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莫紅
[柯南] 緋色柯/ALL柯/ALL新
[我英]轟出/勝出/轟出勝/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FB2/thesewt/骨科] Little brother-02

#架空向

#人物譯名採灣家翻譯

#人物OOC非常嚴重

#哥哥黑化、小黑屋預警

#靈感啟發於此篇lof,太太超棒!

#不能接受請輕噴


Little Brother 02

01




02

 

  紐特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自己哥哥高大挺拔的身影。


  「西瑟……我喝醉了?」他覺得頭痛欲裂,想起身卻發現動彈不得。


  對方轉過身來,淡淡地說:「你醒了。」


  西瑟˙斯卡曼德站起身來,湊近弟弟,臉上沒有帶著一絲表情。



  狀況有些不對勁,紐特覺得眼前的人彷彿不是熟悉的兄長,印象中只要自己有什麼難受之處,西瑟總是無微不至地照顧他──儘管他覺得自己可以應付得來的小感冒──但這樣的西瑟太奇怪了。


  「……這裡是哪裡?」他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不在婚禮現場,而是躺在一張柔軟的大床上,身邊只有兄長的陪伴,他發問道:「蒂娜呢?」


  眼前的人卻沒有回答他的疑問,而是提出了另一個問題:「你真的要和那女人訂婚?」


  「我們差不多討論好了,而且,嘿,蒂娜不是什麼那女人!」被對方隱含輕蔑的語氣激怒,紐特不滿地回答,他想要起身,卻發現自己身上多出了幾條鎖鏈,將他牢牢地綑綁在大床上。


  「西瑟?這是怎麼回事!」他看著掏出魔杖施法的人大喊。


  「我很不高興,紐特。」西瑟慢條斯理地收起魔杖,自顧自地說:「你為了那個女人擅自偷渡到巴黎,而且還讓她施咒綑綁了我,你那時候是怎麼說的?……『這是我人生中最棒的時刻』?」


  西瑟緩緩俯身,幾乎貼上他那不斷掙扎的弟弟的臉龐,距離近到彷彿就要親吻。


  「我也告訴你,現在,是我人生中最棒的時刻,我從小就想要把你牢牢地綁在身邊,但你總是四處跑,我告訴自己你是為了那些奇獸,我忍耐了,但現在你卻為了一個女人,想要安定下來?」西瑟彷彿魔怔般低語著:「紐特,我親愛的弟弟,我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西瑟˙斯卡曼德!你瘋了嗎?我是你的親兄弟!」


  紐特劇烈地掙扎著,這樣的兄長讓他感到害怕,不似平常溫和敦厚的模樣,對方眼底透出瘋狂的執著,而且對象是自己……



  「我當然知道你是我的兄弟,正因為如此,我們更應該永遠在一起,紐特……我們是血濃於水的手足啊,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也沒有人比我更愛你。」


  西瑟緩緩說道,近乎虔誠地在紐特的額前落下一吻。












-TBC-

  


[FB2/thesewt/骨科] Little brother-01

#架空向

#人物譯名採灣家翻譯

#人物OOC非常嚴重

#哥哥黑化、小黑屋預警

#靈感啟發於此篇lof,太太超棒!

#不能接受請輕噴





Little Brother 01



  在眾人的努力之下,葛林戴華德的意圖失敗,魔法界又恢復欣欣向榮的景象,美國社會對不會魔法之人的態度也開放許多,奎妮和雅各結婚了,在兩人的婚禮上,魔國會主席親自為美國第一對巫師與非巫師合法婚姻進行祝福。


  出席的來賓都很開心,新娘的姊姊蒂娜笑吟吟地挽著身旁高大男人的手臂,她也有好消息要宣布。


  「各位,我和紐特要訂婚了。」蒂娜看著紐特,對方害羞地一笑。


  在一片歡呼聲中,紐特偷偷躲到角落,他不習慣成為眾人的焦點。



  「紐特!」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喊他,他看過去,背脊下意識地挺直,有點緊張。


  「什麼事?」


  「祝福你,我們喝一杯。」魔杖輕彈,兩杯香檳就飛到面前,紐特看著對方真誠的雙眼,微笑喝下了酒液。


  「謝謝。」


  ……是太久沒喝酒了嗎?


