼,看他正饒有興味地看著,趁著這個機會,他喊道:「媽咪今天休息,換爸爸給你們餵飯,吃一口好不好?」

  「……葛雷夫先生!你在說什麼啊!」紐特那有著雀斑的臉瞬間脹紅,他平常對奇獸們自稱媽咪習慣了,但由男人口中說出來的感覺讓他感到相當羞赧。

  「要和他們打好關係不是嗎,這是你教我的。」葛雷夫一臉正經地說。

  紐特抓抓頭髮,這麼說來好像也是,看木精們也接受了這個自稱爸爸的傢伙,紐特心裡有些五味雜陳,媽咪還沒說話呢你們這群亂認爸爸的小鬼!

  紐特靠近木精樹,一道綠色的影子快速地從樹上跳躍到他的肩上,一溜煙鑽進他的大衣裡。

  「皮奇,出來,不要這樣,不是說好要和大夥好好相處了嗎皮奇?」紐特無奈地說。

  葛雷夫好奇地看著對方,紐特解釋有關於皮奇的分離焦慮症,原本好不容易治療好,讓牠回歸夥伴身邊,但似乎因為陌生人的出現,讓皮奇又發病,現在躲在衣服的最深處不肯出來。

  「是因為我嗎?」葛雷夫伸手脫掉紐特的藍色毛呢大衣,想要找出那個藏在裡頭的小傢伙。

  「……是的,葛雷夫,我自己來就行了……」被對方脫了衣服,紐特穿著馬甲西裝有些不自在,稍稍退後了一些,低頭藉著從身上抓出皮奇的動作躲開了葛雷夫的靠近。

  葛雷夫的嘴角微微上揚,他發現那本奇獸飼育筆記不只對怪獸有用,對於牠們的主人似乎也同樣適用。

  紐特就和他的奇獸一樣,敏感內向但與此同時又渴望他人的瞭解。

  葛雷夫知道要怎麼接近紐特了,就像是馴服奇獸一樣,用溫柔和耐心的陷阱,等著對方自己步入。

 

 

-05-

 

 

  葛雷夫天資過人,不只展現在魔法才能上,在學習任何新事物上他都能快速上手。

  轉眼間,他已經能夠獨自勝任餵食大部分奇獸的任務,而紐特也逐漸放心把自己的寶貝孩子們交給他照顧,自己埋首繼續寫書大計畫。

  葛雷夫在餵食時總是以爸爸自稱,他對著抗議的紐特闡述了一番嚴肅的分析,表示這是最快速能讓奇獸們卸下心防與其靠近的方法,而且牠們都認可了這個稱呼。

  紐特無奈,看著現在只要大喊「爸爸帶吃的來囉」就會聚集過來的孩子們,既然奇獸們沒有意見他也就認了,他摸摸鼻子,習慣了就讓他喊也無所謂,還是繼續寫書去吧。

  

  分工就這樣劃分好了,紐特寫書,葛雷夫做一切雜務。

  木精皮奇吵著要媽咪,葛雷夫對牠豎起食指說了聲噓,然後壓低聲音微笑說道:「不會讓你去黏你媽咪的,那是我的人。」

  這個自稱爸爸的傢伙總會抽出魔杖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牠和媽咪中間隔出一道軟軟的防護牆。

  「皮奇需要訓練獨立,不能寵壞牠了。」這是葛雷夫不久前對紐特的說法。

  紐特點點頭,看著眼淚直直落下的皮奇,狠下心來轉頭離開。

  ……媽咪不愛皮奇了!

  皮奇大哭,這個爸爸好壞,自從來了之後牠就再也不能鑽進媽咪的衣服裡了。

  葛雷夫一陣輕鬆,解決了最難纏的小孩,還有什麼他克服不了?

