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莫紅
[柯南] 緋色柯/ALL柯/ALL新
[我英]轟出/勝出/轟出勝/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劍三][毛毛雨][毛莫][謝王] 精神失控番外-昔日


精神失控番外-昔日

 


  那是謝淵第一次見到王遺風的日子。


  正確來說,他應該是先聽見了王遺風的笛聲,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他去找尋聲音的源頭,然後看見了那名少年。


  少年坐在樹下吹著笛子,謝淵開口對他說,喂,你知不知道你的笛音很不入耳?


  停下了吹笛的動作,少年緩緩開口,那你知不知道你很沒有禮貌?


  這是他們第一次相遇,不怎麼友好的開始。

 


  但從那天開始,謝淵就不自主地會去尋找王遺風的身影,這才發現他們同樣都是指揮班級,發現他上課時看似很認真,但其實偷偷在講義上寫曲譜,下課之後王遺風總是會到那僻靜的學院樹林處吹笛,謝淵會準時出現在他旁邊,看書聊天自說自話,每次都會調侃他的笛音不堪入耳,但卻從來沒有離開過。

 

  在那個年代還沒有手環型的抑制器,人們靠著藥物撐過發情期,春天的到來增加了一些意外事件,有些人順勢就在一起了,而身為A類型的謝淵在吃著抑制劑時,不期然發現王遺風也在服藥,但他們的藥品類型並不相同。

 

  原來他們不是同一類型的人啊,謝淵有種淡淡惋惜的感覺,大概是好不容易遇到夥伴卻發現不是最相似的惋惜感,但這感覺很快就被他拋在日常生活之後。

 

  軍校生活規律而無趣,謝淵總是不出眾人所料是名列前茅的指揮新星,而第二名是王遺風,但謝淵懷疑對方是不是因為每次考試時都打瞌睡,睡醒才開始寫作答,所以才只名列第二。

 

  在他們即將畢業的前一年,學校給他們安排了震撼教育,一場實際的野外星際求生探險,沒有老師沒有補給,他們必須在時限之內存活,並且撐到救援來臨。

 

  頭幾天都相當順利,直到某日,謝淵率領的部隊遇到了星際沙暴的襲擊,隊伍中有人身受重傷,但他們正處於星球沙漠的正中央,若為了救援隊友可能會導致整個小隊的覆沒,謝淵第一次體會到戰場的殘酷,他下令,所有人放棄那名隊員,移動到可以休息的地點。

 

  夜晚,他清點人數,發現除了那名隊員之外,怎麼樣都還少一人,他驀然想起了在自己下達命令時,王遺風的眼神,果然,那個消失的成員就是王遺風。

 

  他不可能拋下隊友去尋找單獨一個人,第一次他在野外如此煎熬,反覆難以入睡,直至天明,他看見一個人影,背上扛著另一個人,在沙漠中隅隅獨步走向他們。

 

  謝淵第一次誠心誠意感謝上天,讓那名少年平安回來。

 

  他又擔心又開心,責罵了王遺風的莽撞,少年用深邃的眼神注視著他良久,搖搖頭說道,你不會瞭解的,之後便不再多言。

 

  謝淵隱約感覺到,他們之間有了隔閡,但他沒有辦法突破那層隱形的壁壘。

 

  又是一個夜晚,再撐過這個晚上他們就能夠平安獲得救援,但此時角落傳來隱忍的呻吟聲,隊友們大驚失色,彼此大叫著並且取出自己行囊內的藥物開始吞服,謝淵推開眾人,看見那喘息聲的源頭,王遺風正縮在角落,面色潮紅,他發情了。

 

  原來,他們是那麼的不一樣,謝淵是A類型,王遺風卻是O類型,但又這麼地相像。

 

  王遺風的藥物在救援隊友時連同行囊一起遺落,現在補救也來不及了,於是那一晚,謝淵趕走了其他所有隊友,他們做了。

 

  謝淵在他耳邊喃喃說著對不起,一邊標記了王遺風。

 

  他太想要這個人,以至於趁著他無力反抗時做出這樣的舉動。

 

  王遺風第二天恢復了正常,他沒有說任何話,大家也不敢靠近他,謝淵上前想要搭話,但被冷冷地拒絕了。

 

  學院的軍艦派人來接他們凱旋回歸,他們是成績最好的一組,無人傷亡,畢業的前途相當亮眼,個個都會是軍界新星,尤其是率領整隊的謝淵,是指揮的第一把交椅。

 

  謝淵想要推辭,但當他回頭想找尋那總是排名在他之後的人時,他發現他找不著了。

 

  王遺風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

 

  從那天開始,謝淵成為了浩氣聯盟的指揮,輔佐大唐帝國,他守護著帝國的治安,並且有著不被信息素影響的神話,成為百姓的憧憬。

 

  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因為他的標記已經給了某人,他的心也同時給了出去,所以才對其他一切無動於衷。




  帝國相安無事好多年,突然,有一股新的勢力崛起,來自星際邊界,自稱惡人。

 

  有趣的自稱,謝淵心想,怎麼會有人認為自己是惡勢力呢?