  紐特覺得有些頭暈,他挺起身來想走去休息,卻不支地軟軟倒下,眼前一黑,徹底沒了意識。


  男人接住失去意識的人,動作輕柔地讓他靠在懷中,扶著他緩緩走出婚禮現場。


  眾人都在狂歡,沒有人注意到角落發生的事情。



  「你永遠不用跟我說謝謝,我親愛的little brother……」



  西瑟˙斯卡曼德扶著弟弟癱軟的身軀,低語。














-TBC-

黑化哥哥太帶感忍不住想寫!!!

希望能順利寫出來!!!!

[FB2/thesewt] 兄弟

#FB2

#骨科

#私設捏造


「紐特,偶爾也跟大家出去走走,父親今晚邀請我們出席你的生日晚會,記得嗎?」


西瑟˙斯卡曼德對著縮在角落的身影說道。


「記得,但,會忘記去。」男孩回道,一個眼神都沒給說話的人,他正專注在眼前的小生物。


「紐特,我知道你認為人類很無趣,但你還是得花點心思處理人際關係。」西瑟嘆了口氣,走到男孩旁邊坐下,勸說:「父親會不高興的。」


「人類不是無趣,是最無聊又自找煩惱的生物。」男孩轉過頭,糾正青年。


「好吧,我總是說服不了你,想必晚餐你也會和這個小傢伙一起吃了……等等牠鑽到我袖子裡了!」西瑟驚呼,他弟弟的小生物一溜煙鑽到他袖口,似乎對袖子上那顆釦子展現莫大的興趣。


「西瑟,別動……看。」紐特制止對方的動作,饒有興致看著黑乎乎的生物將袖釦扯下,滿足地塞進自己懷中。「玻璃獸,牠喜愛亮晶晶的東西,我正要抓住牠。」


「你高興就好。」西瑟看著自己弟弟面對怪獸的熱情眼神,忍不住軟化,魔杖一揮,一個咖啡色箱子嗖地來到兩人面前,他說:「本來想在晚會上給你的,但看來你也不會參加,紐特,看看這個,給你的禮物。」


「……哇。」紐特打開皮箱,驚嘆於裡頭寬闊的空間,這是個珍貴的法寶,想必西瑟費了不少功夫才得到這個寶貝。



「去追尋你喜歡的事物吧紐特,稱職的斯卡曼德由我來負責,你就是你。」青年知道大家族的不易,但他願意扛下責任,讓弟弟只專心於那些奇妙的生物。


紐特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謝謝,生物們肯定會喜歡這個。」


他終於看向青年的雙眼,不再閃躲目光,真誠地道謝。



「那……給哥哥一個擁抱?等等別走紐特,你的玻璃獸才剛拿走我的袖釦,換一個抱抱不為過吧?紐特!」


男孩提著皮箱被青年環抱,無奈地笑著。


這是他的哥哥,嚴肅又自律,斯卡曼德家族的驕傲,卻喜歡找各種理由給弟弟擁抱。







Fin.

剛看完馬上啊啊啊啊啊掉入骨科

太甜!! 斯卡曼德兄弟太棒

哥哥精英卻愛抱抱滿分

接下來應該寫些短篇,有人想看什麼梗嗎XDD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家長組][Granewt] Goodbye, my love.




