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 莫紅
[劍三] 連載中
毛毛雨-精神失控
策藏
[名偵探柯南/DC] 緋色柯/ALL柯/ALL新
[不定期雜文小段子]

[COS] 不定期丟照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怪產][家長組][gramander] 紐特的生日 (eddie生日快樂!)

※eddie生日賀文

※自我流設定



紐特的生日



  紐特一向很少記得跟自己有關的事情,在他的記憶中只有幾次令他印象深刻的生日,他很珍惜那幾段記憶,把它們取名為閃亮的時刻,偷偷埋藏在心裡。


  第一個他有印象的生日是他還小的時候,年幼的他獨自坐在樹林裡,認真地撿拾落葉和樹果,他要做一個最健康的生日蛋糕。


  斯卡曼德夫婦沒有阻止小兒子的行動,儘管這樣的作為把他身上嶄新的衣物弄得髒兮兮,但是他們愛他,孩子的興趣他們通通支持,兩人在陽台上微笑看著小兒子忙碌地身影。


  倒是西瑟斯不甘寂寞,衝上前去,對著自己弟弟喊道:「嘿,你在做什麼呢?」


  「蛋糕!」小小的紐特抬起頭來,臉和手上滿是泥濘,但笑容天真無邪,他捧著一個歪曲的形體對著大男孩說:「哥哥,我生日的蛋糕。」


  「對耶,今天是小紐特的生日!」西瑟斯這才恍然大悟,他蹲下來親暱地摟著自己弟弟,說:「紐特想要什麼?」


  摸摸鼻子,紐特笑得靦腆:「想要哥哥吃我做的生日蛋糕。」


  西瑟斯低頭,看著那人小手中捏得緊緊的蛋糕,噢不,正確形容詞應該是泥巴團配上落葉樹果,他倒抽了一口氣,但看著弟弟期待的眼神,小英雄不應該有所畏懼,西瑟斯給自己打氣,接過對方手上的蛋糕,閉眼張嘴大咬一口。


  「怎麼樣,好吃嗎?」紐特期待地問道。


  嗯,濃濃的泥巴味。「好吃,弟弟做的當然好吃!」


  「太好了,這是我剛剛試做的,等等做個大的給哥哥和爸媽吃!」紐特開心地拍手說道。


  「……」西瑟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不好的預感。

 


  紐特深深記得這個時刻,就算童年的記憶多半已模糊,但那時兩兄弟的互動還刻畫在他的腦海中,長大了的兄弟檔有一次重逢,紐特帶著笑意提起這件往事,西瑟斯苦笑,攬住自己的小弟,就像小時候一樣。


  西瑟斯沒有對紐特說的事那件事後的隔天他腹瀉了一整晚,但無論重來多少次,他都會吃下那個用泥巴做成的蛋糕。


  紐特也沒有對哥哥說,這是他第一個有印象的生日,因為讓他知道,他的家人們如此愛他。


 

  時光匆匆,第二個被紐特記住的生日發生在他被學校開除之後,青年的他穿著黑色巫師袍,披著再也不屬於自己的赫夫帕夫學院圍巾,拎著那口不離身的皮箱,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著。


  他走著走著,來到了活米村路口的街燈旁,那是唯一有光亮的地方,夜已深,家家戶戶都陷入沉睡,那時的活米村還只是個單純的巫師小村落,並非觀光勝地。


  他不知道要往哪裡去,未來該做些什麼,他飼養的奇獸明明是那麼溫馴無害,卻被眾人誤解,沒有人願意接納他。


  這時候,他看見一道奇景。


  一大塊乳白色的充滿鮮奶油的上面還點綴著柏蒂全口味豆的蛋糕憑空漂浮到他的面前,就這樣硬生生地停住了。


  好像有誰施了法,紐特環顧四週,卻沒有發現任何人。


  他嘗試著小聲開口問道:「嘿,這是給我的嗎?」


  蛋糕小幅度地上下移動,好像有什麼人或東西在點頭,紐特輕輕地笑了。


  「謝謝你,無論你是什麼物種,你提醒了我,今天是我的生日。」


  是的,因為這塊蛋糕,他才想起來,這天是他的生日,真是史上最悲慘的一天。


  原本是的,但現在因為有了蛋糕,事情好像有點不一樣,紐特覺得內心被什麼充滿了,「我可以開動嗎?」


  他有禮地詢問,蛋糕自動飛到他手上,好像有什麼人在操縱著那物體,他吃著充滿鮮奶油和糖豆的蛋糕,眼淚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轉,但紐特沒有讓它們落下。