 

  但當他第一次對上惡人指揮時,他聽到那熟悉的笛聲,他的心神彷彿受到重擊。

 

  是他,是王遺風。

 

  然而,王遺風成立了惡人勢力,與他率領的浩氣聯盟呈現對抗狀態,並且開始在各地作亂,謝淵嘗試想要與那人溝通,為了大義與和平他希望平息戰爭。

 

  王遺風看著他,依舊是那句老話,你不會瞭解的。

 

  謝淵不知道自己不明白什麼,但他打從心底不願意與王遺風為敵,卻沒有辦法,他的呼聲越來越高,成為了帝國的希望,浩氣聯盟的總指揮,打擊邪惡惡人的首領。

 

  王遺風在戰場的另一端,悠閒地吹著笛子,身旁是廝殺的吶喊聲,這畫面顯得突兀卻又寧靜。

 

  謝淵忍不住分神注視著這個畫面,良久,他回想起他們的初次相遇,暗自笑了,王遺風這幾年來笛聲仍然沒有長足的進步啊。

 

  既然發動戰爭可以讓他看見那個人,那就多來點動亂也無不可,只要百姓和士兵都在承受範圍內的話。

 

  謝淵突然有點明白王遺風的想法了,那種不為蒼生,只為一人的想法。

 

  但就像王遺風所說的,他不瞭解這種意涵,他們兩個並不相同,理念不同的兩個人要怎麼相愛。

 

  謝淵一次一次發動攻擊,王遺風也不甘示弱地回擊。

 

  ──既然不能相愛,那便相弒吧。

 

 

 

 

  昔日的兩個少年在樹下靜靜地吹笛翻書,今日兵戎相向,誰也不曾料到這種局面。


  他們互相擁有對方的標記,他們是關係最靠近的,一輩子的敵人。

 










-昔日 番外 完-

不能相愛就相殺吧謝王!

還有一篇R18AO毛莫番外是劉給買書的小夥伴的福利XD

不知道有沒有人想要收書 想去找找代理社團QWQ

之後會在微博上開連載 再去問問

謝謝大家一路看到這兒(鞠躬)


[劍三][毛毛雨][毛莫] 精神失控32 (全文完結)

精神失控32



  「唔……痛……」


  莫雨在一陣劇烈的疼痛中醒來,全身彷彿散架般的痛楚,刀痕傷口火辣辣的,但他知道自己活下來了,沒有像上一世一樣死在穆玄英刀下。


  「雨哥你醒了!感覺如何?」穆玄英聽見那人的低吟連忙跑近查看。


  這讓莫雨大吃一驚,他以為自己是被惡人從那無數的複製體夾殺當中拯救出來,沒想到穆玄英居然在這裡,這樣的驚喜讓他講話都有些結巴:「毛、毛毛,你怎麼會在!這裡是哪裡?」


  「雨哥別擔心,是可人和小月救了我們。」穆玄英將大致的經過講解給昏迷的人聽,接著笑得相當燦爛說道:「這兒十分偏僻,我找了很久,可以確定很安全只有我們兩個人。」


  莫雨聽完卻忍不住皺起眉頭,沉思說道:「你……你還是回去的好。」


  「為什麼?雨哥,我願意和你一起走遍天下,不再管這世間的紛紛擾擾。」穆玄英急切地表明自己的心意。


  「你有著大好前途啊毛毛,不要因為我而葬送了。」莫雨溫柔地看著那個深愛他的人,他知道這個人願意為了他放棄一切,但他何不是如此,他不願意因為自己成為那人的絆腳石,「我只是一個殺人怪物,遇到信息素就會精神失控,和這樣的我在一起對你沒有任何好處。」


  「雨哥,你還不懂嗎?」穆玄英在不會讓對方感到疼痛的前提下輕輕地環抱住那人,他低聲說道:「謝淵大將軍的左右手又如何?浩氣聯盟和帝國的未來又如何?我都不關心,我只在意你的未來,你會精神失控,就讓我成為你的枷鎖,B類型沒有信息素,我陪伴在你身邊,不會讓你有失去自我的機會。」


  「毛毛……」


  「雨哥,你願意嗎?相信我一回,這回我抓住你便不會再輕易鬆手。」


  莫雨片刻說不出話來,他感覺到那個曾經需要他照顧的孩子,總是在他背後的孩子,已經真正成長長大為可以為人遮風擋雨的男人了。


  他也再也不是一個人了,他能夠有所依靠,有人願意接納他的存在。


  「別管這些大小事了雨哥,我們回家吧,回到最開始那個我們長大的稻香村。」


  良久之後,看著穆玄英誠摯而專注的眼神,莫雨輕輕地笑著回答。



  「我相信你毛毛,咱們回家。」

 


  


 

 

  星際征戰還在持續著,浩氣和惡人勢力五天一大打兩天一小打,平民百姓們也逐漸習以為常,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去,打仗歸打仗,生活還是得過下去啊。


  在星際帝國最遙遠的邊際,有一個樸實的小村莊,這裡沒有受到戰火的波及,他們用著最原始的方式生活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一對年輕男子在這個小村莊開了間客棧,專門接待路過村莊要前往別的星球旅行的客人,他們兩人的相貌都相當出眾,一名有著一頭黑褐色長髮,另外一位馬尾高高紮起,但他們都穿著最樸素的衣服。