  「別這樣道高,你知道我必須去。」


  幻影猿美麗的大眼睛中寫滿了憂傷,第一次牠落下眼淚,牠什麼都知道卻阻止不了,因為同時牠也知道自己主人的決心有多麼強烈。


  「其他孩子們就交給你了,我知道你會好好照顧牠們的。」


  給了自己主人一個深深的擁抱,銀白色的身影提起破舊的皮箱,瞬間消失了蹤影,皮箱詭異地在空中飄浮晃動,最後藏到了床底下,一個安全無虞的地方。


  「好孩子……我出發了。」


  他難得換下那件破舊又四處起毛球的風衣,穿上正式的黑色西裝,系上領帶。


 


 

  「我們在這裡緬懷長眠之人,他是魔法界數一數二正直無私的人,也是眾多人心目中完美無缺的典範……」


  「嘿,你要去哪裡、等等,不要走,拜託不要衝動……」


  「金坦小姐,我想我說過,請你不要讀我的心聲。」


  「噢我知道,但是親愛的我沒有辦法,悲傷的心總是疏於防範,在這個哀傷的場合,大家都在哭泣,但只有你的心不一樣,你的心一片寂靜卻又像漩渦一樣,有著那麼強烈的情感……我沒有辦法不去聆聽。」


  「我很好,妳們也會好好的,答應我?」


  「當然,我會答應你,隨時到我們家來,永遠有熱可可等著你……再見,一定要再見,這是約定。」


  「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履行約定,再見。」


  兩人相擁,在一片哀悽而肅穆的氣氛之中。


 

 


  「三圈半,應該就夠了……」


  四周的景物如水般扭曲消逝,時光快速流動,他再次踏上堅實的地面。


  前方的黑髮男子正與另一名巫師激戰,兩人魔杖光芒閃爍沒有停歇的時刻,黑髮男子節節敗退,眼看就要落於下風。


  他掏出魔杖,從一旁偷襲另一名巫師,索命咒。


  儘管沒有成功──他本來就預料到不會成功,索命咒需要強大的黑魔法能量,天知道他早已被學校開除──但這咒語攻擊仍成功重傷了那名巫師,使他不得不停下攻擊,下個瞬間消失在黑暗之中。


  「……你是誰!」


  「路過的人,如此而已。」


  「你使用了不赦咒,儘管是你解救了我的性命,但我仍然要依法對你進行懲處。」


  「如你所願,我不會有第二句話,我也只想被你審判。」


  「……什麼意思?你認識我?你和我的關係是什麼?」


  「你將來會知道的,一定會。」


  「喂……等等,你在消失!」


  「是啊,時程到了,我們未來見。」


  他消失在黑髮男人的面前。

 

 

  「紐特˙斯卡曼德先生,你被指控涉嫌使用不赦咒攻擊他人,並且違反時光器使用條例竄改過去,對此指控你可有話想說?」


  「報告部長大人,沒有,我完全認罪。」


  「……無論任何人都無法更改既定的事實,不管任何理由,罪犯罪刑重大,我宣布……執行死刑。」


  「部長大人,我有一個請求。」


  「請說。」


  「可以讓我擁抱你嗎,一會兒就好。」


  「……可以,斯卡曼德先生,可以。」


  「謝謝你。」


  他雙手被銬在後頭,只能由黑髮男人伸出手給他一個深深的擁抱,他感覺到對方的顫抖,和那被壓抑的激動。


  「……紐特,對不起……」


  「我犯了罪,你宣判我有罪,你沒有任何錯。」


  「……我沒有辦法救你,但你救了我……」


  「但至少你活了下來,這就是我最大的願望,葛雷夫。」


  黑髮的男人哭了,在上百人見證的重大判刑決議會議上,兩人緊緊擁抱。   


  「替我照顧我的孩子們,我知道你會的,還有,照顧好自己,別喝太多早晨黑咖啡,傷胃。」


  「……紐特,不要講這種話,求求你。」


  「再見了,波希。」




  平靜無波的水面,行刑師高舉魔杖。


  「讓我看看你快樂的回憶吧。」


  他靜靜地微笑著,看著水面上翻滾的記憶,那一幕幕都是他珍藏在心中的畫面。


  初次與道高見面、捕捉逃跑的玻璃獸、鬧脾氣的皮奇和那個男人,滿滿的那個男人,他們早晨起床接吻互道早安的模樣,一起吃早餐喝咖啡,他幫他整理衣裝,那男人數落著他的邋遢的神情,以及兩人相擁而眠時那男人溫和寧靜的睡顏。


  「再見了,葛雷夫。」


  他救回了在這世界上他最在乎的人,就算要付出自己生命當作代價,也在所不惜。


  這是他愛的表現方式,外表看不出來卻強烈無比的愛。


  他是如此的愛他,寧願死,也不願失去他。


  ──他踏入水中,義無反顧。



  Goodbye, my love.



















