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莫紅
[柯南] 緋色柯/ALL柯/ALL新
[我英]轟出/勝出/轟出勝/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名偵探柯南][緋色柯/緋色新] 緋色的咒語03

※腦洞系列

※應該會是一個小中篇

※不知道會邁向哪裡,全看腦洞大神

※緋色柯(赤柯+安柯)、緋色新

※全架空背景




緋色的咒語03




  原先三人顯得自信滿滿,說要保護好工藤,但沒想到一進到森林裡,服部平次馬上就遇到了難題,他找不到他的使魔在哪裡。


  「喂,大黑,出來啊!」服部低聲喊著,一邊摸索腳底下,想辦法找到自己那隻黑色大狗。

  

  遠遠地傳來狗吠聲:「汪!」


  「你怎麼跑到那麼遠去了……唉唷!別跑啊!我不是故意踩到你的!」服部一邊走,結果疑似踩到了自家使魔的尾巴,外表強壯內心很纖細的黑犬馬上嗚咽著跑走了,頭也不回往森林深處跑去。


  「等等!」


  「平次,別衝動,喂平次……唉。」


  服部平次跑遠了,白馬嘆了口氣,摸著老鷹低語著:「華生,找到他們。」


  老鷹親暱地啄了啄主人的耳廓,飛了起來,在前方帶路,黑羽以及白馬跟著走在後頭去尋找服部的蹤影。



  「……人呢?」


  工藤新一回過神來,這才發現他的同學們都消失了。


  他剛剛一直在內心揣摩著要怎麼使用自己的使魔,對周遭發生的事物毫無察覺,等到想到一個段落,才發現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說走就走……」嘴裡埋怨著,他撥開樹叢,開始尋找自己的夥伴。


  前方不遠處有動靜。


  「喂,我說服部……!」工藤新一原本高聲抱怨,但看到前面人影不尋常的動作,他馬上壓低音量。


  可惜,已經太遲了,那前方兩個不知名的人士注意到他的存在。


  工藤新一這才發現還有一個人倒在地上,不知生死,看來他目睹了一個不得了的現場。


  「唉呀,看來有個穿著學校袍子的孩子誤闖禁地了。」不知名的女子有著一頭漂亮的捲髮,她笑瞇瞇地開口。


  「解決掉就是,少廢話。」另一名長髮男子冷酷地說。


  聽見這句話工藤新一下意識拔腿就往回跑,這些人不是好惹的!他能夠感覺到那種氣息!雙手沾滿血腥的人才會有的氣息!


  他用盡全力跑,但一不小心被樹枝絆倒,握在右手手心當中的娃娃掉到了地上。


  「……這是什麼?娃娃?」神秘女子緩緩走近,彎下身子撿起掉在地上的東西,她笑著說:「怎麼到森林來還帶著玩具呢?」


  「就讓愚蠢的娃娃和你一起陪葬吧。」男子說道,舉起右手,工藤新一清楚看見那是槍械,在魔法世界裡被禁止擁有的武器。


  他全身發抖,卻動彈不得,想要搶回娃娃也沒有辦法,只能看著男子舉起手槍,對準了自己。


  砰,男子開槍了。


  工藤新一感覺到肋下一陣鑽心的疼痛,不知道為什麼,男子沒有一槍奪去自己的性命,但是眼前的狀況仍然是大不妙。


  ……有誰、什麼人,能幫上忙……


  用左手摀住傷口,血液緩緩流出,流到了左手掌心中的娃娃身上,沾染到血液的娃娃突然發出一陣強烈的光芒,接著彷彿共鳴似地,在神秘女子手上的另一隻娃娃也發出亮光。


  「這是……?」工藤新一感覺全身上下像是火燒一般的疼痛,意識越來越模糊。


  在他失去意識之前,他看見了兩個陌生但又眼熟的身影,有兩個男人憑空出現在森林裡……


  接著,他眼前一片黑暗。



  重新獲得身體的感覺真好。


  降谷零輕鬆地動了動全身關節,剛剛被那女人碰到的噁心感都消除了,他很擔心自己的主人目前的狀況,但眼下那兩個危險人物不得不堤防。


  「原來是惡名昭彰的邪惡組織啊,我還以為是誰來著呢。」他笑著說道。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個人會在學校附近的森林裡頭,但他們是國家登記在案的重大要犯,隸屬於某個謎團一般的黑暗組織,國家一直不遺餘力在追緝他們。


