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 莫紅
[劍三] 連載中
毛毛雨-精神失控
策藏
[名偵探柯南/DC] 緋色柯/ALL柯/ALL新
[不定期雜文小段子]

[COS] 不定期丟照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向達倫][DS] 時間之流Time River-靈魂(柯達篇)


靈魂



  很冷。

  冷是身體唯一的感覺。

  準確說起來現在的我連身體都沒有,會感覺到冷只是我自己的臆測,我不知道我原本的肉體位於何方,在這裡我只是一團靈魂的存在。

  我彷彿在這個沒有邊際的湖中待了一個世紀那麼久,湖水很冷但我並不感覺痛苦,在這裡有很多人和我一樣,他們有男有女,來自不同的地方,長相和身形也千奇百怪,而唯一的共同點是臉上迷惘的表情。

  我們都不知道自己要在這座湖中遊蕩多久才能夠獲得解脫,當白天和黑夜都在混濁湖水中度過,時間對我而已不代表任何意義,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湖裡一遍一遍來回游水,更多的時候我寧願縮在湖底,望著上方表情或空洞或哀傷的靈魂們來來去去,我回想著那讓我來到這裡的一切起源。

  我會成為這副模樣完全是咎由自取,我相當清楚明白這一點,吸血鬼容不得同類的背叛,我們是高傲而充滿榮譽感的族群,我們寧願戰死在沙場也不願苟且地活在陰影之下。

  身為吸血鬼的一份子,我卻做了最壞的選擇,我背叛了族人,選擇去相信一個我認為對於吸血鬼最美好的未來,卻對於眼前自己所造成的傷害視而不見。

  普蓋拿被我親手殺死了,吸血魔在我的縱容之下進到吸血鬼山,而我處心積慮所做的一切最終卻被一名半吸血鬼的少年給阻止。

  向達倫,初次見面時他只是個半吸血鬼,因為被鬼不理拉登轉變而必須接受族人的考驗,我看著他接受不公平的試煉,他每次總是落得傷痕累累的下場,但他始終沒有退出這場試煉,他是一名真正夠格的吸血鬼,哪怕只有一半的血液屬於我們,他都表現得像是一名將軍。

  我並不記恨於達倫,他揭發了我的計畫,我知道他能夠瞭解我的想法儘管在情感上無法接受,但在我被族人唾棄之際,我在他眼中看見了掙扎與猶豫。

  在臨刑前我最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我那時的模樣一定相當狼狽醜陋,但在他眼中沒有嘲笑有的只是濃重的哀傷,他為我感到悲傷,我殺了他的朋友但他仍然想要替我發聲,這麼良善正直的靈魂我從未見過。

  我被一路羞辱著押上刑架,最後被自己的族人處死。


  我--柯達˙史摩特曾是一名吸血鬼王子,但最終榮譽地位權力甚至肉體都消逝殆盡,一切不復存在,我只剩下這抹靈魂,苟延殘喘地在靈魂之湖中無止盡回想過去。



※  


  從靈魂之湖被打撈起來的瞬間,我感覺到久違的空氣和以為自己已經遺忘的呼吸,肉體重新生長的滋味並不好,但能夠再度站在陸地上讓我激動到不能言語。

  把我打撈上來的人正愣愣地看著我,我這時才看見他們,同樣地我也愣住了,那是兩個我無比熟悉的身影,在我作為吸血鬼的一生的最後,我有很長一段時間和他們一起度過。

  向達倫和他的小矮人夥伴莫哈凱雙眼睜得大大的瞪視著我,我聽見莫哈凱發出一陣來自肺腑的吶喊,他大喊著的字句我沒有聽清,或許是因為太久沒有使用耳朵使得我的聽覺退化,但這不妨礙我明白他的意思,幾乎是在看到他的那個瞬間我就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

  莫哈凱是我,我就是那個跟在向達倫左右為他阻擋一切危險,甚至阻擋了我自己計畫的那個小矮人。

  

  我看著向達倫,他看起來成長了很多,眉宇間多了許多在我死前還沒有的滄桑,他也不再是那個眼神帶著稚氣的半吸血鬼,現在的他已經能夠獨當一面了。

  他告訴我吸血魔王降世了,鬼不理死了,其他很多人也都因為戰爭而死去。

  我想起我的計畫,要是成功了或許這些人現在就不會死去,但我知道這世界上沒有如果的存在,有的只是命運的必然,就算鬼不理沒有死去,也會有其他人代替他死亡,吸血魔王的降臨是必然的,我曾經想要嘗試阻止這件事情,但代價是我自己的生命以及榮譽。

  我背叛了族人,換來的後果依舊沒有改變,在靈魂之湖裡的歲月我無時無刻感到後悔,我愧對吸血鬼的身份。

  「這就是我選擇你的原因啊。」泰尼先生咯咯笑著,他對著我搖搖手指,笑容燦爛卻令人厭惡。

  我想起來了,在湖中漫長的無止盡的遊蕩裡,我曾經有一次被打擾,那時候是泰尼先生將我打撈上岸,他只問了我一個問題。

  「你想要向達倫活著還是死去?」他那時表情輕鬆,彷彿只是在問今天天氣如何般無關痛癢的問題。

  向達倫……

  這個名字我永遠無法忘記,我知道我理應要對他心懷怨恨,但是事實上我連一丁點的恨也沒有,因為這個少年是我的族人中唯一在最後對我露出悲傷表情的人,也因為他有著我看過最真誠的靈魂。

  我以靈魂的方式存在在這個世界上太久了,過去曾經重要的一切如今都已看淡,唯有靈魂能夠讓我感受到自己仍然活著。

  向達倫的靈魂深深吸引了我,我答應了泰尼先生的條件,我成為了莫哈凱伴隨在達倫左右,最終保護著他走在引領毀滅當時我自己的道路上。

  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莫哈凱和柯達˙史摩特是同一個人,我們有個同樣的靈魂,但因此我們不能共存在這個世界上。

  泰尼先生第二度到來再次給了我一道選擇題,我和小矮人只有一個人能活下去。

  我想活下去,我想要再次呼吸世上的空氣,踩在泥土上,感受自己的身體,我不想再回到混沌的靈魂之湖中。但最後我選擇了死亡,把生的機會留給莫哈凱。

  柯達˙史摩特是吸血鬼一族無法清除的污點,我帶給他們的是屈辱,我的存在讓向達倫痛苦,莫哈凱不一樣,他始終是向達倫忠實的夥伴。

  莫哈凱值得存活下來,我的生命結束了,接下來是屬於莫哈凱的,而我屬於死亡。

  「永別了,陛下。」向達倫對我說。

  我大笑著與他揮手道別,淚水滾落下來,那並不是對死亡的懼怕而是分別的眼淚。

 

  死亡並不可怕,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將正式終結,但我的靈魂不滅,我會以另一種方式伴隨在向達倫身旁。

  當一切都消逝之時,我擁有的只剩下靈魂,也只有真誠的靈魂能吸引我追隨,至死不渝。















最喜歡柯達了,他真的是一切的核心,悲劇的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