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莫紅
[柯南] 緋色柯/ALL柯/ALL新
[我英]轟出/勝出/轟出勝/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MHA][我英][轟出][洸汰→出] 洸汰的高中生活

※架空


※第三季第四集後衍伸



------------------------------------




  「洸汰!你看!是錄取通知書!」


  曼德拉貓揮舞著手中的信封,高興地喊著。


  被點名的少年面上沒有多大表情,他只是喬了喬帽子,心裡暗自想道。


  我來了,雄英英雄科……

 


  我來找你了,綠谷出久。

 

 

 


  「唷!各位有沒有充飽電啊!我是你們的1-A班導師,上鳴電氣!讓我們來點個名吧……出水洸汰!」


  「在。」青年舉手。


  「不錯的『個性』啊,而且還是入學成績第一名,我很看好你喔,加油!」


  「哼。」


  「……你這性格讓我想起我以前的同學,真不可愛。」

 



 

  「時間過得好快,體育祭結束,也差不多到了職場體驗的時候了,各位有決定好要去哪一個職業事務所嗎?」


  出水洸汰第一個交出志願表。


  「洸汰同學這麼快就決定啦,你表現亮眼很多英雄搶著要你呢,不多考慮一下?」


  青年搖頭,他的志願表上只有一間事務所的名字。


  「……這間啊,老同學。」上鳴電氣看著志願表,忍不住微笑。

 



 

  「快看是英雄焦凍!好帥啊!」

  「木偶呢?我要看木偶?」

  「應該就在附近,他們不會離對方太遠的!」



  出水洸汰聽著民眾的喧嘩聲,在強烈的日照下,他看見了那個童年時候帶給了他無比力量的人影。


  那人速度飛快,和另一人配合得天衣無縫,一拳將「敵人」擊倒在地,接著站直身子,露出大大的笑容。


  出水洸汰看著那個燦爛的笑容,忍不住也跟著笑了。


  就是這抹笑容,拯救了孩童時期的自己……





  「我是來實習的,出水洸汰,請多多指教。」


  這間事務所是由兩個職業英雄共同創辦,他們合作無間,同時也是最好的夥伴,但洸汰的目標一直都只有一個人。


  他看著眼前熟悉的面孔露出驚喜的表情,然後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綠谷出久喊道:「洸汰!你長這麼大了!」


  「你也老了。」雖然嘴上不饒人,但洸汰輕輕回抱了對方。



  「喂小子,我記得你,『個性』是水吧?」一旁的人出聲打壞這重逢,說道:「你就跟著我,我是半冷半燃,剛好訓練你。」


  「哼。」壓低帽沿,出水洸汰不想看到那個紅白相間的討厭鬼!


  轟焦凍一臉無奈,嘆道:「連性格都跟小時候一樣。」


  「……不一樣了!」聽到這句話,青年轉身怒喊。



  他伸手,使用「個性」噴出大量強大高壓水柱,但卻被轟焦凍輕鬆用火牆給擋住。


  「連火都沒辦法撲滅,你還差得遠呢。」轟焦凍淡淡地說:「綠谷,走吧,出任務,別理那小子。」


  洸汰被火牆包圍著,一邊滅火,一邊大吼:「……我總有一天會超過你!可惡!」


  綠谷出久被轟焦凍拉著走了,一頭霧水。


  


 

  「轟,怎麼對洸汰這麼兇?」依照他對同伴的瞭解,轟焦凍不是會故意刁難人的性格。


  「……只是沒想到有人跟我眼光一樣,看上同樣的寶物。」轟淡淡地說。


  「啊?寶物?」綠谷更不解了。


  「你拯救了我,也拯救了他,綠谷……」轟焦凍看著讓他解開心魔的人,輕聲說著:「你是英雄。」


  「我們如今都是英雄啦!」綠谷笑著回答。


  「是啊,時間過得可真快。」轟焦凍也不禁微笑,他從憤世嫉俗的少年成長到如今的地步,都是因為身旁的這個人。


  他的初衷和目標,也都和綠谷出久有關。


  

 


  「我說你啊,不要為難洸汰。」看著兩人高強度的練習,綠谷忍不住開口提醒夥伴。


  「我沒有,這是他自己要求的。」轟焦凍一會用冰一會用火,神情一派輕鬆。


  倒在地上的青年,滿身汗水,氣喘吁吁,但他大喊:「再來!」



  「好了好了,休息一下,總得要吃飯吧。」綠谷看不下去,喊暫停。


  兩人都很聽他的話,很有默契地收手,跟在後頭到了食堂。


  轟焦凍吃著愛吃的蕎麥麵,洸汰被訓練狠了,狼吞虎嚥著。


  「吃慢一點啊,小心噎到。」綠谷端著豬排飯笑著說。



  「喂,紅白頭,吃完飯再來一次!」洸汰滿嘴飯菜,不甘心地說。


  「好,這次還是失誤就沒有晚餐。」轟焦凍點頭答應。


  「洸汰,這麼拼命做甚麼,訓練要穩穩地來比較好。」綠谷出久不贊同。


  出水洸汰吞下口中的食物,低聲說了什麼。


  「嗯?」對方沒聽清。


  「沒事,我吃飽了。」


  