  「……這不是公安之首降谷先生嗎?」女子對於憑空出現在眼前的人感到驚訝,還有另外一位,她看向沉默不語的那人,「還有銀色子彈……這是怎麼回事?」


  「給你們個忠告,不要動這少年。」赤井秀一冷冷地說:「其他我不管。」


  「……琴,你怎麼看。」女子拿不定主意,轉頭看向身旁的人。


  被稱為琴的男子思考片刻,轉身離去:「走吧,我們勝算不大,這也不是來這裡的目的……以後還有的是機會。」


  兩人運用魔法瞬間消失。


  危機解除,降谷零連忙衝向自己的主人,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恢復真身,但是剛剛的那一槍的確打在工藤新一身上,主人需要治療。


  但是眼前的狀況讓他愣住了。


  「……赤井,我沒有看錯吧?」


  「沒有,」赤井秀一摸了摸口袋,終於找到了自己的菸,他現在很需要來一根,他叼著菸,表情凝重地回覆:「我們的主人變小了。」


  工藤新一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但明顯不是原先少年的模樣,男孩緊閉著雙眼在過大的衣服之中,表情痛苦。


  「算了,先送回家吧,救人要緊。」現在不是廢話的時候,降谷零咬牙,雖然對於眼前的情況感到震驚,但目前最需要做的是治療。


  「那就派出你的使魔。」赤井說道。


  「……你是故意的吧?」降谷想到自己的使魔,忍著想要打架的衝動說。


  「是誰說救人要緊?」


  好吧,救人要緊。


  降谷零招喚出自己的使魔:「……出來吧,三明治。」


  現烤香噴噴的三明治憑空出現,很快地吸引了森林裡各種動物,包括一些高等級的魔獸,看準一隻高大的飛隼,降谷零把三明治丟進那巨大的鳥嘴裡。


  他的使魔不能動也不能打,但能夠馴服動物以及分散敵人的注意力,是唯一的用處,只是每次使用完畢就必須得要重新製作三明治,這點讓他十分惱怒。


  吃到好吃三明治的飛隼被馴服了,赤井秀一抱起那臉色蒼白的男孩,輕柔地壓住他的傷口,三個人跨上隼的背上,巨隼拍了拍翅膀,起飛。


  目標工藤家。

 

 

  「這樣就不用擔心了。」有希子的使魔是千年難得一見的治療系精靈,也因此她被稱作神聖的魔女,她招喚出了自己的使魔,替兒子療傷。


  槍傷在溫柔的光芒下漸漸癒合,工藤新一臉上的表情不再痛苦,但仍在昏迷之中。


  稍早之前,降谷零已經將事情大要轉告給工藤夫婦,目前四個大人正坐在客廳內商談著,赤井秀一抱著受傷的男孩,降谷零示意要接過,但對方不肯換手,兩人陷入無聲的鬥爭。


  「這是我們工藤家的傳統,緋色的咒語。」工藤優作開口緩緩道來:「工藤家不只是招喚出來的使魔相當特殊,在緊急情況下,我們的血液會讓使魔呈現更強大的狀態,對於兩位而言就是恢復真身,但是對新一來說,這魔力消耗遠遠超過他的負擔,因此身體自動開啟了防禦機制避免內在系統崩毀,也就是幼齡化。」


  「幼齡化不知道會持續多久時間,我們想要拜託兩位,照顧好小新。」有希子接過話,沉重地說:「要知道招喚出真人使魔是非常罕見而具有倫理爭議的議題,小新要是被黑暗組織的人盯上,後果不堪設想……雖然知道二位都是有名的大人物,還是拜託你們帶著他躲避一段時日,等風頭過去之後再回來吧。」


  「沒有問題。」赤井秀一二話不說,直接答應。


  降谷零給有希子一個安撫的微笑,看著那沉睡的男孩,他說:「當然,畢竟他是我們的主人啊。」












-TBC-

三個人的同居生活即將開始!