  今天就像以往每一日一樣,他們招呼著客人。


  客人們正在閒聊,最近星際發生的大事。


  「聽說浩氣和惡人又打起來了,哎,這年頭哪天戰爭才能消停?」


  「要是他們不打起來才是新聞吧,我看謝淵大將軍根本巴不得天天和惡人打架。」


  「這樣也不錯,至少讓國內的軍人們活動活動筋骨,也讓軍校生有地方實習,不然太過安逸可是會重演大唐帝國的悲劇的。」


  「話說回來,前陣子惡人那方不是出了一個很有名的怪物,聽說殺人不眨眼,怎麼最近都沒下文了?」


  「你這麼說我也想起來了,那個怪物好像是遇到信息素就會精神失控,所以被浩氣給處決了!」


  「不是吧……浩氣這麼狠?」


  「不然放著怪物等著禍害人間嗎?」


  客人們高談闊論著,突然,一道溫潤的男聲插話進來,抬頭一看,是長髮的店老闆。


  店老闆說道:「怪物不會再出現了,因為在怪物情緒失控的時候,有人以溫柔豢養他,替他上鎖。這真是個好消息呢。」


  另一位店老闆聽見這句話,摸摸自己凌亂的馬尾,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在客棧客人一頭霧水的情況下,兩位店老闆交換了只有彼此才懂的笑容,走到店內後方,匆匆地接了個吻,接著轉身回到前台工作。

 

  


 

  莫雨是個會精神失控的怪物,但他遇到了能夠用溫柔的枷鎖束縛他的人,讓他安份地做一個普普通通的店老闆。


  穆玄英是一個信息素不出眾的B類型,也幸虧如此,他能夠待在他最愛的人身邊,做他的依靠。


  只要兩人在一起,便是最好的結局。

 












-精神失控 全文完- 

終於全文完結!!!!!(灑花

感謝一路追文看到這邊的人們,你的閱讀、喜歡和評論都是我的動力

謝謝你們曾經陪著精神失控走過這段路。


雨哥有毛毛,毛毛有雨哥,他們很好。

毛毛就是雨哥的鎖,不會再有失控的情況發生了。


明天更新一則謝王番外,關於他們過去的事

謝謝大家看到這邊

很愛你們。

 

 

 


[劍三][毛毛雨][毛莫] 精神失控31


精神失控31



  「哭什麼,現在不是哭的時候,快,去找你的雨哥!」


  突然,一道女聲出現在這密閉的房子裡,穆玄英猛然抬頭一看,是可人,帶著好久不見的陳月兩個人放倒了看守的士兵,她們走了進來幫穆玄英鬆綁。


  「我果然還是放心不下你們兩個,可人姊都跟我說了,走吧,去找莫雨哥哥。」原本一直採取中立態度以出色醫療技術過活的陳月說道。


  「可人,這次是我欠你的,謝謝。」穆玄英鄭重地向對方道謝,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對方的功勞,找到小月,以及把他拯救出來,這些都可能會讓可人面臨之後的懲罰。


  「當初我答應過莫雨同學,我會照顧你,我信守承諾,現在輪到你去照顧莫雨同學了,快去吧,別讓我百分之百契合的夥伴死掉了。」


  可人笑得十分溫和,她雖然和莫雨百分之百契合,但他們只有彼此欣賞的感情,並且有這個一個人願意赴湯蹈火就為了莫雨,她自認為自己完全比不上,就在一旁給予幫助就好了,看到他們幸福,她也能共感那份快樂。


  「是!」穆玄英聽令,對可人行了個標準的軍禮,帶著小月匆匆離去。



 

  「這樣真的好嗎?讓那傢伙把小少爺帶走。」


  「什麼那傢伙,你沒看到他那深情款款的小眼神,根本是我們少爺魅力之下的俘虜啊。」


  「更何況,少爺的心結也就是那傢伙了吧,就讓他們好好解開沒有遺憾最好。」


  「浩氣這次居然派出那麼多長得跟那傢伙一樣的人,害我看到本尊差點反射性揍下去,啊不就還好我收手快,要不然肯定被小少爺記恨!」


  「好啦走啦走啦,這場已經不打了,走吧去喝酒!」


  惡人的突進部隊嚷嚷著,在他們的隊長莫雨被衝到戰爭現場的穆玄英本尊帶走之後,他們便顯得很清閒,隊長忙著感情事,他們去打擾是會被馬踢的。


  只能喝酒,和再多揍幾下那傢伙的複製體,讓穆玄英帶走他們的小少爺,可恨!



  

  「小月,傷勢如何?」穆玄英擔心地問道,他一路上抱著莫雨看著那人身上無數的刀傷血痕,顯得怵目驚心,這讓他相當痛心。


  「無礙,只要服下這帖藥,然後定期換藥敷在傷口處即可。」醫術精湛的陳月倒是很鎮靜,雖然刀傷很多看起來嚇人,但都沒有致命的傷口,或許,在複製穆玄英的時候同時也複製了他的思維本身也說不定,那股深入靈魂對莫雨的執著以及關愛,而讓複製體對於莫雨的攻擊都避開了重要的部位。


  果然,她的兩位青梅竹馬就是要湊在一起才對勁啊。


  忍受了整整三年在軍校被莫雨拋棄的穆玄英,陳月嘆了口氣,感嘆他們終於能夠複合和好,並且,最重要的,她終於不用再忍受那奇怪狀態的毛毛了!