Fin.

想像了一下Newt如果失去Graves會怎麼做

他一定會固執地去做吧,無論任何人阻擋

就是這麼樣一個善良執著的Hufflepuff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家長組][gravewt] 蜜月

※點文

※現代paro



蜜月


  紐特有些不安地坐在沙發上,看著男人揮舞著魔杖讓各種旅行用品自動放進行李箱內歸位,葛雷夫一手包辦了旅行的大小事務,從地點到飯店再到整理行李,紐特唯一被分派的任務就是看管好自己的那個破舊手提箱。


  也因此他到了要出門之際,還不知道他們兩人究竟是要去哪裡。


  「你總該告訴我,我們要去哪兒了吧葛雷夫?」紐特看對方收拾完行李,趁著他停下動作開口問道。


  「叫我一聲波希就告訴你。」波希瓦˙葛雷夫在房內匆匆檢查一番,確認所有物品都已經準備齊全,順口調戲了一下那個就算交往多年,並且同居已久的伴侶。


  兩人成為戀人之後紐特還是改不掉稱呼對方的姓氏的習慣,並且在語氣上總會不由自主帶上敬語,這點雙方爭執了很久,但結果總是紐特在床上含著眼淚抱著對方才能聽到難得的暱稱,而通常這樣的爭吵過後,葛雷夫先生就得面對葛雷夫太太鑽進隨身攜帶的皮箱內躲避他,一人獨守空蕩蕩大床的夜晚。


  因此這次葛雷夫其實也沒有抱持著太大的期望,他知道對方的個性,不擅長與人交流,要紐特開口說些甜言蜜語,還不如讓他去和龍單挑來得容易。


  「……波希。」紐特那張有著些微雀斑的臉脹得通紅,在一陣支支吾吾後終於說出口,戀人之間的愛稱。


  葛雷夫先是愣了一下,他停下巡視的腳步,來到沙發上和戀人坐在一起,靠近那個已經害羞到想把頭埋進皮箱內的棕髮男人,在那人的耳邊低語,順便偷了一個吻:「親愛的,我們要去蜜月旅行。」


  紐特啊的一聲,飛快地摀住了被親的部位,對方嘴唇的熱度在他發熱的臉上顯得微涼,和葛雷夫本人一樣的溫度,不慍不火,對人冷淡有禮,紐特想著,臉更紅了。


  葛雷夫放聲大笑,他喜歡紐特這副模樣,總是故意去挑逗對方,那人的生澀反應他永遠也看不膩。


  「走吧,葛雷夫太太,班機還有三個小時就要起飛了。」葛雷夫拿著兩個行李箱,裡頭塞滿了兩人的生活用品。


  「用個現影術就到啦,為什麼要搭飛機?」紐特疑惑地歪頭問道。


  葛雷夫說道:「蜜月要來點不一樣的,這次我們用莫魔的方式去旅行,全程禁止魔法……嗯,除了隱藏你那箱小傢伙們以外。」


  想一想,他補充一句,要是全程都完全沒有魔法幫助,那箱奇獸光是在海關就會被阻攔下來。


  「好吧,如你所願。」紐特對於強勢戀人的決定沒有意見,對從前的他而言只要有皮箱,去哪裡都好,現在的他,還要再加上一個葛雷夫。


  有他的奇獸皮箱和葛雷夫,其實到哪兒都無所謂。


  兩人準備出門,葛雷夫開著車子載著戀人和行李前往機場。


  紐特這才猛然驚覺,他還是不知道究竟目的地是哪裡!