  「嘿,你要不要也來一點?」紐特問那神秘的生物說:「幫你選個好吃的口味,這個,我保證一定是可可味的。」


  無人回應,他將蛋糕掰下一小塊,耐心等候。


  突然,就像背景被融化扭曲一般,一個身影在他眼前出現,銀白色閃亮柔順的毛髮和溫柔的大眼。


  紐特在看到牠的第一眼就認出了牠的身份,「謝謝你,幻影猿。」


  幻影猿接過蛋糕,小口地吃著。


  「我很快樂,我知道自己該去做些什麼事了,為了自己,也為了奇獸們。」紐特認真地和對方說。


  幻影猿歪著腦袋,大眼睛眨呀眨,雙手緩緩地指向紐特手中的皮箱。


  「你想要我馴養你嗎?」紐特簡直不敢置信,幻影猿是很稀有的物種。


  對方點點頭,牠走上前,抱住青年的身驅,溫溫涼涼的觸感,讓紐特在寒風的夜裡不再孤獨。


  「那我以後就叫你道高了。」紐特放下皮箱,給對方回擁。


  幻影猿道高點點頭,閉上眼睛,跟隨了自己的新主人。

 

  道高在紐特心目中一直有著不一樣的特殊地位,比起其他奇獸,道高更有靈性,更像是智慧的長者,並且,像是紐特的夥伴,因為在那個寒風中的活米村,他們相遇,道高帶來的蛋糕,解救了在生日當天迷網的少年。

 


  過了許多年忙碌奔波的日子,紐特和道高聯手解救了許多瀕臨危機關頭的奇獸,他們的行李箱住戶也越來越豐富。


  這幾年他都沒有時間留意自身的事情,畢竟身為奇獸們的媽咪,有太多事情要顧慮了。


  直到他來到紐約,遇上了那群願意接納他的人們。

 


  第三次印象深刻的生日,紐特是在蒂娜家度過的,除了女主人姊妹花之外,還有莫魔雅各,雖然記憶已經被清洗,但雅各正式開始和奎妮交往。


  雅各總是感嘆自己的女友無比貼心,而奎妮神秘地笑著,說雅各是她見過行為和心聲最合一的紳士。


  紐特真心為他們兩位感到高興,也因此他接到邀約時不顧英國與美國的距離,特地前來赴宴。


  只不過這次他有乖乖走巫師海關,總不能再給蒂娜添麻煩了,紐特抓頭深思熟慮後妥協。


  經過冗長的盤問和登記,紐特終於可以踏出魔國會的安全部門,蒂娜早已在門外等候多時,她有些吃驚,葛雷夫部長重新上任之後,在首席大人的同意之下徹底改革,現在美國魔國會最近對於奇獸的態度逐漸開放,部長先生怎麼會花如此多的時間在紐特身上?


  「部長都問了你什麼?」她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紐特微帶困惑回答:「他問了我的身高體重三圍和興趣喜好,還有生日,這是巫師海關的檢測方法嗎?」


  「……呵呵。」奎妮在一旁忍不住了,她聽見那名大人的心聲,趕緊偷笑著跑掉,不能說,說了會壞了人家的計畫。


  夜晚,金坦姊妹再次展現她們的好廚藝,紐特吃得很飽,並且終於喝到了她們特地準備的熱可可,以及雅各親手做的麵包。


  「生日快樂,紐特。」三人異口同聲說。


  哦,原來今天是他的生日,紐特這才知道這次宴會的主題,但他很高興,在心底偷偷許願下次生日也要在紐約度過。


 