  「我先走了,你們務必小心。」陳月收拾行囊,她是中立而漂泊的醫療師,哪邊有傷患哪邊就有她的存在,她臨走前叮囑道:「浩氣方面可能沒有那麼容易善罷甘休,你知道的毛毛。」


  「我知道。」穆玄英面色凝重地回答。


  但他並不害怕,至少這一次他和雨哥在一起,雨哥養傷的時間就由他來保護他。


  終於有一次,是穆玄英站在莫雨身前照顧著他了,這種感覺他很喜歡,他喜歡為這個人做一切事情。


  就算拋棄了天下蒼生,他也不願負此人的喜歡。

 


 

  『喂?是我。』


  『真難得會是由你來打給我,說吧,有什麼事情。』


  『放他們一條生路,還有那個女孩,讓他們自由吧。』


  『自由說起來簡單,但是你明明知道那孩子的能力,是失控之後就會讓世界大亂的。你這是私心。』


  『他不會失控的,他有人陪伴在他的旁邊,那個人會一直跟著他,照顧他,不會讓他有失去自我的機會。』


  『……你想表達什麼?』


  『我們之間,已經有夠多遺憾了,我不希望看見憾事重演,謝淵。』


  『好吧,就聽你的,我同意這點,至少讓這世界上多一對有情人終成眷屬。』


  『對他們停戰,我陪你繼續打。』


  『當然,我們可是老對手呢,戰場上見,王遺風。』

  













-TBC-

成功救出雨哥!!!(惡人方表示少爺QQ~~~~)

快要完結啦OUO/

  


[劍三][毛毛雨][毛莫] 精神失控30

精神失控30



  「走吧,弟兄們!」莫雨整隊,出發。


  惡人們自然是等不及了,大聲喝采著,一邊來到了勢力邊界,他們沒有輕易越過那條界線,而是在等待對方的大軍來襲。


  過了不久,前方出現身影,那是單獨一個人的身影。


  陶寒亭嘖了一聲,不屑地說道:「居然讓那小子孤單一人打頭陣上場,好一個浩氣聯盟啊。」


  來者是穆玄英,帶著濃烈的殺氣,筆直朝著莫雨直衝而來。


  莫雨採取守勢,對於這個有著他熟悉臉龐和身形的人,儘管百分之百知道並不是他的毛毛,他仍就下不了手,只能一昧地防守對方猛烈的進攻。


  惡人們靜靜地看著隊長和他的友人的對抗,他們知道,這場戰爭他們無從插手,莫雨必須自己面對。


  此時,米麗古麗發出一聲驚呼,指向遠方說道:「你們看,那邊又有人來了,好多……一樣的人!」


  穆玄英來了,但不只有他一人,接下來進攻的第二小隊也全部都是長著穆玄英面孔,綁著長馬尾的年輕小夥子,假可亂真,莫雨一個人瞬間被數十位複製體包圍。


  浩氣居然不只複製出了一個穆玄英,而是一整個軍團的複製體!


  「隊長!你真的不打算開打嗎?這樣下去你會累死的,就中了他們的計謀!」米麗古麗大喊道。


  莫雨吃力地對抗著,一邊喊著,他同時要防範來自四面八方進犯,漸漸顯得吃力。


  「我知道……但是,我沒有辦法!」


  他明明知道這些人都不是毛毛,那些複製體眼神空洞有著機械性的動作,但是那熟悉的面容讓他無法揮刀相向,漸漸地莫雨體力不支,開始處於下風。


  複製體蜂擁而上,莫雨身上開始出現傷口,他沒有力氣再閃躲了……但是他的內心相當平靜,因為他知道這些都不是他的毛毛,攻擊他的身體,卻沒有辦法動搖他的內心。


  「隊長!你下不了殺手,大不了一個個打昏綁回去!」陶寒亭看不下去了,嘖了好大一聲,接著開始有了動作,衝向被包圍住的莫雨,在外圍敲擊複製的穆玄英,讓他們失去行動能力倒在地上。


  失去行動能力的複製體,仍然維持機械性的動作,並且口中喃喃唸著:「殺了雨哥……對不起……雨哥,你必須死……」


  「陰損的招數!」陶寒亭罵道。


  幸好前一日莫雨潛入歸來早已將浩氣的計劃告知眾人,否則他們真的會以為這是真正的穆玄英所為,而莫雨也會像前世一般不明不白地死在他的愛人手下。


  幸好,他潛入了基地,遇見了穆玄英,並且兩人互通了心意,幸好他撞破了浩氣的陰謀,讓他有了防備,這一切都太好了。


  莫雨終於體力不支,連同身上出血過多的傷口,整個人搖搖欲墜,最後在一陣天旋地轉之中,他倒在沙場上。


  身邊圍繞著無數個穆玄英,他們口口聲聲喊著雨哥,卻在那人身上添增了無數的傷痕血口,但莫雨不在意身上的疼痛,因為他最想聽見的那個聲音,不在其中。


  太好了,穆玄英沒有親自看到這一幕,昏厥之前,莫雨欣慰地想道。

 