  ……被葛雷夫虛晃一招蒙混過去了,這傢伙!

 


 


  在皮箱切換成麻瓜模式的狀況下,兩人一路順利通過了安檢櫃台,進入了登機門,這時候紐特才看見自己的機票以及護照。


  他什麼時候有綠卡的……?


  看到紐特充滿疑惑的眼神,葛雷夫不自在地清了清喉嚨,低聲說:「你是我的人,自然有特殊管道。」


  向來在職務上嚴以律己也嚴以待人的魔國會部長,破天荒地走了後門。


  紐特知道對方對待工作上的態度,因此他沒有多說什麼,靦腆地笑著道了謝,把自己的護照收好,兩人依序上了飛機。


  要用莫魔的形式旅行,就要用最好的方式,這是葛雷夫部長大人的心態。


  因此兩人全程的飛機以及飯店都是頭等艙、五星級之流,在食衣住行上他絕對不會虧待自己和戀人,儘管他知道紐特這傢伙隨便哪裡都睡得著,只要抱著那口破爛的皮箱和他的手臂。


  頭等艙的座椅很寬敞,兩人就獨佔了一間包廂,葛雷夫謝絕的空中小姐的服務,示意對方給他們安靜不受打擾的空間。


  紐特小小地打了個呵欠,他有點困了。


  「睡吧,應該睡一覺醒來就到了。」葛雷夫柔聲說,紐特點點頭,很自然地倒在對方的大腿上,枕著部長的腿閉上雙眼,葛雷夫替他拿了條毯子蓋上,自己則是無聊地翻閱飛機上的雜誌產品型錄,另一手沒有閒著,輕輕捲著紐特的髮絲,讓髮絲纏繞著手指又鬆開,如此反覆。


  兩人沒有對話,但氛圍是如此的寧靜而美好。

 


 