 

  才這麼想著,難關就來了。

 

 

  今天的怪獸們很躁動,葛雷夫餵食的時候牠們不安地扭動著,生性膽小點的都躲了起來,整個環境有種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發情期。」面對不解的葛雷夫,紐特平靜地給予解答。

  「這邊你還不能解決,交給我吧。」紐特終於從埋首寫作的日子中脫離,他捲起袖子,走向因為各種賀爾蒙而顯得衝動的奇獸們。

  「爆角犀,母的,她想要和我交配,可惜我們沒有公的爆角犀,因為他們很容易在爭奪配偶時互相引爆對方而亡。」

  一邊冷靜地解說,紐特開始模仿公爆角犀求偶的動作。

  「原來如此。」

  葛雷夫在一旁觀看全程,表面上他很冷靜,事實上他一直都是的喜怒不形於色的人,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現在的他有多麼熱血沸騰,渾身的血液在流竄,在燃燒。

  紐特的腳在地上優美地繞圈,靈活地改變姿勢,躍起,蹲下,翹起臀部。

  滿滿的性暗示。

 

  葛雷夫看著那正專心引誘著爆角犀的男人,感覺自己也跟著上鉤。

 

 

-06-

 

 

  這個晚上好不容易平息了動物的發情期,紐特累得倒在床上,葛雷夫坐在他身旁。

  他開啟話題:「所有的動物的交配技巧你都會嗎?」

  「可以這麼說。」紐特疲憊地喘了口氣,今天的他扮演了許多求偶者的角色,體力有些吃不消,但他仍盡職地回答:「畢竟我是研究這領域數一數二的專家。」

  「我可不這麼認為。」出乎他意料,向來對自己佩服的助手出言反駁。

  紐特微微訝異地抬起身子,問道:「為什麼這麼說?」

  「有一種動物的求偶方式你絕對沒有學過。」葛雷夫壓低聲音,狀似神秘地說:「要不要打賭?」

  「怎麼可能……」紐特仔細回想腦內的知識,他馴服過龍,他抓過最後一對紫角獸,天底下最難纏的玻璃獸也被他捕獲,他實在想不出來有什麼動物是他沒有辦法對付的。

  被挑起了身為奇獸研究學家的自尊心,紐特正面直視著葛雷夫說:「賭了。」

  葛雷夫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奇獸自行步入陷阱,隨時準備捕捉。

 

  「你知道人類,兩個男人,要怎麼交配嗎?」

 

 

-07-

 

  幻影猿道高眼眸閃爍,牠預見了。

  葛雷夫率先抓住紐特的下顎,給了他一個深吻,趁著對方猝不及防時,壓制上去,兩個男人翻滾掙扎低吼,最後汗水與液體在床上留下痕跡。

  唔,似乎是不適合其他孩子們觀看的未來發展。

  幻影猿回到現實之際,默默爬出自己的巢穴,把好奇的孩子們一一溫柔抱起,放回他們的家裡,接著回到自己的窩,等著看好戲。

  

  「……唔!葛雷夫!」

  開始了。

 

  在紐特的皮箱裡,夜已深,許多小小發亮的眼睛還不睡,他們正好奇地探聽著大床那邊的動靜……為什麼媽咪要哭?爸爸在幹嘛?

  木精皮奇大哭,他就知道爸爸會欺負媽咪!

  然而怪獸的家長現在顧不上自己的孩子們,紐特正在被葛雷夫好好教導著,他唯一不知道的交配技巧。

  

  「等等……不行,不要碰那邊!」

  「不碰那邊,你怎麼能學會兩個男人交配的精髓呢?媽媽乖,聽爸爸的話。」

  「閉嘴,唔……哈……」

    

 

  幻影猿道高眼眸又開始閃爍,他預見接下來的日子葛雷夫有苦頭吃了,但葛雷夫很甘願,紐特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接受,但未來他們是幸福的。

  有媽咪、有爸爸和孩子們一起生活,就是最快樂的事了。

  道高閉上眼睛,帶著微笑進入了夢鄉。

 

 

 

 

 

Fin.


謝謝大家的閱讀

CWT44兩日感謝!家長組萬歲!

歡迎同好QWQ

噗浪:www.plurk.com/R_a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