使魔又會是怎樣的存在呢23333

這只是個腦洞文 不會有太多陰謀的放心XDDD

[名偵探柯南][緋色柯/緋色新] 緋色的咒語02

※腦洞系列

※應該會是一個小中篇

※不知道會邁向哪裡,全看腦洞大神

※緋色柯(赤柯+安柯)、緋色新

※全架空背景




緋色的咒語02



  隔天早上起床,工藤新一揉揉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覺得娃娃的位置好像不太一樣了,他記得睡前明明把兩隻娃娃放在一塊,怎麼現在兩隻娃娃中間隔了那麼遠?


  算了,應該是他碰到的吧……


  搖搖頭不再多想,工藤新一換上學校的制服袍子,把娃娃分別塞進袍服的兩邊口袋,一邊一個,接著走出去吃早餐,和爸媽道別,前往學校。


  他們班還是同樣熱鬧,大家昨天招喚出了使魔,今天紛紛開心地亮出自己的搭檔陪伴著上課,使魔多半是動物型態的,於是教室裡充斥著各種動物的叫聲。


  工藤新一慢吞吞地走到自己的座位,放好書包,對著窗外發呆。


  「唷工藤,今天怎麼那麼早。」他的好友黑羽快斗走了過來,開心地趴在他的肩膀上,大聲嚷嚷道:「你看我的鴿子!他會變魔術喔!」


  「哦是喔,什麼魔術?」工藤新一對這個魔法小詭計總是玩得特別好的友人問道,雖然多半能看穿他的伎倆但是他還是很緊惕,深怕一個不注意這傢伙又惹出了什麼事來。


  黑羽快斗摸著鴿子打了個響指,只見白鴿一個俯衝,下一個瞬間白鴿消失了。


  新一感覺自己的袍子裡有什麼東西在竄動,解開第一顆扣子,一隻鴿子探出頭來,嘴裡穩穩叼著一張撲克牌。


  「紙牌魔術,他和我是很好的夥伴,以後就可以一起去大鬧一番了!」


  「哈哈…哈……」狠狠地揍了快斗一拳,工藤新一覺得這傢伙以後更麻煩了。


  「挨揍了吧?你那沒品味的鳥。」說話的人走了過來,他的肩膀上站著一隻雄赳赳氣昂昂的老鷹,銳利的鳥眼瞪著那鴿子,快斗的鴿子很快就噗地一聲消失了。


  「我的華生才是最聰明美麗的。」


  「喂白馬!不准你靠近我的鴿子,聽見了沒有,牠會嚇到掉毛的!」黑羽快斗抗議。


  「那只代表他和主人一樣不經嚇。」


  「什麼?我可是天才魔術師……」


  「怎麼沒看見平次?」眼看這兩人又要吵架,新一連忙轉開話題。


  「早安……」有氣無力的聲音傳來,是服部平次,他每一步都走得很緩慢,臉上還有明顯被撕咬的痕跡。


  「……你去哪裡跟野狗打架啦?」白馬探默默退後一步,這傢伙的品味不適合靠近他。


  「什麼野狗,我的使魔!帥氣的大黑犬!」服部平次大聲說道,但隨即撓了撓頭髮,尷尬地說:「但因為那什麼,他全身太黑了,昨天晚上我不小心踩到牠,就被咬了……然後現在牠生悶氣不肯跟我到學校來,被我拖著來了。」


  工藤新一往友人身後一看,真的有一隻大黑狗,但狗臉上寫滿了不悅。


  「哈哈,老師說的你沒在聽,要好好培養和使魔的感情啊!你這樣會駕馭不了牠的。」快斗幸災樂禍道。


  工藤新一看著垂頭喪氣的平次,偷偷嘆了口氣,雙手伸進兩邊口袋裡,摸到了戴著帽子的和有著瀏海的娃娃。


  服部那傢伙的狀況還算好了,他要怎麼跟兩個娃娃培養感情互動啊……


  又嘆了口氣,工藤新一連把娃娃拿出來的心情都沒有。





  降谷零發現自己又不能動了,昨天趁半夜拚死拚活離赤井秀一越遠越好。


  本來想要和他們的主人說明情況,結果發現在工藤新一張開眼睛的那一瞬間,他和赤井就像是被施了定身咒,完全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看著主人動作。


  他在口袋裡聽見了工藤新一和友人的對話,也聽見了那微小的嘆息,工藤新一的手指不經意地蹭著他的瀏海,讓他覺得很舒服。


  他想和他的主人說不用擔心,他和另外那傢伙可是世界上數一數二強的人物呢!