  沒想到願望就這樣成真了。


  第四次也就是最近一次生日,紐特簡直不能再記得更清楚了。


  他只不過走進魔國會,就接到一大把玫瑰花,接著有家庭小精靈一路引路,說是部長大人有事情找他商談。


  途中所有人看著拿那大把艷紅花束的人,紛紛投以讚嘆的目光,紐特臉紅得快跟玫瑰同色了,連忙拿著那驚人的花束遮臉,快步走過。


  葛雷夫部長的辦公室很快就到了,紐特一頭霧水地打開門。


  裡頭沒有他預先設想的檯燈與審問,但是那個男人在場,穿著西裝。


  紐特這才想起來,他出門之前,道高也拿著一套西裝,堅持要他換上。


  兩個穿西裝的男人面對面站著,其中一個手上還捧著大把的玫瑰花,紐特很尷尬。


  「請坐,紐特。」部長說道。


  「好的,葛雷夫先生。」紐特戰戰兢兢地坐下,連忙趁機放下手中的花。


  部長手一揮,使用無杖魔法,頓時辦公室嚴肅的擺設消失,轉變成溫馨的高檔餐廳的場景,有純白桌布,閃亮的刀叉,燃燒搖曳的蠟燭。


  「……」紐特摸摸鼻子,不懂對方的想法。


  「生日快樂,紐特。」葛雷夫先生充滿魄力地說道。


  紐特本來想問對方怎麼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但想到去年的巫師海關,他記起來了,那些詢問的內容,於是他只能道謝。


  「我希望你能借我一樣東西。」部長先生繼續說。


  「是的?」紐特歪頭,認真地說:「只要是我能力所及,一定會幫助您的。」


  「放心,這個東西你每年都會有三個,我只想和你借一個……你的生日願望。」葛雷夫那平常不苟言笑的臉上罕見地有了紅暈,並且講話開始結巴。


  「……當然可以。」紐特不懂對方的想法,但向來把生日看得很淡的他,大方出借。


  「我希望,能夠許願,未來每年斯卡曼德先生你的生日都和我一起過。」葛雷夫一字一句慢慢說著:「換句話說,我在追求你。」


  「……葛雷夫先生!」紐特這才明白過來,花束蠟燭高檔餐廳的用意,臉一下子變得通紅。


  「請你答應我這個微小的願望,我喜歡你。」葛雷夫部長說道。

 

  被男人專注地凝視著,紐特不安地扭動,但他覺得在這氣氛之下,心跳不明地加速,好像有什麼情愫正在滋生。


  沉默了許久,紐特終於開口回答道:「……我們試試看吧。」


  葛雷夫露出了鬆了一口氣的微笑,看來他也十分緊張,意外地這個笑容讓紐特覺得這嚴肅的男人其實有可愛的一面,或許,真的,可以試試看?


  看多了奇獸之間的愛情舞台劇,紐特對於性別與物種之間的愛看得很開,只要對方願意對他好,他就會回報給對方更多的愛。


  這是他的方式,從小時候對西瑟斯、道高、雅各和金坦姊妹是如此,如今,葛雷夫也會被如此對待。

 



  「生日快樂,紐特。」

  葛雷夫握住他的手,輕輕落下一吻。









-完-

就算在期末地獄也要對天使媽咪eddie說聲生日快樂!