  另一方面,被特殊隔離的房間內,有一個人正聲嘶力竭地喊著:「放開我!讓我離開這裡!」


  門口的哨兵不為所動,穆玄英受到的待遇雖然相當不錯,但是那塊投影出戰爭場景的螢幕讓他無法冷靜,看著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一模一樣的身形打扮的人們對著莫雨毫不留情地痛下殺手,穆玄英簡直就要瘋了。


  他的雙手被簡單而結實的綁住,他可以自由活動,但整個房間內只有必備的家具擺設以及那塊投影出戰爭實況的螢幕。


  穆玄英絕望地坐在地板上,看著他最愛的雨哥被無數個自己包圍,卻只能採取守勢抵抗,他知道,要是雨哥發揮實力肯定能打贏那些假的自己。


  但正因為是他穆玄英的複製體,所以莫雨才下不了手……


  對不起……雨哥……


  螢幕上的莫雨倒下的瞬間,穆玄英忍耐已久的淚水流了下來。












-TBC-

毛毛s x雨哥!!!


[劍三][毛毛雨][毛莫] 精神失控29

精神失控29


 


  浩氣聯盟的會議進行中,謝淵方才的提案讓所有人陷入一片沉寂。


  「我反對!」只有一個人例外,第一次坐在謝淵身旁的新任左右手穆玄英大聲喊道,他站了起來,對著所有浩氣高層說道:「運用替身這種方法太卑鄙了,更何況這是在利用雨哥……莫雨對我的信任!無論如何我都反對!」


  他的聲音鏗鏘有力,浩氣聯盟的高層們低頭下來沉思,打造出一模一樣的穆玄英讓莫雨那個傢伙放鬆戒心,最後一口氣除掉是最好的方法,但這的確並不符合他們平時的形象。


  此時,有另外一人開口了:「我認為這是將損害降到最低的方法,不傷一兵一卒,我們也不需要殺死你的好友,只要限制他的行動即可,在利害關係盤算之下,我支持這樣的決定。」


  「各位,投票表決吧。」謝淵說道:「支持的留下,不支持的現在可以離去,不參與這次的計畫,這並不會影響我們內部的團結。」


  眾人竊竊私語,有些人猶豫著,有些人離席了,但更多的人選擇留在原地。


  穆玄英憤然起身,準備離開現場,他要去找到莫雨警告他這一切。


  「等等穆玄英,除了你。」謝淵再度開口說道:「由於你是計劃進行關鍵人物,為了確保計劃的實施,所以很遺憾必須限制你的行動。」


  「……謝淵大將軍,這就是你所謂的正義嗎?」穆玄英咬牙切齒道。


  「是的。」謝淵不為所動,他的眼神相當坦然,「以一個莫雨換取我的部下與百姓的生命,我認為這是正確的判斷,要成為指揮,你必須學會讓理性支配你的感性,穆玄英。」


  「……這又是那所謂的大義,是嗎?」穆玄英緩緩地說道,自嘲地笑了:「看來我果然成不了合格的指揮呢。」


  因為他會為了那個人,義無反顧去做任何事情,拋下責任和道義,只要莫雨願意,他就會跟隨到天涯海角。


  穆玄英麻木地伸出雙手,讓一旁的人銬住,被帶往特別隔離看管的房間。


  臨走前,他深深地看了同樣與會的可人一眼,後者以幾乎無法察覺的幅度對他點了點頭。


  他什麼都做不了,只能被押著帶走,等著可人行動。


  路途中,他看向空無一人的走廊,他知道莫雨應該已經得到了想要的情報,並且逃出浩氣基地,這樣就好。


  他只能做到這樣,穆玄英嘆了口氣。


  雨哥,對不起我又要再一次傷害你了……

  

  





  兩軍交接開戰前夕,莫雨再度成為第一突進隊的隊長,率領著隊友們一同站在勢力交界處,他知道等待著他的會是什麼樣的人物,但他並不害怕。


  昨天深夜回到惡人,王遺風前來關心,他向他告知了浩氣的策略,後者苦笑著搖了搖頭,表示著一聽就是充滿謝淵風格的計劃,王遺風問莫雨要不要暫時休息,讓其他弟兄替他扛起,淡漠雨拒絕了,他要自己面對這一切。


  王遺風沒有阻止他,反而讚許地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說道:「你們都是有膽識的孩子,能夠坦誠面對自己本心最重要,要是,我和他早一點弄明白這一點就好了……」


  留下這句耐人尋味的話,王遺風要莫雨好好休息,準備明日的戰爭。


  莫雨躺在床上,看著星艦上方透明穹頂的滿天星斗,想起了昨晚那人的體溫,第一次不覺得孤寂,微微一笑,很快地睡去。












-TBC-

忙完ONLY場終於回來繼續更新啦!