  但是他開不了口,他現在只是個娃娃,什麼都做不到。





  教授宣布了一項重大的課程試煉,同學要分組進入魔獸森林,和自己的使魔夥伴進行第一次的合作行動,一起獵殺最近時常出來擾民的低階魔獸。


  理所當然地,四個死黨分在一組。


  其他三人看著在座位上沒什麼精神的工藤新一,白馬探比了個噓的手勢,他們都知道自己好友對於招出娃娃使魔這件事情相當在意。


  「有事情我們來保護他吧……」服部平次低聲說道,其餘兩人點點頭。


  他的大黑犬很給面子地走到他身邊,敷衍地蹭了蹭他的褲管,這讓他很是感動。


  「走吧工藤,再不行動就要天黑了。」黑羽快斗說道。


  工藤新一最後一次伸進口袋,猶豫了一會,將兩隻娃娃掏出來握在手中,跟上了好友的步伐。


  進入森林,試煉就要開始。










-TBC-

很黑的人配很黑的狗(壞心

還沒寫到他們變真身

頭有點痛,這章有點短,將就一下吧

感謝大家的腦洞 我都看到了23333

[名偵探柯南][緋色柯] 緋色的咒語 01

※腦洞系列

※應該會是一個小中篇

※不知道會邁向哪裡,全看腦洞大神

※緋色柯(赤柯+安柯)

※全架空背景





緋色的咒語 01


  工藤新一正在進行他人生至目前為止最重要的一次測試,他閉上雙眼,口中輕唸著那複習過無數次的咒文,腳下的魔法陣隨著他的低詠發出光芒,那光芒漸漸增強。


  白光乍現,在場的眾人紛紛閉上了眼睛迴避刺眼的亮光,接著趕緊回過神來,仔細看那白光褪去之後地板上的結果。


  工藤新一揮了揮額頭上的汗水,咒語消耗了他很大的體力,但不知道會是什麼動物與他產生共感而受其召喚。


  只見那地板的魔法陣上躺著兩隻很小很不起眼的……娃娃?


  工藤新一揉了揉眼睛,想確保自己沒有看錯,但真的是兩隻看起來手工縫製而成的人型娃娃,一隻棕髮藍眼,另一隻戴了頂帽子有著綠色的雙眼,靜靜地躺在地板上。


  主考的魔法師長官拍了拍傻眼的年輕考生,這種事件他看多了,他開口安慰道:「別太驚訝,那就是你的使魔,使魔能夠幻化成各種型態,還曾經有人的使魔是現烤剛出爐的三明治呢,去把他們撿起來吧,以後他們就是你的夥伴了,年輕人。」


  工藤新一聽了長輩的話,只好默默撿起兩隻娃娃,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覺得那兩隻娃娃是溫熱的,他小心翼翼將娃娃們放進自己的包包內,接著退回班上同學人群之中。


  「不錯嘛,工藤,至少有兩隻,比那個黑羽家的鴿子強。」他的同學笑嘻嘻地勾住他的肩膀說道。


  「閉嘴,平次。」工藤新一現在沒有開玩笑的心情,他在想回家要怎麼跟爸媽交代這件事情。


  身為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大魔法師工藤優作與魔女工藤有希子的兒子,他,工藤新一,招喚出來的使魔居然是兩隻不織布做成的娃娃……他完全不敢想像他爸爸得知之後臉上的表情。


  肯定會笑他笑個十來年。


  工藤新一絕望地想著,看著同學招喚出五花八門的使魔,下課回家。



  「哇……小新!你果然是我們家的孩子!」有希子看著那兩隻娃娃,和自己一臉羞憤的兒子,笑容滿面地說:「能夠招喚出人型很了不起,就算只是娃娃也是很厲害的呢!」


  「媽……別安慰我了。」新一撫著額頭,拎起那兩隻娃娃,擺在自己的床頭。


  他本來是想放在書包裡來個眼不見為淨,但是老師說了,要好好和自己的使魔培養感情,所以他只好乖乖地把他們放在離自己睡覺最近的地方,雖然他不知道要和兩隻不會動的娃娃怎麼培養感情。