  下了飛機,葛雷夫早已安排好租車的服務,他開著車子,在筆直的高速公路上,遠離城市,兩人來到了偏僻而無人的荒野。


  紐特看著遼闊而一望無際的大地,激動地回頭,給了在身後的葛雷夫一個大大的擁抱。「謝謝你!葛雷夫!」


  「道什麼謝,快去找牠吧,你一定很想念牠。」葛雷夫踮起腳尖,摸了摸對方的頭頂。


  ──再一次感嘆戀人什麼都好,就是身高這點略高於他不太好。


  紐特點點頭,向著寬闊的草原大喊一聲,聲音響徹雲霄,不久之後,他聽見了一聲響亮的嘯聲,他知道牠要來了。


  伴隨著強烈的風,巨大的雷鳥拍著翅膀,從天空中盤旋俯衝而下,最後輕輕地降落在地面上,溫柔地湊近紐特,那名棕髮的人類,正是他帶給自己嚮往已久的自由。


  「法蘭克,好久不見。」紐特激動地靠上對方巨大的頭顱,那羽毛絲綢般的觸感仍和記憶中一樣美好,他懷念地看著雷鳥。


  法蘭克低鳴,大頭顱推了推紐特,腳步踩了兩下,看向紐特身後的人類,再回望紐特,歪頭。


  紐特失笑說道:「忘記跟你介紹了,波希瓦˙葛雷夫……我的戀人。」           


  拍了拍翅膀,法蘭克飛上天空,再快速筆直地俯衝向葛雷夫,身體周遭帶著強大的閃電氣流,很是嚇人。


  但是葛雷夫毫無反應,鎮定地站在原地。


  法蘭克在距離牠一公尺近的地方硬生生地煞車停了下來,恐怖的閃電氣流和肅殺的氣氛都消失了,牠發出一聲鳴叫,顯然是滿意這傢伙的膽量。


  「法蘭克你這孩子,不要嚇葛雷夫……」紐特正要教訓,但發現那一人一鳥對視著很專注,兩人都沒有在聽他說話。


  「你媽咪就交給我了,我會照顧好他的。」葛雷夫淡淡地對著法蘭克說道,因為他的奇獸飼育學家戀人,他知道這些奇獸都能聽懂人類的語言。


  法蘭克巨大的鳥眼緊緊盯著黑髮男人看,最後,牠垂下頭,用不輕的力道蹭了一下對方,顯然有些不情願,但牠認可這傢伙了。


  雷鳥做完這舉動之後,又一溜煙拖著龐大的身軀窩回紐特身邊,牠好久沒有看到對方了。


  「法蘭克別這樣,葛雷夫先生是個好人,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紐特親暱地說道,口氣中有不捨也有懷念,但他知道皮箱不會是法蘭克最好的棲身之所,這片遼闊的大地才是,「去吧,以後再回來看你。」


  雷鳥發出尖銳的嘯聲,拍了拍翅膀,起飛,繞著兩人轉了好幾圈,最後一飛沖天消失在亞利桑那州的天空之中。


  

 


  「接下來的行程,開車到飯店,準備過夜。」葛雷夫打開地圖,開始研究路線。


  紐特看了看時間,才不過下午而已,發問道:「現在就要去飯店了?這麼快?」


  「沒錯,葛雷夫太太,今天接下來的行程都只會在一個地方度過,你知道那是哪兒嗎?」兩人上了車,葛雷夫繫上安全帶,自問自答道:「答案是──飯店的柔軟大床上。」


  「喂葛雷夫,我不要!我要去看動物!」紐特試圖抗議。


  「這次要聽我的,畢竟是蜜月旅行的第一晚。」


  葛雷夫踩動油門,車子向飯店駛去。


 

  當晚,完事之後的兩人困乏地躺在床上,紐特已經先睡著了,葛雷夫凝視著縮在自己臂彎裡的男人安寧的睡顏以及那些被自己弄出來的痕跡,很是滿意。


  果然身高這種差距,躺下來就一點都不是問題。


  葛雷夫在五星級飯店的大床上找回了男人的自尊心。













Fin.

幼稚鬼部長~~媽咪的身高比較高很萌

最喜歡雷鳥了OUO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家長組] 生病

※點文

※小隨筆



生病



  一向對紐特的有求必應的好男人葛雷夫,今天一反常態,拒絕了想要去那人想要去照顧奇獸的要求。


  他拎著戀人的皮箱,堅決不讓他鑽進去,對方垂頭很是難過,那毛茸茸的棕色捲髮看起來很好摸很可憐……不行,不能寬容,他要忍住,葛雷夫對自己說。


  「回去床上,躺好。」他命令道。


  「可是……牠們肚子會餓……」紐特開口,現在差不多是他的孩子們的吃飯時間了。


  然而部長大人毫不領情,「不要讓我說第二次。」


  紐特摸摸鼻子,轉身走向兩人的King size大床,可憐兮兮地躺在被窩裡,眼眸緊緊盯著葛雷夫,看樣子一點也不想睡。


  「葛雷夫,讓我去看看牠們,一下就好!」他試圖說服對方。


  「你生病了,斯卡曼德先生。」葛雷夫用公事公辦的口吻回答:「現在,把眼睛閉上睡覺,你的奇獸交由我來照顧,直到你病好為止。」


  病患躺在床上焦急地說:「……可是你不知道木精要吃些什麼,還有惡閃鴉看到你就會攻擊你!」


  「我會學習。」葛雷夫翻開對方那本寫得密密麻麻的飼養教科書,拉了把椅子坐在床邊開始研讀。


  過了一會,他抬頭看見那人圓滾滾的眼眸仍睜著注視自己,他心軟了,語氣放柔。


  「紐特,我知道你很在意孩子們,但你的身體比較重要……趕快好起來,不要讓我和孩子們擔心好嗎?」


  總是冷漠嚴肅的男人透露出難得溫情的一面,紐特覺得自己臉上的溫度又更高了,但他可以確定不是因為發燒。


  喔,天殺的,他想起奎妮在知道他們在一起之後,偷偷告訴他的魔國會小八卦,他的戀人平時板著臉就已經是魔國會私底下好男人排行榜前十名了,要是讓其他人看見葛雷夫的這一面,那還不天天蟬聯第一名。