 


  曼德拉貓對他說過,總會有那麼一個人拯救他,那個人出現在他的生命裡,帶給他希望。


  但出水洸汰並不滿足於這樣的現狀,他也想要透過自身的力量,去保護對方,就像小時候,那人帥氣地站在自己前方為他抵擋危險一樣。


  他還是討厭愚蠢賣弄的英雄。


  但他這輩子永遠追逐著一個人。




  綠谷出久,他的英雄。


 

  















===============

超想看洸汰長大,轟大大吃醋!

第四集真的太棒了,綠谷太帥,整個大噴淚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怪獸家長01(家長組)

#FantasticBeasts

#家長組(真正的葛雷夫x紐特) 

#**真**葛雷夫設定

#架空、大架空、超級大架空

#順利的話會是CWT44突發或是無料






怪獸家長01




  紐特搭船抵達倫敦,終於回到了他那簡陋的住處,他一向不怎麼在意生活環境,畢竟只要有地方讓他放置那充滿玄機的皮箱就好。


  他稍微喘口氣,忍了一整趟返程,他迫不及待想去看望那些小傢伙們,在船上他們異常地安靜,這讓紐特有些擔心。


  將皮箱放平在地上,打開鎖,紐特熟練地鑽了進去,裡頭是屬於他的世界,在這次前往紐約風波重重之後,他終於可以回歸平靜,回到他和他的奇獸不受外人打擾的天堂。


  紐特是這麼想的,但當他落到地面,看見裡頭倒臥的人的身影,他原先的美好想像瞬間破滅。



  奇獸們圍著那個倒在地上的人周圍,那人昏迷不醒,而且顯然已經被玻璃獸搜身完畢,洗劫得一乾二淨,幻影猿轉過頭來看向自己的主人,發出一聲溫柔的叫聲。


  「道高……」紐特遲疑地說著,不敢置信看著那個人影,問道:「為什麼葛雷夫先生會在這裡?」


  木精皮奇一溜煙鑽進他的褲管,一路往上爬到衣領,再到耳邊細細碎碎地唸著。


  「你是說,這是真正的葛雷夫先生?」太過震驚使得紐特忍不住高聲喊道。


  「……唔。」似乎被騷動聲驚擾,地上那男人皺了皺眉頭,逐漸轉而清醒。

 


  葛雷夫清醒了過來,他的最後印象是被和自己相貌相同的男人攻擊,之後世界便陷入一片黑暗,不知道攻擊他的人是誰,有什麼陰謀,他腦海裡飛快地掠過各種可能的不安狀況。


  但睜眼後第一眼他看到的是各式各樣的怪獸直盯著他看,有蛇有猴子有犀牛還有甲蟲,動物們和他視線一交會,全部都溜得一乾二淨,這過程不到十秒鐘的時間。


  葛雷夫還來不及做任何反應,接著他看到了在場唯一一個人類,動物們都躲在那個人身後,眼睛緊緊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呃、嗨,葛雷夫先生。」褐色捲髮的男人舉起手,不自然地打了聲招呼。


  葛雷夫按著隱隱發疼的腦袋,他見過這個男人,蒂娜帶著他到重案調查部,他檢查了他的皮箱,他想起來了,葛雷夫緩緩地不確定地說到:「你好,我是葛雷夫,你是那個做麵包的?」


  「事實上,呃、不是。」紐特搔了搔頭,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那個偽裝的葛雷夫和自己到底在紐約幹下了多麼轟轟烈烈的大事,但他還是一五一十地說了。


  「……」


  葛雷夫拿著紐特泡給他的茶,裡頭加了安神的成分,梅林的鬍子啊,他現在的確很需要,他簡直不敢置信自己所聽聞到的事實。


  「所以,紐特˙斯卡曼德先生,你是說葛林戴華德假扮成我利用闇黑怨靈襲擊了整個紐約,最後計劃失敗被逮補了,而我們……現在正和一群怪獸在你的皮箱裡?」


  「是的,歡迎來到倫敦,葛雷夫先生。」紐特露出靦腆的微笑回答。


 

 