賀文暖暖大家冬天的心~


[怪產][FB][家長組][gramander][gravewt] 攝影

※點文


※對話體


※真部長x紐特



攝影




  「姓名?」


  「紐特˙斯卡曼德」


  「國籍?」


  「英國。」


  「魔杖申請許可?」


  「已經交出去了。」


  「那一皮箱的怪獸也都申請許可了?」


  「呃、老實說,這次是有經過特別允許,來探親的,所以首席夫人通融了。」


  「探親?你哥哥不是那個戰爭英雄,他不在紐約吧?」


  「是的,來探望我的伴侶的。」


  「結婚了啊,恭喜。」


  「謝謝。」



  「那最後,斯卡曼德先生,我需要一張您的照片。」


  「噢……這我沒有想到,事前沒有準備……」


  「那現場拍攝可以嗎?」


  「沒有問……」  



  「等等!打個岔,要斯卡曼德先生的照片還不簡單,找我們頭子就對了,葛雷夫部長──」


  「為什麼要找部長先生?」


  「喂,你新來的吧?」


  「是啊剛升官調部門……」


  「難怪,啊,部長來了,他自己解釋給你聽吧。」



  「誰在叫我?紐特?你怎麼在這裡,我不是叫你先到家等我?」


  「想說來這麼多趟,總得走一次正式的巫師海關,就來接受檢查了。」


  「部長先生,您認識這位斯卡曼德先生嗎……」


  「葛雷夫太太。」


  「呃,什麼?不好意思沒聽清楚,請再說一次。」


  「我說,紐特˙葛雷夫太太,他改名了。」 


  「……沒有沒有,寫斯卡曼德就行了!……波希!不要鬧!」


  「嘖。」


  「那呃好的、部長先生,我們需要一張斯卡曼德先生的照片。」


  「……你新來的?」


  「部長先生……這很明顯嗎?」


  「這部門所有人都知道,我有一本相冊,喂,去幫我把相冊拿來──」


  「來了,部長!」


  「這裡面,全部都是紐特的照片,但我是不會給你的。」


  「……部長先生,我只是要一張斯卡曼德先生的全身照,請不要這樣……」


  「全身照!你竟然敢在我面前說出這種話!」


  「……波希,你什麼時候蒐集了一整個相冊的,我怎麼不知道。」


  「親愛的,回去給你好好欣賞。但現在我要懲罰這個敢要部長夫人全身照的小菜鳥。」


  「部長先生……我不是這個意思……」


  「……波希,別鬧。就這張吧,正面照那張。」


  「嘿!那張是我第七喜歡的,不能拿走!」


  「……複印一份總行了吧!部長先生!請讓我做完我的工作!」


  「波希!不要妨礙我們!一邊去!」


  「紐特……你趕我走……這個菜鳥是吧?我記住你了。」

 


  「梅林的鬍子啊真可憐的新人……遇到斯卡曼德先生還不知道,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他讓給部長審核。」



 

  「波希,我要看相冊的內容。」


  「拿去吧。」


  「我的天,你什麼時候拍下這些照片的?嘿!不要趁人睡覺時偷拍!也不要拍……那種地方!」


  「很可愛,就跟你頭髮一樣的顏色。」


  「噢別說了,波希!」


  「這麼說起來,你有我的照片嗎?」


  「有啊,一張。」


  「居然只有一張!」


  「一張就夠了……我放在皮箱內的屋子裡,取代了她……」


  「紐特你是說那個雷斯壯……」


  「是啊,有了你之後,我再也不需要她的照片了。」


  「我很高興聽見你這麼說。」


  「我也很幸運,能遇見你,波希。」


  「不要搶走我的台詞,親愛的。」


















FIN.

部長很癡漢XDDDD
我也想要滿滿一整個相冊的媽咪QAQ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家長組][Granewt] Goodbye, my love.




  「別這樣道高,你知道我必須去。」


  幻影猿美麗的大眼睛中寫滿了憂傷,第一次牠落下眼淚,牠什麼都知道卻阻止不了,因為同時牠也知道自己主人的決心有多麼強烈。


  「其他孩子們就交給你了,我知道你會好好照顧牠們的。」


  給了自己主人一個深深的擁抱,銀白色的身影提起破舊的皮箱,瞬間消失了蹤影,皮箱詭異地在空中飄浮晃動,最後藏到了床底下,一個安全無虞的地方。


  「好孩子……我出發了。」


  他難得換下那件破舊又四處起毛球的風衣,穿上正式的黑色西裝,系上領帶。


 


 

  「我們在這裡緬懷長眠之人,他是魔法界數一數二正直無私的人,也是眾多人心目中完美無缺的典範……」


  「嘿,你要去哪裡、等等,不要走,拜託不要衝動……」


  「金坦小姐,我想我說過,請你不要讀我的心聲。」


  「噢我知道,但是親愛的我沒有辦法,悲傷的心總是疏於防範,在這個哀傷的場合,大家都在哭泣,但只有你的心不一樣,你的心一片寂靜卻又像漩渦一樣,有著那麼強烈的情感……我沒有辦法不去聆聽。」