  幸好,這嚴峻男人溫柔的一面只有自己能看見。


  「……笑什麼?」葛雷夫挑眉,看著床上的人在兀自傻笑。 


  「沒什麼,我會趕快好起來的葛雷夫。」紐特當然不會說出口。「謝謝你。」


  「你永遠不用向我道謝,笨蛋。」葛雷夫語氣生硬,但紐特知道他害羞了。「快睡吧,我陪著你,等等會幫你餵孩子們的。」 


  「好,晚安。」


  雖然身體相當不適,但身旁有戀人陪著的感覺,很好很好。


  紐特心想,他閉上眼,緩緩沉入夢鄉。










FIN.

葛雷夫部長好男人嗚嗚嗚嗚(痛哭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怪獸家長01(家長組)

#FantasticBeasts

#家長組(真正的葛雷夫x紐特) 

#**真**葛雷夫設定

#架空、大架空、超級大架空

#順利的話會是CWT44突發或是無料






怪獸家長01




  紐特搭船抵達倫敦,終於回到了他那簡陋的住處,他一向不怎麼在意生活環境,畢竟只要有地方讓他放置那充滿玄機的皮箱就好。


  他稍微喘口氣,忍了一整趟返程,他迫不及待想去看望那些小傢伙們,在船上他們異常地安靜,這讓紐特有些擔心。


  將皮箱放平在地上,打開鎖,紐特熟練地鑽了進去,裡頭是屬於他的世界,在這次前往紐約風波重重之後,他終於可以回歸平靜,回到他和他的奇獸不受外人打擾的天堂。


  紐特是這麼想的,但當他落到地面,看見裡頭倒臥的人的身影,他原先的美好想像瞬間破滅。



  奇獸們圍著那個倒在地上的人周圍,那人昏迷不醒,而且顯然已經被玻璃獸搜身完畢,洗劫得一乾二淨,幻影猿轉過頭來看向自己的主人,發出一聲溫柔的叫聲。


  「道高……」紐特遲疑地說著,不敢置信看著那個人影,問道:「為什麼葛雷夫先生會在這裡?」


  木精皮奇一溜煙鑽進他的褲管,一路往上爬到衣領,再到耳邊細細碎碎地唸著。


  「你是說,這是真正的葛雷夫先生?」太過震驚使得紐特忍不住高聲喊道。


  「……唔。」似乎被騷動聲驚擾,地上那男人皺了皺眉頭,逐漸轉而清醒。

 


  葛雷夫清醒了過來,他的最後印象是被和自己相貌相同的男人攻擊,之後世界便陷入一片黑暗,不知道攻擊他的人是誰,有什麼陰謀,他腦海裡飛快地掠過各種可能的不安狀況。


  但睜眼後第一眼他看到的是各式各樣的怪獸直盯著他看,有蛇有猴子有犀牛還有甲蟲,動物們和他視線一交會,全部都溜得一乾二淨,這過程不到十秒鐘的時間。


  葛雷夫還來不及做任何反應,接著他看到了在場唯一一個人類,動物們都躲在那個人身後,眼睛緊緊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呃、嗨,葛雷夫先生。」褐色捲髮的男人舉起手,不自然地打了聲招呼。


  葛雷夫按著隱隱發疼的腦袋,他見過這個男人,蒂娜帶著他到重案調查部,他檢查了他的皮箱,他想起來了,葛雷夫緩緩地不確定地說到:「你好,我是葛雷夫,你是那個做麵包的?」


  「事實上,呃、不是。」紐特搔了搔頭,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那個偽裝的葛雷夫和自己到底在紐約幹下了多麼轟轟烈烈的大事,但他還是一五一十地說了。