[劍三][毛毛雨][毛莫] 精神失控28

精神失控28



  隔天早上穆玄英起了個大早,看著還蜷在被窩中表情疲憊的莫雨,他不自主地咧開大大的笑容。


  好不容易啊,雨哥終於是他的了,同時他也是雨哥的。


  輕輕梳理還在睡覺的人的長髮,將那鬆垮垮並無實際用處的手綁結打開,穆玄英看著那紅痕有點心疼,但知道自己當下必須要讓莫雨有台階下,讓他覺得自己是處於被動承受的地位,才有可能成功。


  果然,事情很順利地進展,雨哥身體的滋味,真的很美好呢,而且A+類型的強壯體魄也代表著未來他們的生活能夠很性福……


  穆玄英想著想著想到了天邊去,直到聽到集合的鈴聲這才反應過來,連忙從衣櫃裡拿出另一套備用的研究服,以及用紙筆匆匆畫出一張便箋放在一起,之後他快速梳洗整理好自己的容貌,穿上軍裝,給那還在睡覺的人一個溫和不帶情慾的吻,接著離開了這個房間。


  他知道當他回來時,莫雨肯定不會在原地等他,但他相信經過昨天那一晚,他和雨哥精神上已經相通結合,他能夠感受到雨哥願意開始信任他,接下來無論雨哥要做什麼他都支持就對了。


  因此,他放心地離去。


 

  莫雨醒過來時,身旁的棉被已經冷了,但他的身子還是溫暖的,帶著不甚熟悉的痠痛感,這種在擁有強健體質的他身上很少出現的感覺,後方略有疼痛,但微涼的感覺讓他知道那離去的人已經幫他上好了藥,他撐著肌肉過度使用的腰,緩慢地從被窩裡挪動出來。


  有多久他沒有好好地睡過一場覺了?


  自從離開學校,投奔惡人,每天晚上他都在孤獨中渡過,數著滿天星斗最後體力不支睡去。


  但昨晚如此激烈的運動以及那人有力的擁抱都讓他無暇多想,並且也不需要多想,那個他心繫的存在就在他體內,在他懷中,這讓他感到安心。


  莫雨看著那放在床頭小桌子上的嶄新研究服以及一張畫好如何完美避開基地監控的路線圖,他微微一笑,那是發自內心真誠的笑容。


  穆玄英愛他,他終於感受到了那在前一世的陰影之下被他刻意忽略的情感,很慶幸他能夠及時把握住這份心意,同時他自己也能夠回報。


  雖然,他們是不同勢力的人,終究要回去效忠自己的勢力,但是他再也不擔心會受到穆玄英的背叛,他相信他。


  換好衣服,莫雨掏出隨身口袋內的藥物,又吞下一顆,不幸中的大幸是他被毛毛給發現,這次他會格外謹慎,不會再出紕漏。


  那股易容的疼痛來得快去得也快,轉眼間他又是個看似普通的研究人員,打開宿舍的門,他將路線圖記在腦海中,熟練地走向基地研究中心所在地。


  他還記得那天聽到的話語,那些研究人員的交談,除了穆玄英升遷之外,還有另一個正在進行的大型研究計劃……


  肖藥兒的易容發明連最難以改變的虹膜也可以仿造,這讓莫雨一路上用偽裝的虹膜辨識暢行無阻,他加入了忙碌的研究人員群中,正低頭埋案工作的人比比皆是,沒有人發現多了那麼一個普通的研究人員。


  這裡就是浩氣研究計劃的最核心位置……莫雨回想穆玄英所畫的路線圖,確認道。


  他向看門的人點頭示意,對方同意他進入,虹膜比對之下通過,自動門滑開,裡頭有無數個類似培養皿的大型液體養份槽,其中有許多剛誕生的胚胎浸泡在其中,還有更多的是看不出外型的物體,懸浮在養份槽之中。


  但這些莫雨都沒有看在眼裡,他的目光一進門就被牢牢地吸引住,被那個在房間中心的大型養份運輸槽當中載浮載沉的人形給吸引,他沒有辦法描述看到當下的震驚。


  那是他最熟悉的人,穆玄英。


  又或者說,那是他最熟悉的人的複製版,這整個房間都是穆玄英從小到大、從胚胎到幼年到兒時到軍校時期到房中央那個最接近現在的版本,整個房間滿滿都是穆玄英。


  浩氣正在秘密進行的大計劃,複製對他而言最重要的穆玄英。

 



  莫雨終於明白了,一切都真相大白。


  上一世的他死在穆玄英的刀下,但那既是穆玄英,又不是他,那只是他的複製體。


  浩氣運用這一招來對抗他們口中惡人的怪物,運用他最珍視的存在,來毀滅他。


  莫雨表面冷靜地退出了房間,走在走廊上毫無知覺,跌跌撞撞,腦中各種不同的影像划過,上一輩子自己被捅刀子時的不敢置信,穆玄英近乎冷酷的回覆,最後閉目之前聽到的話語……


  通通都是假的,那不是穆玄英做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莫雨突然放聲大笑,嚇壞了旁邊經過的研究人員,但他豪不在乎。


  他笑到聲嘶力竭,笑到像在哭泣,他一邊笑一邊流淚,那張普通的臉龐上的表情扭曲到不可思議,但他的內心彷彿獲得救贖。


 

  殺他的人不是穆玄英,那不是他的毛毛。


  穆玄英從來沒有背叛過他。


  ……太好了。  










-TBC-

上一世真相大白!!