  夜已深,工藤新一在床上看了會書,關燈之前他看著那兩隻剛被自己招喚出來的娃娃,猶豫了一下,說道:「晚安。」


  無人回應,覺得自己很愚蠢的工藤新一鑽入被窩,緩緩地沉入夢鄉。


  閉上雙眼的他,並沒有發現那兩隻娃娃無神大眼當中瞬間閃過的亮光。



  降谷零覺得自己流年不利,好不容易擺脫了魔法師學校,他一點魔法師的資質都沒有,他愉快地跑去格鬥學校報考騎士學院,畢業後終於在國家的皇家騎士部隊當中熬出頭,成為了騎士隊長,維護國家公共安全。


  結果他只是獨自巡查出個任務,就被一股強大的引力給吸入突然冒出的黑洞之中,完全無法抵抗,回過神來,他又回到了最痛恨的魔法學校,驚恐的他發現自己動彈不得,但卻能看見和聽見周遭環境發生的事情。


  他聽見了那個曾經當掉自己的老不死魔法教授說關於使魔的事情,還聽見了三明治的舉例……該死的,當年招喚出了現烤三明治使魔就是他降谷零!死老頭別提這個!


  他逐漸明白了自己的處境,看來他是被人招喚來當使魔了,但是他的模樣很不對勁,無法自由活動,似乎是個人型娃娃的樣子,他的主人彎下腰撿起他時,他看見了那個年輕人的臉,很清秀白皙的臉龐,但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也是,招喚出娃娃這種事情應該給了他很大的打擊吧?


  降谷零想著,他被年輕人帶回家,聽見那人的母親喚他做小新,這才想到他還不知道這個新主人的名字。


  他和另一隻娃娃一起被放在床頭,他看著主人規律的作息,似乎是個很溫和很聰明的好孩子呢,看來他跟了個好主人。


  他的主人跟他們道了晚安,但隨即苦笑了一下,降谷零想要回應他,卻發不出聲音。


  只能看著那個人逐漸入睡。


  突然,他的腦袋一陣清明,好像有什麼被破解似的,他發現自己可以動彈了。


  他的第一個舉動就是轉頭,對著另一隻娃娃用氣音嘲笑道:「哈哈哈優等生赤井秀一,想不到你居然被人招喚變成了使魔!」


  沒錯,他一開始就發現那個另一名娃娃是他當年在魔法學校就讀的死對頭,因為太優秀而被各種教授抓緊著不肯讓他畢業的赤井秀一,聽說後來在國外魔法師界相當聞名。


  但再怎麼有名,現在也只是個新手魔法師的使魔,哈哈!


  降谷零開心地想著。


  「白癡,你自己不也是。」赤井秀一低聲說道,他想抽菸,但是這副娃娃身體的衣服裡沒有菸盒這讓他很不習慣。


  「……閉嘴!」發現自己的確也是同樣下場的降谷零決定轉移話題,開口說:「怎麼回事?我們真的要給這孩子當使魔?還有為什麼白天不能動彈?」


  「不知道,應該吧,不知道。」對於一連串的問題,赤井秀一簡短而扼要地回答。


  降谷零小心地跳下床頭櫃,跑到書桌前面翻找他的主人的書包,找到了裡頭的筆記本,上頭有著漂亮字跡寫著擁有者的名字,他一字一字念著:「……工藤新一。」


  「好吧,工藤新一,至少這段時間,請多多指教了。」降谷零對著沉睡的年輕人說道。



  客廳裡,有希子正在和優作談話。


  「沒想到小新居然能招喚他們出來……這該如何是好……」


  「不愧是我們的兒子啊,接下來先瞞著他吧,我們見機行事。」


  「但他們可是……那個公安之首降谷零和銀色子彈赤井秀一啊……」


  「他們自己會想出辦法的。」


  「我擔心小新他……」


  「有他們在,最不需要擔心的就是新一的安全了,走吧,睡覺去吧。」












-TBC-

有他們在,最不需要擔心的就是新一的安全了(O)

有他們在,最需要擔心的就是新一的背後安全了(O)

考完試回來!腦洞新系列!

希望能很快把他完結TW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