  「……」


  葛雷夫拿著紐特泡給他的茶,裡頭加了安神的成分,梅林的鬍子啊,他現在的確很需要,他簡直不敢置信自己所聽聞到的事實。


  「所以,紐特˙斯卡曼德先生,你是說葛林戴華德假扮成我利用闇黑怨靈襲擊了整個紐約,最後計劃失敗被逮補了,而我們……現在正和一群怪獸在你的皮箱裡?」


  「是的,歡迎來到倫敦,葛雷夫先生。」紐特露出靦腆的微笑回答。


 

 


  葛雷夫,作為美國魔國會重案調查部部長,他的人生路途一路順遂,並且有著崇高的理想,他支持魔國會的一切決定,並且以正氣師之名譽願意效忠魔國會的一切律法。


  但是世界上最邪惡的黑巫師假冒了他的身分,使得他無法光明正大地回到美國,現在的他只能躲在一個涉嫌走私一大群稀有且危險的奇獸魔法師的皮箱裡。


  他不記得自己是怎麼進到這個箱子裡的,說不定是敵人想栽贓紐特因此趁人不注意時將昏迷不醒的他丟入箱子之中,但是當他被箱子主人發現為時已晚,他們已經離開了美國,抵達歐洲。


  葛雷夫沉默地看著那正在狹小雜亂桌面上埋頭苦寫的男人,那頭棕色捲髮離桌面只有幾公分的距離,簡直就要貼到桌上去了,可見男人專心的程度。


  這幾天下來的觀察,他發現男人對於自己還是不能完全放下戒心,也是,畢竟依紐特的說法,那個冒牌的葛雷夫可是把他當作料理一樣在鐵軌上電了又電……


  話才剛說完,一隻似鳥又似蛇的東西便衝著葛雷夫的臉飛了過來,張嘴欲咬。


  「……惡閃鴉,停止,他不是壞人!媽咪在這裡,媽咪沒事。」紐特連忙把那隻奇獸收回自己的掌心當中,安撫道。


  男人說到這裡的時候,有些尷尬地揮著手說:「葛雷夫先生我這不是怪您,我知道那個不是您,我的意思您是無辜的,只是我的奇獸們對您可能還有點敵意,請您小心。」


  葛雷夫沉默地點頭,表示了解。


  紐特回去伏案寫作了,葛雷夫看著他隨著律動上下起伏的棕色捲髮,覺得心情莫名放鬆下來在這個充滿珍稀怪獸的地方,他頭一次感覺自己卸下了全身的責任,這裡沒有任何人會因為他的威望而對他崇拜或敬畏,奇獸們來來去去,有些對他充滿好奇,有些對他還懷恨在心。


  而這裡的主人,是一個不善於與人交流的男人,但他對這些奇獸的眼神溫柔無比,他談起動物時,眼睛彷彿會發光,這讓葛雷夫很是著迷,他喜歡靜靜地聽對方分享養育怪獸的心得。

  


  前面說葛雷夫是個完美無缺的男人,似乎得要稍微修正一下,葛雷夫部長在職務上盡責又忠貞,是個良好的巫師典範,但在個人私生活上,這個世界上沒有人知道,魔國會的葛雷夫部長其實喜歡的是和自己同樣性別的男人。


  一直以來他都沒有遇到能讓自己心動的對象,直到今日他才發現自己被那個靦腆害羞的微笑和溫柔的聲調給吸引了,可惜對方的心滿滿地都獻給了珍奇異獸。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不受葛雷夫的魅力或魄力影響,他喜歡這種感覺,在這個像是避風港一樣的皮箱內,有著一個溫柔而執著的男人每天照顧著這些怪獸,他是奇獸們的媽咪,紐特語帶驕傲地說。  

 



  「……有什麼我可以幫忙做的事情嗎?」葛雷夫向那個正忙著寫書的人問道。


  其實他真正想問的是,你的奇獸們缺不缺一個爸爸?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