  葛雷夫,作為美國魔國會重案調查部部長,他的人生路途一路順遂,並且有著崇高的理想,他支持魔國會的一切決定,並且以正氣師之名譽願意效忠魔國會的一切律法。


  但是世界上最邪惡的黑巫師假冒了他的身分,使得他無法光明正大地回到美國,現在的他只能躲在一個涉嫌走私一大群稀有且危險的奇獸魔法師的皮箱裡。


  他不記得自己是怎麼進到這個箱子裡的,說不定是敵人想栽贓紐特因此趁人不注意時將昏迷不醒的他丟入箱子之中,但是當他被箱子主人發現為時已晚,他們已經離開了美國,抵達歐洲。


  葛雷夫沉默地看著那正在狹小雜亂桌面上埋頭苦寫的男人,那頭棕色捲髮離桌面只有幾公分的距離,簡直就要貼到桌上去了,可見男人專心的程度。


  這幾天下來的觀察,他發現男人對於自己還是不能完全放下戒心,也是,畢竟依紐特的說法,那個冒牌的葛雷夫可是把他當作料理一樣在鐵軌上電了又電……


  話才剛說完,一隻似鳥又似蛇的東西便衝著葛雷夫的臉飛了過來,張嘴欲咬。


  「……惡閃鴉,停止,他不是壞人!媽咪在這裡,媽咪沒事。」紐特連忙把那隻奇獸收回自己的掌心當中,安撫道。


  男人說到這裡的時候,有些尷尬地揮著手說:「葛雷夫先生我這不是怪您,我知道那個不是您,我的意思您是無辜的,只是我的奇獸們對您可能還有點敵意,請您小心。」


  葛雷夫沉默地點頭,表示了解。


  紐特回去伏案寫作了,葛雷夫看著他隨著律動上下起伏的棕色捲髮,覺得心情莫名放鬆下來在這個充滿珍稀怪獸的地方,他頭一次感覺自己卸下了全身的責任,這裡沒有任何人會因為他的威望而對他崇拜或敬畏,奇獸們來來去去,有些對他充滿好奇,有些對他還懷恨在心。


  而這裡的主人,是一個不善於與人交流的男人,但他對這些奇獸的眼神溫柔無比,他談起動物時,眼睛彷彿會發光,這讓葛雷夫很是著迷,他喜歡靜靜地聽對方分享養育怪獸的心得。

  


  前面說葛雷夫是個完美無缺的男人,似乎得要稍微修正一下,葛雷夫部長在職務上盡責又忠貞,是個良好的巫師典範,但在個人私生活上,這個世界上沒有人知道,魔國會的葛雷夫部長其實喜歡的是和自己同樣性別的男人。


  一直以來他都沒有遇到能讓自己心動的對象,直到今日他才發現自己被那個靦腆害羞的微笑和溫柔的聲調給吸引了,可惜對方的心滿滿地都獻給了珍奇異獸。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不受葛雷夫的魅力或魄力影響,他喜歡這種感覺,在這個像是避風港一樣的皮箱內,有著一個溫柔而執著的男人每天照顧著這些怪獸,他是奇獸們的媽咪,紐特語帶驕傲地說。  

 



  「……有什麼我可以幫忙做的事情嗎?」葛雷夫向那個正忙著寫書的人問道。


  其實他真正想問的是,你的奇獸們缺不缺一個爸爸?


















-TBC?-

[劍網三][毛毛雨] 精神失控01

寫在前頭

  1. >目前正在寫的文章,有多少更多少

  2. >架空設定、ABO設定有、重生有、自我流解釋

  3. >不能接受者請左轉,謝謝


精神失控 01


  「毛毛……你……」


  眼前一片血霧,莫雨在一陣劇痛之後感覺到身體力量正迅速流逝,他吃力地喊出這幾個字。


  攻擊他的人沒有回應,只是將利刃狠狠地再往內部深入數吋。


  光線、聲音、氣味通通扭曲在一起,成為耳邊瘋狂的雜音,莫雨知道自己已經撐不住了,從傷口滲出的大量血液正透支著他的生命力。


  「為什麼……」微弱而細不可聞的聲音,莫雨說出了最後的話語,接著雙腳一軟,再也無力支撐身體跪到了地上。


  只是,沒想到最後居然會死在他手上……到頭來也只能怪自己識人不清吧?


  毛毛……他從小到大最信任也最親近的玩伴啊。



  穆玄英看著那人在地上緩緩抽動掙扎,最終歸於平靜,臉上的表情始終沒有變化。


  他從那人體內抽出染滿鮮血的刀子,彎下身子輕輕將那張大彷彿至死仍不敢置信的雙眸用手拂過闔上,他凝視那再也不會動了的人良久,低聲說了一句。



  「對不起雨哥,這是我應該做的。」










-TBC-

挖坑啦!這故事想了很久終於開始寫了

(因為之前都在打遊戲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