這一世會如何呢OUO


[劍三][毛毛雨][毛莫] 精神失控25


精神失控25



  穆玄英一臉震驚地看著眼前的人彷彿忍受極大痛苦一般低吟著,接著那張陌生而普通的臉孔逐漸扭曲重塑,在下一刻成為他朝思暮想的人的面容。


  「……雨哥!啊!」他大吃一驚,忍不住吶喊出聲,但馬上意識到自己的音量太大,降低了聲音,並且拉著還在變形期間不適的莫雨拐進一旁走道的暗處角落。


  「你怎麼會跑來這裡,這樣很危險!」穆玄英小聲而快速地說道:「雨哥,這裡的人都對你恨之入骨,這幾天我聽到好多傳言,你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


  「我有想弄明白的事情。」莫雨看著那熟悉的臉龐,那人的話語中仍帶著關心,但又有幾分真幾分假,他已經無心去分辨,淡淡地嘆了口氣,他說:「被你抓到是我的疏忽,如何,你要把我送去謝淵那裡嗎?」


  「……」穆玄英一時之間回答不上來,眼前的人是殺死自己勢力的頭號敵人,但是,也是他最為掛心的人,並且他清楚明白,要是交到任何除了自己以外的人手中,莫雨的下場會比死還要更為悽慘。


  咬了咬牙,穆玄英在心底暗自對自己的頂頭老大道歉,伸手拉住對方的手臂,低聲說:「跟我走,快,別被任何人發現了。」


  穆玄英帶著莫雨在走廊一路疾馳,無聲而迅速地離開充滿人群的研究場所,來到了軍隊的宿舍區域,穆玄英單手替莫雨遮著臉,一路上留意閃躲攝像機的方向,終於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推開門,把人塞進去,接著迅速把門掩上。


  動作一氣喝成,穆玄英這才鬆了一口氣,他住的是單人宿舍,也因為升職太快,來不及有任何對他房間的檢查或監控,他就已經入住,這下剛好成為藏匿人最好的地點。


  看著那一路上乖乖被自己帶著走不發一語的人,穆玄英知道自己並沒有被完全信任,但他不曉得該如何是好,他願意將自己的一片真心掏出來給對方,對方卻不肯要。


  「雨哥……」


  那人坐在她的床頭,穿著寬大不適合的研究服,低垂著頭,穆玄英突然很想要將這一切說出口,就算被拒絕那也無妨,一直以來都是雨哥走在前頭他在後面苦苦追趕,但他喜歡莫雨的心意不曾改變。


  「聽我說,雨哥。」穆玄英走到那人面前,強迫中帶著溫柔使那人抬起頭來,兩人雙眼對視著,穆玄英的心跳很快,在安靜的室內他可以聽見兩人的呼吸聲以及自己砰通砰通的心跳聲,莫雨看著他,臉上沒有表情,穆玄英卻很緊張,對於接下來要說出口的話。


  「無論你潛入是想要作什麼我都會替你完成。」他承諾道。


  莫雨顯然沒有料到會是這樣的局面,挑起一邊眉,他問道:「為什麼?這樣對你一點好處也沒有不是嗎?更何況你已經成為了謝淵的左右手,我還來不及和你說聲恭喜呢。」


  ……這會不會又是一場為了功名利祿而吸引他進入陷阱的騙局?


  「穆玄英,你不要和我說笑。」莫雨採取防備的姿態,他不願意去相信,他拿什麼去相信,他傷得夠重了。


  「我沒有!雖然不知道理由,一直以來雨哥你都一廂情願認定我在說謊,但穆玄英我敢發誓對雨哥你的事情我從來沒有說過一句謊話。」穆玄英說道:「你願意相信我嗎?」


  「……我為什麼要相信你?」莫雨隱藏自己的情緒回答道。

 

  「雨哥,我們真的沒有可能再回去以前那愉快的時光嗎?就我和你……」穆玄英近乎急切地問道。


  「你有辦法拋下現在這一切嗎?這是你努力多久才得來的地位與名聲。」莫雨冷冷地回答。


  穆玄英被答案傷到了,沮喪地問道:「在你心中,我是這樣注重功名的人嗎?」


  「雨哥!回答我!」


  莫雨陷入些微的恍惚,他眼前的穆玄英和過去那一個重影又再次疊合,讓他分不清,那個拿刀毫不猶豫刺殺他的人,和眼前傷痛表情的人,是不是同一個。


  「我不知道……」


  「雨哥!我把我的真心都掏給你看了,你還要我證明到什麼程度!」穆玄英大喊,內心瘋狂而強烈的情緒在澎湃,鼓舞著告訴他跟他說把一切都跟他說!



  他冷靜了下來,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我愛你啊,莫雨。」
















-TBC-

終於說出來了!毛毛點讚!

