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Colored

/莫紅
[柯南] 緋色柯/ALL柯/ALL新
[我英]轟出/勝出/轟出勝/

[噗浪] 這邊可以找到我( ̄︶ ̄)ノ
https://www.plurk.com/R_aee

[劍三][毛毛雨][毛莫] 精神失控17

寫在前頭

>目前正在寫的文章,有多少更多少

>架空設定、ABO設定有、重生有、自我流解釋

>未來向星際軍文

>不能接受者請左轉,謝謝


精神失控17


  

  是夜。


  整天表現得毫無異狀,莫雨和穆玄英道過晚安之後,躺在下舖耐心等待,直到聽見上方傳來均勻的呼吸聲,他悄悄從起身,開始收拾簡單的行囊。


  東西不多轉眼間便收拾好了,他站在雙人床前,凝視著上舖穆玄英的睡顏,不發一語。


  這一走,不曉得會是多久之後才能再相見,況且,依照上輩子的經驗,兩人就會是不同陣營的敵人了……


  莫雨知道這幾天自己對穆玄英很微妙,既難以割捨又欲遠離,真正讓他下定決心的是可人的一句話。


  可人趁獨處時告訴他,就去追尋你想要的吧,穆同學這邊有她在。


  莫雨頭一次用鄭重的語氣向她道謝,兩人百分之百契合,可人早已察覺出他的動搖,但她選擇了支持他的決定。


  最後深深打量那熟睡之人一眼,莫雨轉身,輕聲打開宿舍的門,沒有發現在他轉身之後,那原先熟睡之人睜開雙眸,眼中毫無睡意。



  莫雨走到空無一人的走廊上,走出建築物,來到學院的圍牆旁。


  他輕輕卸下那對他而言形同虛設的手環,準備攀牆而去。


  身後突然傳來說話聲,讓他停住了動作。


  「雨哥……你一定得走嗎?」是穆玄英。


  「毛毛你!」莫雨毫無防備,想趁著他熟睡之時離去就是不願意面對被留下來的人的表情,但現在他被抓個正著,頭一次他完全不敢直視對方。


  「我必須走。」他喃喃說著。


  「為什麼?是因為那個王遺風嗎?從第一次提到這個名字雨哥你就顯得很不對勁,之後幾天表現也都很詭異!」穆玄英激動地大喊,他不明白,為什麼莫雨會對一個陌生人如此上心,到了要逃離學校的地步,他喊道:「你現在走是要去投靠他嗎?他是邪惡的力量,雨哥你不要被曚騙了!」


  「不,你不明白……」莫雨低聲說道,自嘲地笑了笑,「要說邪惡力量,我也是啊……」


  「什麼意思?雨哥你自從舞會之後就表現得很詭異,我等著你跟我解釋,你不說,沒關係,但現在你一聲不響就要走,我不同意!」


  穆玄英很受傷,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不肯告訴自己心底的秘密,而且現在還要拋下他而去,為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反動勢力。


  「可人她知道,因為她和你百分之百契合,這我就認了!那我呢?」穆玄英釋放出自己近期來隱藏在開朗偽裝之下的徬徨與受傷,不計一切大喊著:「那我呢?我不是你最親近的人嗎,為什麼你什麼都不跟我說,是因為我沒有能力當你的支柱嗎?我長大了啊雨哥,求你回頭看我一眼……」


  講到最後,穆玄英語氣近乎哀求:「你就不能因為我,不要走嗎……」


  「毛毛……」聽著對方一字一句的控訴,莫雨無法反駁,他知道自己反覆無常傷了他的心,但是他做不到,他沒有辦法面對穆玄英,他沒有辦法承受得知真相之後穆玄英的反應,他害怕,所以選擇逃避。


  「對不起。」他只能道歉,一遍又一遍,說著:「對不起毛毛,我還是必須要走,但你留下來,學院的教育對你很有幫助,以後你不是還想做謝淵的左右手嗎?留下來對你而言是最好的。」


  「……莫雨你很好!」穆玄英聽了忍不住動怒,喊道:「你要去找王遺風是吧?你走吧!那我就留下來,我去加入浩氣聯盟,總有一天我會親自把你帶回來!」


  「……對不起,還有,再見。」


  莫雨低聲說著,手腳迅速翻牆而過,在跳下高聳圍牆之前,他回頭看了一眼,那人還留在原地,眼裡燃燒著憤怒與不解,但那眼神無比堅定,他選擇不再去看,縱身躍下。


  他離開了學校。



 

 



  莫雨推開一間破舊酒吧,拒絕了左右纏上來的小姐,他直直走到角落一名喝得爛醉的醉漢面前,說道:「我要加入你們。」


  「嗄?」醉漢醉醺醺地說著,咬字不清不楚,「加入什麼?喝酒嗎,來來來喝酒──」


  「我要加入惡人。」莫雨不為所動,持續說道。


  醉漢拿著空酒瓶的手停頓了一下,眼神突然變的犀利,彷彿剛剛的酒醉只是假象,他湊近打量著莫雨,問道:「給我一個你的理由。」


  莫雨心情複雜地笑了笑,說:「為了做回自己。」


  「沒錯!世間惡人何不是順應本心?順應本心就活該被稱做惡人!」醉漢哈哈大笑,一口酒氣全噴到他臉上,大掌一揮說:「歡迎加入我們小夥子!」















-TBC-學院篇完結-

接下來就是敵對篇啦!!!!

終於!!!

可憐毛毛又被虐了一把!!加油!!奮起吧毛毛!!!

  

 

 

  


评论(2)

热度(26)