  「我很好,妳們也會好好的,答應我?」


  「當然,我會答應你,隨時到我們家來,永遠有熱可可等著你……再見,一定要再見,這是約定。」


  「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履行約定,再見。」


  兩人相擁,在一片哀悽而肅穆的氣氛之中。


 

 


  「三圈半,應該就夠了……」


  四周的景物如水般扭曲消逝,時光快速流動,他再次踏上堅實的地面。


  前方的黑髮男子正與另一名巫師激戰,兩人魔杖光芒閃爍沒有停歇的時刻,黑髮男子節節敗退,眼看就要落於下風。


  他掏出魔杖,從一旁偷襲另一名巫師,索命咒。


  儘管沒有成功──他本來就預料到不會成功,索命咒需要強大的黑魔法能量,天知道他早已被學校開除──但這咒語攻擊仍成功重傷了那名巫師,使他不得不停下攻擊,下個瞬間消失在黑暗之中。


  「……你是誰!」


  「路過的人,如此而已。」


  「你使用了不赦咒,儘管是你解救了我的性命,但我仍然要依法對你進行懲處。」


  「如你所願,我不會有第二句話,我也只想被你審判。」


  「……什麼意思?你認識我?你和我的關係是什麼?」


  「你將來會知道的,一定會。」


  「喂……等等,你在消失!」


  「是啊,時程到了,我們未來見。」


  他消失在黑髮男人的面前。

 

 

  「紐特˙斯卡曼德先生,你被指控涉嫌使用不赦咒攻擊他人,並且違反時光器使用條例竄改過去,對此指控你可有話想說?」


  「報告部長大人,沒有,我完全認罪。」


  「……無論任何人都無法更改既定的事實,不管任何理由,罪犯罪刑重大,我宣布……執行死刑。」


  「部長大人,我有一個請求。」


  「請說。」


  「可以讓我擁抱你嗎,一會兒就好。」


  「……可以,斯卡曼德先生,可以。」


  「謝謝你。」


  他雙手被銬在後頭,只能由黑髮男人伸出手給他一個深深的擁抱,他感覺到對方的顫抖,和那被壓抑的激動。


  「……紐特,對不起……」


  「我犯了罪,你宣判我有罪,你沒有任何錯。」


  「……我沒有辦法救你,但你救了我……」


  「但至少你活了下來,這就是我最大的願望,葛雷夫。」


  黑髮的男人哭了,在上百人見證的重大判刑決議會議上,兩人緊緊擁抱。   


  「替我照顧我的孩子們,我知道你會的,還有,照顧好自己,別喝太多早晨黑咖啡,傷胃。」


  「……紐特,不要講這種話,求求你。」


  「再見了,波希。」




  平靜無波的水面,行刑師高舉魔杖。


  「讓我看看你快樂的回憶吧。」


  他靜靜地微笑著,看著水面上翻滾的記憶,那一幕幕都是他珍藏在心中的畫面。


  初次與道高見面、捕捉逃跑的玻璃獸、鬧脾氣的皮奇和那個男人,滿滿的那個男人,他們早晨起床接吻互道早安的模樣,一起吃早餐喝咖啡,他幫他整理衣裝,那男人數落著他的邋遢的神情,以及兩人相擁而眠時那男人溫和寧靜的睡顏。


  「再見了,葛雷夫。」


  他救回了在這世界上他最在乎的人,就算要付出自己生命當作代價,也在所不惜。


  這是他愛的表現方式,外表看不出來卻強烈無比的愛。


  他是如此的愛他,寧願死,也不願失去他。


  ──他踏入水中,義無反顧。



  Goodbye, my love.



















Fin.

想像了一下Newt如果失去Graves會怎麼做

他一定會固執地去做吧,無論任何人阻擋

就是這麼樣一個善良執著的Hufflepu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