下一回.....嘿嘿

[劍三][毛毛雨][毛莫] 精神失控24


精神失控24




  莫雨服下了肖藥兒的藥,感覺到一陣身體重新塑形融化般的疼痛,緩過來後他拿著米麗古麗遞給他的鏡子,上頭的面孔已經不是他熟悉的那張臉,是一張毫無特色的路人臉孔。


  「說起來,這個臥底長得真的超級普通,混在人群裡完全不會被發現,是個做臥底的好料子,可惜遇到了我們肖藥兒。」陶寒亭惋惜地看著那昏迷的男子,伸手戳了戳對方,毫無反應,看來前一天被瘋狂的藥師測試了很多令人寒毛直豎的實驗。


  「那麼,我出發了。」莫雨穿上浩氣聯盟的研究服,準備自己駕駛小型飛艦到浩氣勢力的星球上悄悄著陸後再進行潛入。


  「祝你此行順利,無論如何,找到你自己想要確認的答案吧。」陶寒亭一身黑衣為他送行,冷酷的語氣,但話語相當溫暖,他說:「找到答案之後記得好好思考清楚,別像我一樣,錯過了就回不到過去了,妻子家庭什麼都沒了……小少爺,面對自己的心。」


  莫雨對著這位有著悽慘身世的前輩既感到惋惜又敬佩,但他知道對方不需要任何憐憫,因此他對著那純黑的身影鄭重說道:「我會的,謝謝陶前輩。」


  「想想你為什麼要過去這麼一趟。」陶寒亭說道,接著轉身,不再目送對方離去,「我話就說到這,相信你會明白的。」


  莫雨點點頭,爬進駕駛艙內,設定好自動導航,接著他閉上雙眼,開始思索方才的對話。


  為什麼他要冒著危險也要潛入浩氣的基地?


  他有他想要確認的事情,他想要確認,上一世的他是不是真的死於穆玄英手下,想要確認穆玄英對這件事情的態度,他想要親眼見證這項衝著自己來的計畫的形成,他不想再像過去一樣死得含冤,死得不明不白。


  穆玄英說,他不會殺他……


  他想要確認,這句話的真實性。


  說到底,他這一趟潛入浩氣聯盟,為的都是同一個人……毛毛,那個從小和他一起長大的孩子,不知不覺他們站到了對立面,但是,這一世他能夠感覺到不一樣,毛毛雖然被他震懾卻還是緊緊抱住了他,阻止他的失控,毛毛沒有鬆開他的手。


  莫雨想起那彷彿用力到擠壓全身骨頭乃至靈魂的擁抱,在他神智不清時仍如此鮮明。


  穆玄英長大了啊,已經是一個可以獨當一面,並且面對自己發狂時能夠保持冷靜處理的男人,莫雨感到欣慰的同時又有點悵然若失,以前那個跟在自己後頭的小毛毛會不會從此也消失了?


  莫雨心知肚明,陶寒亭的每一句意有所指的話他都聽得懂,只是不願意承認。


  承認穆玄英這個人對他來說就是超乎一切的重要,就算惡人再怎麼接納他,他還是想要去確認穆玄英的態度,他世界上最在乎的就是毛毛對他的感受,其餘他都可以不聞不顧。


  因為是他的毛毛啊……






  莫雨順利地降落,沒有引起邊防注意,潛入了浩氣聯盟的基地。


  基地內部走廊上有許多研究人員正急匆匆地趕路,莫雨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調整一下身上的衣著,混入來往的人群之中,成為眾多研究人員的一份子。


  浩氣的研究人員們正在交談,討論他們上司最近賦予的一個新的大企劃。


  「聽說是要用最新型技術去製作……我們有那個資金跟能耐嗎?」


  「上頭都這麼說了,就只能試試看了。」


  「說起來,這個穆玄英不簡單啊,幾天前還只是軍校生候補,參加過一場戰役之後就被謝淵大將軍提拔為左右手了!」


  「聽說是因為他和敵對勢力那個殺人怪物感情特別好……」


  「什麼?那也難怪,我們這邊都拿那個怪物沒轍,只好出此下策……」


  「噓!別再說了!趕快去完成交代的事情比較重要!」


  研究人員走遠了,剩下其中一人孤單地站在原地,臉上面無表情,但他的內心卻在淌血,穆玄英,他的毛毛,靠著認識他的關係爬到了這麼高的位置,那是他最憧憬的謝大將軍的左右手……


  莫雨覺得自己又再一次被撕裂了,由內到外,就在他內心坦承毛毛對自己來說是最重要的存在之後。


  那個爽朗笑著的大男孩,在過了三年之後,是不是一切都走樣了?


  莫雨知道自己的離去傷害對方很深,但他沒有其他辦法,繼續待在軍校遲早他的秘密會曝光,崇拜繪轉為厭惡憎恨,他只能回家,回到接納他的惡人。


  果然,這世上只有惡人會接納他的存在,就連毛毛也……


  「為什麼……毛毛……」在走廊上他忍不住抱住頭,小聲地喃喃唸道。


  突然,一隻手搭上了他的肩膀,一道爽朗的聲線傳來,那聲音擔心地詢問道:「你還好嗎?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莫雨渾身一震,這道聲音他聽了十幾年,總是雨哥雨哥的叫他,怎麼樣他都能一秒認得,接著他想起肖藥兒的告誡,藥師告訴他這個易容藥的缺點就是不能被他人碰觸,會在短時間內現出原形。


  看著眼前滿臉擔憂的穆玄英,莫雨在內心無聲吶喊。


  ……糟了!











-TBC-

兩人相遇!!接下來進入趕稿模式啦!!!!!!

會努力完稿的 如果有人想收本本之後找個好代理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